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第180章 喷水

    莱阳县距离青华县颇有些距离,便是江晨和燕赤霞这样的高手骑上快马,也要两天的时间才能到达,更何况还有宋玉叔一行十数人,即便有马车马匹代步,也将行程拖慢,一天下来,别说一半的路,连五分之一的路都未走过。

    到了夜晚,因地处荒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众人只好在官道旁边的一片小树林中安营扎寨,生了一堆篝火。

    虽然众人身上都带着干粮,但江晨还是亲自出手,去打了一些野物回来,自有宋玉叔手下的仆人婢女清洗烤好,众人得以饱餐了一顿。

    吃饱喝足后,因闲着无事,江晨索性便就向宋玉叔询问起了宋玉娘的生前后事,宋玉叔只稍作犹豫,便就将宋玉娘死亡前后的所有事情,全都说与了江晨和燕赤霞二人听,他道:“其实,所有的事情,都要从一年之前说起。”

    一年之前,宋玉叔考上进士,通过朝廷考核,被派遣到莱阳县做了知县,因为远离家乡,于是他便就带着妻儿妹妹举家搬迁,从青华县搬到了莱阳县定居。莱阳县因为地利优势,比青华县繁华许多,县衙大院足有好几重院落,足够他一家人居住,倒也无需他再重新购置新的宅院。

    当了官,尤其是地方官,自然是担起责任治理一方,热衷官场的人大都是有理想抱负的,尤其是像宋玉叔这种才刚刚步入官场的年轻人,正是一腔热血沸腾的时候,他既出任莱阳知县,自然想要励精图治,做个好官。要当好官,就要勤于政务,自然就比较忙碌,如此一来,宋玉叔不免忽略了自己的家人。

    晃眼半年过去,也不知道是哪个先传的,更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流传的,说是县衙大院的后花园里闹鬼,说是只要到了深夜时候,花园里便会有一道红光出现,红光中有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出现,那人影仿佛是个老婆婆,身体很矮、驼着背,雪白的头发和扫帚一样,挽着一个二尺长的发髻,围着花园乱走;一躬身、一躬身,就像鹤走路的样子,一边走,一边口中还不断的喷着水,是红色的血水,一股接着一股,不拘走了多久,走了多远,怎么也喷不完。

    作为一个读书人,宋玉叔对此自然是嗤之以鼻,丝毫不信,当下便就勒令自己的妻儿和妹妹宋玉娘以及诸多下人婢女道:“如今多事之秋,不可再起流言,既然园中有异,入夜之后,你们便不许再到花园里乱走。”

    因他本就是一家之主,再加上他做官也有半年多的时间了,虽然知县也不过就是一个七品小官,但身上也很是积聚了一些官威,那些仆人婢女自然不敢不从。如此,一晃眼,又是半年多的时间过去,虽然后花园闹鬼这则流言未曾消失,但却也没有什么问题出现,宋玉叔渐渐也就将之抛诸脑后。

    只是,他这一忽略,就忽略出了一桩让他悔恨一生的事情来,半个多月前,他的妹妹宋玉娘,突然死在了后花园里。

    现场除了一点淡淡的红色水迹,什么线索都没有留下,仵作验尸,尸体上也没有任何的伤口,宋玉叔欲要调查妹妹宋玉娘的死亡真相,可是,还没等他有所收获,宋玉娘的尸体竟然起了诡异变化。

    “燕大侠,知秋道长,你们根本不知道,那天晚上惨况,我看在眼中,差点没把握当场吓死。”虽然已经过去了足足半个月的时间,但是,宋玉叔回忆起那天晚上的事情,还是忍不住的浑身颤栗,失神的双眼之中满是恐惧神色。

