221.第221章 巨子燕丹

    【三更,求订阅、月票支持!】

    败了吗?当渊虹断剑剑锋抵在自己咽喉上的那一刻,卫庄有种难以言说的平静,但很快,当他的目光触及盖聂的那一瞬,怨愤,嫉恨,霎时之间,便已占据了他所有的心智,他口中忍不住的低喝出声:“杀了我.......”

    “师弟,你........”盖聂握剑的手不住的震颤着,他看着卫庄,眼神之中满是不解与犹豫,他下不了手,只能苦劝出声:“你为何非要如此执着?”

    “不肯动手吗?愚蠢的而又懦弱的剑,既然如此........”话音未落,忽见卫庄震剑突刺,妖剑鲨齿当空一划,顿时便是在盖聂的胸前划出了一道狰狞的伤口,飞溅的鲜血,冰冷的话语,伴随着盖聂倒落的身形无情响起:“那我可就要出手了,是作为天下第一剑的时间太久,让你忘却了,剑客之间从来没有胜败,只有生死!”

    “可恶!卑鄙!”不等盖聂回应,一众墨家弟子已是忍不住的纷纷大骂出声,毕竟,在他们看来,方才的比试,胜负早已分明,可卫庄却在最后一刻偷袭出手,重创盖聂,实在是太过不讲道义。

    唯有江晨对眼前这一幕半点不在意,那是因为他很清楚,盖聂与卫庄之间的胜负,并不在一时,而是要纠缠一生,直到,他们其中一人死去!

    “师哥,你的致命弱点是什么?你太过执着于所谓的正义,和你的那些梦一样,愚不可及!”卫庄冷然开口,脸上带着几分难言的狂态。

    身受重创,盖聂神情萎靡,艰难地站在场中,苦苦支撑。

    “现在,让我们继续决斗吧!”卫庄翻手之间,掌中妖剑鲨齿剑绽放出无情的嗜血红光,欲要了断这一生的宿命。

    眼见着剑气破空,逼命一瞬,突然,一柄漆黑如墨、无刃无锋的怪异长剑横空直贯而来,挡在了盖聂身前,剑锋转动之间,织成一道坚实的剑幕,将盖聂守护在内,与妖剑鲨齿狠狠地碰在了一起。

    “铿——”伴随着尖锐刺耳的金铁交戈之声迸爆,鲨齿攻势被阻,仓促间,不及蓄力,卫庄整个人顿时被震得往后急退,但他毕竟是当世绝顶高手,虽然有些惊讶,但很快就回过神来,口中淡然吐声道:“墨家巨子?”

    怪异墨剑的主人赫然是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他身着黑衣,头戴斗笠,将自己浑身隐于黑暗当中。闻得卫庄话语,眼中一道精光瞬闪而过,随即,沉声应道:“不错,正是在下,卫庄,咱们好久不见!”

    “哈!”不等卫庄回话,江晨已忍不住的为之一声抚掌大笑:“这场游戏真是越来越有趣了,鬼谷双剑、墨家巨子,当然,如果算上我这个秦国上卿的话,倒也算得上是今朝风云汇聚了。”

    “秦国上卿,江晨!”墨家巨子闻声,凌厉的目光在转头一瞬直逼而来,他自沉声道:“我也没有想到,叱咤风云的秦国上卿,竟然是一个不足而立之年的青年,你的武功才略,当真令人惊艳。”

    “千万别靠一双肉眼来判断我的年龄,浮于表面的东西,那只会欺骗你走向误区。”江晨轻声笑道:“就像是你自己,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名震天下的墨家巨子,但是,谁又能够想得到,你这个叱咤风云的墨家巨子竟然会是多年前主导了荆轲刺秦这场大戏的幕后黑手--燕国太子丹,你说是吧?”

    “嗯?”一声沉吟,肃杀凝洌,墨家巨子一双眼中猛然目光一聚,黑色帽帷下的脸上,也不自禁浮现出了几分凛冽肃杀:“你究竟是谁,怎么会知道这么多?莫非.......你也是我曾经的一位故人不成?”说话间,他缓缓取下头上的斗笠,露出了这些年来一直隐藏于死亡信息下的那张脸来。

    他的脸充满了沧桑,让人一眼看去就知道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他本有着一张英俊的脸,但脸上一道长长的疤痕却将这份英俊毁得干干净净,更使他增添了几分狰狞。而尤使人注目的则是他的眼神,幽暗而又深沉,恍若魔王再世的双眼。

    “燕丹?”卫庄口中轻轻念叨着这个名字,思绪飘飞,恍惚间,已经穿越时光,回到了久远之前的那场生死之斗,足足过了半晌,他方才回过神来,口中沉声开口:“这么说来,当年你是故意受我一剑,寻求假死脱身的?”

