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第170章 阴阳相隔终有别

    【呃,早上没睡醒,章节序号打错了,但内容没错,请放心订阅,顺便求个月票支持!】

    “小倩!”一声悲痛呼喊,宁采臣身子一软,猛然跪倒在洞口之前,虽然,他知道聂小倩有可能是鬼,但眼睁睁的看着聂小倩在自己的眼前出事,他还是忍不住的为之感到一阵无来由的悲痛。

    “哭什么哭!”赶过来的燕赤霞见状,当即便是一声大喝:“她是鬼,又死不了,你哭什么!”

    宁采臣闻言,不由得为之一怔,却听江晨笑着出声道:“宁兄,燕大侠说得不错,那树妖已经被我和燕大侠破去了功体,起码百年之内无法再出来害人,它虽然抓走了聂小倩,却已经不能伤害她,只要你起出小倩的骨灰,自然能够让她脱离老妖的控制。”

    “真的?”宁采臣不禁又惊又喜。

    “我还会骗你吗?”江晨笑着道:“走吧,我陪你一起过去,否则凭你的能耐,想挖出金塔可不容易。”说话间,他率先向着聂小倩的坟地走去,宁采臣连忙跟上,燕赤霞落在最后,虽然他打心底里对江晨的做法不以为然,但他犹豫了半响,到底还是跟着二人一起来到了聂小倩的坟头之前。

    宁采臣弯腰就要用手去挖土,江晨却道:“让我来。”随即,就见他踏步上前,在宁采臣惊疑莫名的目光之中,抬手一掌,按落在了聂小倩的墓碑之上。

    “轰!”只听得一声巨响迸爆,赫见漫天都是泥土飞扬,遮蔽了视线,等到扬起的泥土落下,宁采臣当即又惊又喜的发现,聂小倩的坟墓已经被破开了,只是,令人感到意外的是,破开的坟墓之中,赫然罗列着十好几个骨灰坛。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金塔?”随后走将过来的燕赤霞一看之下,不禁一阵傻眼。

    “知秋道长,哪一个才是小倩的啊?”宁采臣显然也傻眼了。

    这么多的骨灰金塔,都是差不多的模样,又没有标明姓名,江晨一眼看去,只觉得一阵眼晕,不禁没好气的回应道:“我怎么知道。”

    宁采臣问道:“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当然是全都拿回去。”江晨说话间,将手一挥,把墓坑之中所有的骨灰全都收进了自己的腕表空间之中。

    三人原路折返,回到兰若寺中,江晨将收取的金塔逐一取出,罗列在一间僧房的桌案之上,随即,由燕赤霞施法,召唤众多鬼魂来取,有作恶严重的,则当场击杀,到得最后,只剩下一个女鬼,赫然正是宁采臣痴心钟情的女鬼小倩了。

    燕赤霞见到宁采臣一副痴迷模样,不由得为之恼怒出声:“还愣着干什么,拿着东西,快滚,以后别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了,否则,我一定打得你魂飞魄散!”

    闻言,宁采臣的书生脾气却是忍不住的爆发了出来,当下一把将小倩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大声道:“燕大侠、知秋道长,小倩她不是坏人,况且........况且她之前还从姥姥的手中救过我的性命。”

    江晨无奈的摇了摇头,对此,他也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毕竟,相对于宁采臣和聂小倩这相恋的一人一鬼,他不过只是一个外人。

    只是,他虽然不想掺和,燕赤霞却断然出声道:“我不管你们那么多,总之人鬼殊途,你们绝对不能在一起,要不然对你们两个都不好!”