    那是宋玉娘死后第三天的晚上,宋玉娘的尸体突然睁开了眼睛,她像是野兽一样,扑杀了灵堂上好几个仆人婢女,然后闯出了县衙大院,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当宋玉叔闻讯赶将过来时候,只见灵堂里几个仆人婢女都已惨死当场,尸体更是像被抽离了所有的血肉,化作了干尸,一碰就碎。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惊骇之余,宋玉叔也知道出了大事,当下连忙派出衙门里的所有官差去寻找妹妹宋玉娘的尸体下落,奈何,众人搜寻了一夜,也没有找到宋玉娘的尸身。

    奔波劳累了一夜,宋玉叔领着一种官差仆从回到县衙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休息一会儿,不曾想,一大清早的就有人前来报案,而且还不止一个人,一大群人齐齐涌入了县衙,报案说发生了命案。

    足足十几个人,都是青壮男子,都在昨天晚上诡异毙命,尸体更是变成了干尸,这让百姓们不禁心中惊疑,是不是县里出了妖孽作乱,否则怎会有这般可怕的灾祸出现?!

    百姓们害怕,宋玉叔更是忍不住的为之骇然大惊,那些青壮男子的死状,让他忍不住的想起了自家灵堂里死去的那几个仆人、婢女,对比诸多死者的死状,他哪里还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的妹妹,可能尸变了!

    尸变一说,古来有之,在民间广为流传,差不多是人都听说过,宋玉叔自然也不例外,他不知道他妹妹宋玉娘的尸身到底出了什么变故,但也知道,这事情已经闹大了,当下便就连忙请了一位崂山道士前来作法。

    这位崂山道士也是个有能为的,他来到县衙之后,当天夜里就在宋玉娘的灵堂里开坛做法,不多时,众人便就见到宋玉娘的尸体仿佛僵尸鬼魅,竟然从外间走回,锋利的指甲,尖锐的獠牙,还有满身的鲜血,无不昭示着她的可怕!

    紧接着,那崂山道士与宋玉娘的尸身展开了一场恶斗,可惜,道士虽然有些法力,但终究能为不够,虽然以血化符镇封了宋玉娘,但他自己却也因为重伤不治而亡,只在临死前留下警示,千万不可取下宋玉娘身上的血符,最好是在白天,将宋玉娘的尸体以桃木或者荔枝木烧掉。

    听到这里,燕赤霞当即便是忍不住的为之一声冷哼:“那道士留下的警示没错,可你却没有照做。”

    “是。”宋玉叔满脸惭愧应声:“我当时想着,既然已经有血符镇压,何必毁坏妹妹的尸身,便没有遵照那位道长的指示,而是向上峰请了例假,亲自带人送妹妹的尸身回家乡祖坟安葬。”

    “无知无畏,自以为是,你们这些所谓的读书人真是惹人讨厌。”燕赤霞忍不住的骂道:“那血符虽然是道士以自身精血激发法力所画,威力不凡,但终究只能镇住尸体一段时日,前天晚上,若不是我和知秋小兄弟刚好在场,那个客栈里的所有人甚至包括你在内,只怕一个都活不了!”

    “啊?!”闻言,宋玉叔不由得吓了一大跳,脸上一片煞白,显然是想起了那些被女尸宋玉娘害死的那些人的惨状。

    “你妹妹宋玉娘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暂时不用理会,所有的事情,还需要回到最初的问题上,那就是你妹妹是怎么死的?她为什么会尸变?”江晨沉吟半响,终于插口出声问道:“宋大人,你能跟我具体说说那县衙后花园里闹鬼的事情吗?”

    “这.........”宋玉叔一阵沉吟,半响之后,方才皱眉应声道:“关于这件事情,我当初也曾调查过,反复询问过家中的仆从婢女,他们都说,是在晚上的时候,见到园中有红光浮现,红光中有个不断喷水的老婆婆........”

    “红光?老婆婆?喷水?”江晨闻言,与燕赤霞相互对视了一眼,均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疑惑,但空口说话,哪里能找出其中的原委,他皱眉思索了半响,却也只能沉声道:“罢了,罢了,明天大早,我们便快马加鞭,感到莱阳县县衙,这事情的原委,怕是还要从后花园里查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