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第160章 斗法

    【三更,冲这更新速度,求书友们订阅、月票支持啊】

    茶馆门口,众人骇然目光之中,但见蓝衣男子怒起异咒,江晨巍然挡关,御动符箓,半空之中,黑蛇嘶昂,火鸦长鸣,铿然交击,不死不休!

    “可恶!”交锋中传递回来的巨大反震之力,让得蓝衣男子心中骇然,一声暗骂,当即闪身便逃。

    “嗯?”见状,江晨口中一声沉吟,抬手之间,牵引周遭灵力转动,一根金灿灿的绳索横空乍现,随着他劈手一挥,化作长鞭席卷而出。

    眼见着金色长鞭劈打而来,蓝衣男子满是惊骇的眼中陡然闪过一抹狠厉之色,随之,身上陡然冒出道道凄艳的血光,瞬息之间,速度狂飙,竟在千钧一发之际,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一致命的攻击,紧接着,只见他身体一扭,就像在空间中拉开一条缝隙般,霎时消失在了江晨的眼前。

    “该死的,空间挪移?!”江晨见状,不由得为之脸色几变,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实力并不怎么样的巫师竟然还练有这等保命的法门,不但避过了自己的麒麟真火,还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逃之夭夭。

    但江晨又岂能任由他就这么毫发无损的从从自己眼前逃脱,心念一动,人已经在原地消失不见。

    空间挪移之术,虽然是一门厉害的神通法术,但也并不是什么独门秘传,否则当初皇甫松、皇甫明华父子也不会轻易的就传给自己。

    相比于其他的法术,空间法术涉及到诸多的规则奥秘,并不是法力高就能够轻而易举修炼成功的,不仅需要相当高的悟性,还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参悟修炼。

    悟性神马的,江晨倒也不缺,再加上他初次穿越世界轮回,于空间的转换感悟,比起许多有天赋的人都要强上不少,只可惜,他到底参悟修炼空间挪移之术的时间有些短暂了,所以只学得皮毛。

    好在,蓝衣男子在这项神通法术上的造诣似乎并不比他高,再加上他本身法力浅薄,哪怕不惜自残激发精血之力加持,挪移而出的距离也很是有限。

    江晨循着残留的空间波动,很快就追了过去,眼见着蓝衣男子飞串而逃的身影,抬手之间,赤麟乍然出鞘。

    “吼!”惊闻一声异兽怒吼,火光腾腾,剑光乍现,于呼吸一瞬,斩出一道红的刺眼的凌厉剑光。

    “啊!”飞速逃串的身影,不及闪避,顿时便是被炽热剑光一斩而过,凄厉无比的惨叫过后,但那身影非但不停,反而逃得更加快了,空气中,只余一声满怀怨愤的大喊遥遥传递回来:“可恶的昆仑派小道士,我还会回来的!”

    “我等你!”眼见着对方速度再增,追之不及,江晨反手还剑归鞘,身形幻灭,眨眼之间,便就再次回到了茶馆之前,挥手之间,周遭的火焰、黑气,顿时全都烟消云散,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不理会茶馆里那些惊魂未定的过客,江晨转过身去,只见王二郎正跟一个中年妇人并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抱在一起,正是一家团聚。历经苦难之后的久别重逢,哭笑之间,别显人生苦辣酸甜。

    另外两个妇人并四个小姑娘,也都呜呜咽咽的哭泣着,哭声之中,满满都是劫后重生的欣喜之意。

    “知秋道长!”一手扶着母亲,一手拉着妹妹,王二郎连忙来到江晨身前,“噗通”一声,径直跪倒在了地上:“承蒙你的相助,我才能够找回母亲和妹妹,救他们脱离灾厄,大恩大德,难以言表,日后若有差遣,我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他母亲和妹妹闻言,都跟着跪倒在地,另外两个妇人并那四个小姑娘自然也不例外,只是她们中了秘术,一时之间,还未能恢复过来,口不能言,只能不住叩首,表达心中的感谢之意。

    “都起来吧。”江晨虚空一托,便就轻而易举的将众人托起,口中淡然出声道:“身为修道之人,顺应天意,济世救人,本就是我应该做的,你们中了邪术,这些天来,想必吃了不少苦,身子耗损极大,我这有几颗九花玉露丸,你们拿去服用,等恢复一二,让王二公子护送你们回返家乡!”说话间,他已然伸手自怀中摸出了一个白色玉瓶,转而将之递向了王二郎。

    “多谢知秋道长赐药!”王二郎自然知道九花玉露丸是何等灵药,接过玉瓶在手,连忙正色道:“道长请放心,我一定会将她们平安送回家乡!”

    经历了这一遭,他自然知道家破人亡是个什么滋味儿,如今,他虽然有幸借住江晨的助力,提前更母亲、妹妹一家团聚,但其余几人显然就没这个运气了。

    且不说作为一个注重品性的读书人,扶危助困乃是最基本的道德操守,但是同病相怜的遭遇,王二郎也不能扔下她们不管不问,更何况还有江晨的吩咐,所以他答应的十分干脆、异常郑重。

    “嗯。”江晨点了点头,当即又给了他一些护身符箓,嘱咐他道:“这年头世道混乱,你们回去的时候一定要小心,我还要去追那邪派巫师,便就不跟你们一起回去了,回去之后,劳烦王二公子帮我照看一下昆仑别院。”

    “这.......”稍作迟疑,王二郎当即连忙应声道:“知秋道长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看顾道观的。”

    江晨没有多言,当下招手将一旁还在发愣的店小二唤了过来。往来的客人看得多了,那小二也是个有眼色的,当下连忙满脸谄媚的笑问道:“道长,不知你唤我来,可有什么事情吩咐?”

    “去给这几位夫人、姑娘买些干净和身的衣服过来,随便帮忙准备一辆马车。”江晨毫不客气的指着王二郎身后的三个妇人和五个小姑娘吩咐道:“嗯,要多准备一些干粮水食,给她们路上用。”说话间,随手抛了一锭金子给他:“好好办事,多余的就当作是给你的赏钱。”

    “是,是!”虽然先前吃了一场大惊吓,但是,难得遇见江晨这么一个大方的客人,这么一大锭金子,他事后少说也能剩下一半,可算得上是一笔不小的意外之财了,当下连忙应声,快步办事去了。

    王二郎见状,心知江晨一定是见自己因来得匆忙,身上没带多少钱财,以为自己囊肿羞涩,这才帮忙出手打点行装,当下,他连忙出声道:“知秋道长,我身上有钱的,这些杂务,何需劳你操心?”

    “不过是随手为之罢了。”江晨笑着道:“你身上那点钱,还是留着回去的路上用吧,来时只有你我二人,走得又快又急,自然是没什么,但回去的时候人多,她们的身子都有损耗,必然是走不快的,没有足够的钱财,这路可不好走。”

    王二郎闻言,不由得为之一阵沉默,他很清楚,江晨说的都是事实,半响,他方才忍不住的一声轻叹,稽首道:“有劳知秋道长费心了。”

    “你帮我看好昆仑别院就行了。”江晨说罢,又随手扔了一锭银子进茶馆,付清了茶水钱,这才翻身上马,口中扬声道:“记得我的嘱托,好好护送你母亲、妹妹并那几位无辜百姓回运城,行了善事,日后自会有福报!”

    “谨遵道长教诲!”王二郎再次稽首一礼,抬头看时,江晨已然纵马而去,须臾间,只留给他一个模糊的背影,渐渐消失不见。他兀自呆愣半响,方才回过神来,口中忍不住的大赞出声:“知秋一叶,真奇人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