    面对燕赤霞的雷霆震喝,就算是江晨这样修为不弱的修士遇上了,都大感头疼,何况是聂小倩这样的冤魂女鬼,当即便是被吓的身子一颤,躲在宁采臣的身后瑟瑟发抖,看起来楚楚可怜。

    宁采臣本来胆子也不大,然而,这时候却勇敢的站了出来,挡在聂小倩前面,义正言辞的道:“大胡子,你嗓门再大我也不怕你!”说是这么说,其实心里还是害怕的,只是,爱到深处,可以为之生,可以为之死,就算害怕到了极点,却也要挡在心爱的女人身前,为她遮风避雨。

    江晨叹息道:“宁兄,不是我们非要拆散你们二人,只是,人属阳,鬼属阴,你们两个在一起,阴阳互克,时间依旧,对谁都不好,小倩姑娘,你要是长时间的跟在宁采臣身边,只怕要不了多长时间,他就会被你身上的鬼气逐渐侵蚀,到时候轻则伤病缠身,重则一命归西,你说,这是你希望看到的吗?”

    “我.......”聂小倩闻言,娇躯更是发抖,但她稍作惊疑之后,终究还是站了出来,眼中含泪,当真是我见犹怜,令人忍不住的心生恻隐之意。

    她看了看江晨和燕赤霞,目光最后又复回转道宁采臣的身上,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半响之后,她方才轻启朱唇:

    “小倩本来也是官宦人家的小姐,家父赴京上任的时候路经兰若寺。小倩因为薄有姿容,便被姥姥看上了,把小倩给害死。骨灰埋在了这里,却被姥姥控制,不得已帮她去害人。宁公子是正人君子,又为了我连命都不要了,小倩十分感激,对宁公子的大恩大德今生今世都没法报答了!”

    聂小倩说的凄惨,连燕赤霞都十分动容,他原本就是一个面冷心热之辈。此时听了也只能长叹一口:“造化弄人,你若是跟着宁采臣身边,不仅他有生命危险,就是你错过了机会以后也再也不能投胎转世了,只能当个孤魂野鬼!”

    宁采臣听了燕赤霞这番话,微微一怔之后,随之惊喜莫名的出声道:“大胡子,你是说小倩还能投胎转世?”

    看着眼前激动莫名的宁采臣,似是内心深处的某处被触动了,燕赤霞点了点头,应声道:“不错,我手中有一本地藏王菩萨手书的金刚经,具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可以超度亡灵,使其轮回转世。”

    宁采臣闻言,顿时为之大喜,当下,他连忙拉着燕赤霞的衣袖,哀求道:“燕大侠,既然如此,那你一点要帮助小倩转世投胎!我求求你了!”

    燕赤霞虽然无奈,却也真个动了心思,当即便是叹了口气,应道:“也罢,这件事情,我便应下了。”

    江晨随之冲着宁采臣与聂小倩二人笑道:“那我就在这里提前恭喜小倩姑娘了。”说罢,径直与燕赤霞一道转身出了庙门。

    偌大的庙宇楼阁,此时此刻,便只剩下了宁采臣与聂小倩二人,作着最后的道别,似是苍天都为之感到悲戚,明明是炎热夏季,却飘下纷纷白雪,洋洋洒洒乱舞半空,将天地渲染成一片银白。

    小倩取出自己生前所留的画卷,宁采臣提笔在画中人身侧提笔勾勒,与小倩一起,虽然只有短短的只言片语,却也道尽了两人之间所有的缠绵爱意。

    “采臣,明日我就要去投胎转世了,这幅画只盼你留在身边,看到这幅画就像是看到我一般,但愿来世,我们两人能有机会真的在一起。”聂小倩伤心之极,她小心地将画卷交予宁采臣,这是唯一的托付,也是她今生托付的唯一。

    宁采臣也是伤心之极,但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够表现出哪怕一丝一毫的软弱,当下,便即温柔的看着小倩,“小倩,你好好去投胎转世,来世,我们一定会再相遇的。”

    是承诺,是誓言,跨越了人与鬼的界限,穿越了今生直到来世!

    聂小倩眼中含泪:“采臣,你对我的好我只有来生再报了!”

    相拥的两人,滴落的泪光,映着桌上的画卷,泛着微微七色流转,纷飞雪花,只剩一曲挽歌相别,空留思念,萦绕在字里行间:

    “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互,只羡鸳鸯不羡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