    “不错。”墨家巨子、亦或是燕丹,他自坦然应声道:“我如果活着的话,怕是世间上有很多人会寝食难安!”

    “哼!”一声冷笑,卫庄满含戏虐的道:“恐怕,第一个寝食难安的就是你的父皇,燕国的王吧?”

    “或许是吧!”燕丹不可置否的出声,言语之间,透着一股难言的悲哀,不知悲哀的是自己,还是自己的父王,亦或是自己的国家子民。

    “第二个寝食难安的一定就是始皇陛下了。”江晨笑着道:“始皇陛下这一生,曾经遭遇过无数次的刺杀,但唯独只有荆轲那一次,让他毕生难忘,因为那一次,他差点就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惜,荆轲终究还是功亏一篑。”燕丹沉声道:“否则,如今的天下格局,必定会与现在大不相同。”

    “那还真是可惜了,不过,”江晨话音一转,叹息出声:“更可惜的是,你今天怕是要死在这里了,说起来,以你燕丹的才略武功,勉强倒也算得上是一代枭雄,但不幸的是,你碰上了秦始皇..........”

    闻得此言,墨家众人不由得为之勃然大怒,不少人甚至已经举起了手中的刀剑兵器,纷纷叫嚷着要让江晨好看,燕丹下意识的眉头一皱,当下连忙伸出一只手来,虚空一按,失意众人安静下来。

    “或许,你说的对,秦始皇是一个合格的枭雄霸主,但很显然,他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皇帝。”燕丹沉声道:“我不知道,像你这样的绝世高手,为什么要投奔秦国,但我相信,你一定有你的算计。”

    “哦?是吗?”江晨不可置否的笑问道:“那么,敢问巨子高见?”

    “嬴政残暴不仁,他虽然一统天下,却也让天下百姓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燕丹越说越起劲,最后,更是忍不住带着几分激昂道:“先生何不加入我反秦阵营中,推翻这残暴的秦国,建立一个没有压迫,人人平等的社会?”

    江晨笑了,笑声越来越大,转眼之间,声浪滚滚,回荡在机关城中,令得无数人都忍不住的为之一阵侧目。

    “有趣,有趣,真是有趣!”半响之后,江晨笑声渐息,抚掌赞道:“果然不愧是能够蛊惑荆轲刺秦的燕国太子丹,我不得不说,墨家巨子,你的口才真好,临阵对敌之刻,竟然还想着策反敌人,真不知道,你哪里来得信心?”

    卫庄亦是忍不住的为之一声冷笑:“爱做白日梦的人,通常都傻的天真,真是没有想到,堂堂墨家巨子,竟然会是一个天真的傻瓜。”

    “傻瓜?”燕丹长叹道:“在我看来,傻的却是你们,明知嬴政暴虐无道,偏偏却还要抢着去做秦国的走狗!”

    “走狗?”闻言,江晨不由得为之精神一震,传说,如果不被正道中人大骂上几声走狗,根本就算不上是合格的反派,难道说,自己真的在反派的道路上月行越远了吗?他自自嘲一笑,转眼看向燕丹,不觉间,已多出了几分戏谑。

    “秦国有什么不好?”江晨当即缓缓出声道:“自周失鼎以来,先有春秋争霸,再有七国逐鹿,诸国连年争斗不休,百姓伤亡惨重,民不聊生,而今好不容易秦灭六国,一统天下,震慑边境胡敌,百姓们生活虽然有些困顿,但至少性命无忧,再者,嬴政虽然暴戾,但却并非无道,只要能够推行仁政,修生养息,天下未必不可长治久安........”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方才沉声喝问道:“你且说,这样的秦国有什么不好?”

    “这.........”燕丹纵然口才出众,一时之间,却也不免有些语塞。

    江晨冷然笑道:“说什么反抗暴秦,其实不过是你们这些六国残留高层之人的野心作祟,只会让天下百姓陷入更加水深火热的战乱之中,到时候死的人可多了,但成就的却不过只是少部分人的野心,试问,我凭什么要接受你的邀请?”

    闻言,燕丹不由得身子一颤,但很快,他就稳住了阵脚,当下连忙道:“先生怕是误会了我墨家,我墨家向来主张‘兼爱’、‘非攻’,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天下百姓,绝无半点私心作祟.........”

    “太子丹果然能言善辩,可惜,现在的情况是,你说服不了我,更无法抗衡我。”江晨带着几分戏谑出声道:“所以,你想要扭转墨家现在的不利局面,怕是得好好想想其他的办法了,当然,你也可以继续尝试,或许,下一秒你就能够把我说服也不一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