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第188章 真真假假

    【深夜更新,求月票、订阅支持!】

    荒夜,残破的山庄内,一堆篝火在夜风中摇曳。两个因缘际会、阔别重逢的故人,江晨与宁采臣之间,互相交流之后,不觉间多出了几分唏嘘感叹,尤其是在他知道了宁采臣这段时间的遭遇之后。

    夜渐渐深了,宁采臣毕竟只是个书生,身体支撑不住,便就靠着墙边的草铺睡了,江晨也自在篝火旁静坐,吞吐天地灵气,修道练法。

    “沙沙沙.........”夜风吹动屋外草木,簌簌声响不停,山林里,似乎有着千万鬼物奔行,莫名的诡异氛围,笼罩了整个夜空。

    不知睡了多久,宁采臣突然感到有些内急,便就起身往殿外而去,迷迷糊糊中,他眼前忽然闪烁而过一抹白影。顿时,吓得他整个人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心里莫名的生出一分恐惧。

    “该不会..........是有鬼吧?”似是他这样的读书人,本来是信奉子不语怪力乱神的,但是,几年前在兰若寺与聂小倩的一番遭遇,却已经让他认识到,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妖魔鬼怪的!

    他下意识地就想要回转屋内,去寻江晨相助,因为,他很清楚,江晨是一个很厉害的道士,必有办法捉拿、超度鬼灵。然而,还不待他转身,一道白影已经掠到了他的身边,一根白绫裹住他的身体就把他往山林里拖!

    “啊!有鬼啊!”宁采臣奋力挣扎呼喊,奈何,他不过只是一个文弱书生罢了,哪里能挣扎得脱?

    “有鬼!哪里有鬼?!”闻得宁采臣呼喊传来,江晨顿时从入静之中苏醒过来,猛然睁开双眼,纵身一跃,向着殿外扑去。不曾想,他方出殿外,就有六七道白影齐齐向他冲来,各个持刀拿剑,伸手不凡。

    “嗯?”一声沉吟,江晨当下翻手一掌劈出,强横掌力怒涌向前,强行震开了那六七道围攻而来的白影,随之,脚下一步踏出,身影挪移,轻而易举的冲过他们的拦截,来到宁采臣身旁,随手一划,划断拖走宁采臣身子的白绫。

    “知秋道长,你可算来了!”宁采臣哆哆嗦嗦的站起身子,口中带着几分惊惧道:“这里有鬼,有鬼........”

    “我知道。”江晨沉着应声,面对着四周围攻过来的白影,虽然因为他要护着宁采臣,一身战力大打折扣,不过还是轻而易举的就接下了他们所有的攻击,他隐约间已经才出了这些人的身份,所以无意伤人,一边应付,一边口中连声呼喝:“你们是什么人,在这里装神弄鬼的,再不停手,我可要动用法术将你们定住了!”

    宁采臣被夹在人群之中,挤来挤去的,普通一声跌倒在地上,一块长生锁片径直从怀中跌落了出来,摔在地上,他想起这是牢房中那位老者送给他的东西,不好丢失,当下连忙去捡,却不曾想,脚下踩到一块枯木,整个人向前一跌,就要摔倒,他双手无意识的一阵乱抓,竟然教他抓住了一个白衣人的面纱一角。

    “嗤啦”一声刺耳的裂帛声响,宁采臣扑倒在地上,看着被自己抓住手中的一角白纱,连忙起身道:“不好意思,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啊?小倩?!”

    看着眼前白衣女子的面容,霎时之间,他整个人彻底愣在了原处,灵思神往,仿佛又回到了半年多前的兰若寺中。

    月夜、树林、相遇!

    “下流!”愣神间,那白衣女子当即扬手给了宁采臣一个巴掌,说着,她提剑就要直刺宁采臣身前要害。

    “我去,这是你们逼我的啊!”江晨见状,心知情况紧急,当下不再留手,单掌一扬,法力怒涌汇聚,化作一道道的红丝,在掌心勾勒出一个偌大符文。

    “神兵火旗,急急如律令,定!”

    咒诀开启,定身之法顿时施展开来,江晨摊开手掌,掌心所向,笼罩了与他缠斗的几个白衣人,将他们生生定住。

    那白衣女子见状,不由得为之大吃一惊,连忙横起剑锋架在了宁采臣的脖子上,口中冷喝道:“你这是什么妖术,快放开他们,否则我就杀了他!”

    江晨见状,不由得大感头疼,这个倒霉催的书生,果然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白衣女子捡起地上、宁采臣失落的长生锁片,惊疑出声道:“诸葛卧龙?你是诸葛卧龙老前辈?!”

    宁采臣还未来得及出声,那位挟持他的白衣女子已然迅速的放下了手中的宝剑,口中恭声道:“晚辈傅青凤,携妹妹傅月池拜见前辈!”

    江晨闻言,顿时愕然,忍不住带着几分戏谑笑问出声:“话说,你不是应该叫‘宁采臣’的么?”

    “是啊,是啊,知秋道长,你知道我的。”宁采臣连连点头道:“我是宁采臣,不是什么诸葛卧龙老前辈。”

    江晨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口中挪揄道:“宁兄,不对,应该是诸葛先生,既然他们已经认出了你的真正身份,你就不要再掩饰了。”

    宁采臣急道:“知秋道长,怎么连你也.........”

    “我也怎么了?”江晨笑着道:“咱们满打满算也就相识了半年多,你既然有心隐瞒,我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也是很正常的。”

    “是啊!”旁边,傅青凤亦忍不住的出声道:“前辈神龙见首不见尾,我知道您想要隐瞒真实身份,我们一定会替您保密的,以后我们心里会记得,宁采臣就是诸葛卧龙,诸葛卧龙就是宁采臣!”

    傅月池也道:“前辈,我们的父亲是前任两浙都督傅天仇,因为被奸臣陷害押往京城处斩,所以我们才想要半路劫囚车救人,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诸葛卧龙前辈,还请前辈指点一二。”

    熟悉相似的一幕,就发生在自己的眼前,让得江晨脸上不禁浮起几分古怪笑容,他看着几人道:“原来你们一方是忠良之后,一个更是传说之中的通天博学士,在下昆仑派后学术士知秋一叶,失礼,真是失礼了。”说话间,他连忙逆运咒诀,挥手之间,解开了那些白衣人所中的定身法,众人纷纷来到宁采臣身前见礼。

    “我,我.........”宁采臣一时之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扶起这个,那个又跪下去了,扶起那个,这个又跪下去了,真可谓是焦头烂额。

    江晨这个时候,也终于有机会仔仔细细的正面打量傅青凤,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现在,他总算是知道宁采臣为什么会认错人了,不得不说,她跟聂小倩长得实在是太像了,简直就是一模一样,虽然已经过去了半年多的时间,但是,江晨直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聂小倩的容貌,自然,也无怪宁采臣会将傅青凤当成聂小倩。

    一阵混乱相识,众人随之相携回到了残破的正气山庄大厅,此时此刻,宁采臣已然对傅青凤生出了几分迷离之色,当下,他解开随身的包袱,取出一副画卷打开,问傅青凤道:“小倩,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傅青凤向着打开的画卷看去,整个人不由得为之一愣,因为,那画卷上一个清秀婉约的女孩跃然纸上,赫然与她一模一样,只是,相比于她,似乎别有一番气质出众。

    “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互,只羡鸳鸯不羡仙。”

    时隔半年多的时间,再见到这首诗,江晨不禁为之神色一怔,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随之口中一声叹息,他想劝宁采臣不要沉迷,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也许,有时命运也不是一味在捉弄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