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第151章 缘因猎狐

    【默默的求个首订月票。】

    如同废墟一般的战场中,清晰可见,与江晨对峙的两人,赫然正是刘七和小红,就是他们两人,在最关键的时刻,护住了身化庞然大物的黑色酒虫!

    相比于王二郎的惊疑,刘老爷的脸上则满是愤怒:“刘七,小红,难道,你们两个就是将酒虫放入我儿体内的人?!”

    闻言,江晨不由得诧异的瞥了刘老爷一眼,果然不愧是活了几十年的老人家,见多识广不说,智慧也不可小看,瞬间就能够切中事情的紧要所在,这问题也是他想要问的,便自淡然看着眼前两人。

    小红身上的伤势不轻,此时此刻,却是已经无力开口回应了。毕竟,适才她不仅被江晨的赤麟剑贯穿了身体,还在受伤之后,强行动用血灵祭,为酒虫浇灭身上火焰,这损伤可着实不小。

    相比之下,刘七倒是没有受伤,面对刘老爷的训问,当下脸上浮现出几分苦涩笑容:“不错,那酒虫正是我轻手放入少爷体内的。”

    “可恶!”刘老爷忍不住大声骂道:“好你个刘七,我自问收你入府以来,向来待你不薄,你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老爷,你听我解释!”刘七连忙应声道:“老爷少爷待我不薄,我自然知道,虽然我刘七不是什么英雄豪杰,但也是走过江湖的人,懂得忠义二字,试问,我又怎么会谋害少爷?实在是其中有不得已的苦衷。”

    稍稍一顿,他见刘老爷的情绪稍稳,方才接着道:“不知老爷可还记得先前知秋道长所言,我之所以将酒虫放入少爷的体内,目的就是为了给少爷解毒,本想等解毒之后,便将之取出,只是,却没有想到,那酒虫已然到了蜕变期,进入少爷的体内,虽然解了少爷所中剧毒,但却怎么也不肯出来.......”

    “嗯?”江晨一声轻吟,笑着插口道:“看来,我之前推测的没错,事情果然如此,如果我所料没错的话,这酒虫也不是你的,而是这位小红姑娘的,是吧?”

    刘七看了看怀中昏迷不醒的小红,点了点头应声道:“不错,这酒虫确实是小红姑娘所养,是我为了救少爷,特地向她求取,因我曾对她有过一点恩惠,所以她才答应将酒虫借给我的,只是她也没有想到,后来会出现变故,但她绝不想伤害少爷性命,便就托我让她进入刘府,亲自照顾少爷,以策万全。”

    “难怪,屋里那么重的酒气,她全然不在意。”王二郎恍然出声:“连酒虫都是她养的,她自然不在意些许酒气。”

    江晨问道:“能将你家少爷中毒的事情跟我说说吗?相比于酒虫,我更关心这件事情的原委。”

    “这.......”稍作犹豫,刘七当即苦笑着应声道:“也罢,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恐怕也是由不得我不说了,整件事情,还得从几个月前少爷带着我进山狩猎说起.......”

    却说,数月之前,刘寻曾经带着刘七到县城外的山中狩猎,两人在山林之中转悠半天,偶然发现了一只通体青碧、几乎没有一点杂色的狐狸,刘寻心中大喜,当即便和刘七围追堵截,想要将之猎获。

    狐狸狡猾,向来是出了名的,那青狐更是机灵,动作又十分讯敏,两人追捕了半天,却依旧没能追上,眼见天色将晚,两人方才回过神来,但却惊骇发现,自己两人已经在山中迷失了方向。

    无可奈何,两人只好选了一个方向前进,说起来也是两人好运,虽然在山林里转悠了不少时间,到底还是赶在天黑之前从山林里走了出来。其时,二人已满身狼狈,只得疲惫不堪的往县城回返。

    行至半途时候,两人遇见了一个青衣人拦在道路中间,黄昏下,也看不清面貌,只知是个年岁不大的男子,遥遥的便对他们冷声喝道:“区区凡人,也想捉我吴小郎,今日若不给你们个教训,怎显我的神通手段!”

    两人惊异只见,只见那吴小郎远远的冲着他们吹了口气,紧接着,一阵青色雾气便莫名笼罩而来,雾气之中,有两条褐色小蛇出没,直奔他们身上咬来。

    刘七是个练家子,一身武功不弱,关键时刻,一刀便将扑向自己的小蛇斩落在地上,但刘寻显然没有这份能耐,面对飞扑而来的小蛇,他哪里能够躲闪的开,当场就被咬中,一声哀嚎,摔落马下。

    眼见着自家少爷出事,刘七连忙翻身下马,奔至刘寻身前,但见刘寻此刻已经昏迷过去,脸上发黑,嘴唇发紫,分明是中了剧毒的迹象。这荒山野岭的,哪里去寻解毒救命的良药,就在刘七着急万分之时,忽地想起,自己早年曾经救过一只红色狐狸,后来,曾有一个红衣少女入梦向谢,并给了他一小撮狐狸毛,告诉他,如果遇上不能解决的困难,就将狐狸毛抛向空中,大叫三声救命,她必现身来助。

    本以为,这不过就是一场梦境,可是,当他醒来之后,却惊诧发现,自己的手中竟然真的攥着一小撮狐狸毛。这让他感觉很是难以置信,但这一小撮狐狸毛,他却始终都贴身收藏,不曾丢弃。

    死马当作活马医,刘七走投无路之下,只好将那一小撮狐狸毛抛向半空,大叫三声救命,他本是半信半疑而为,却不曾想,就在片刻之后,一片红雾自山林间弥漫而来,雾中,赫然可见一个红衣女子盈盈走来,向他下拜,口称他恩人,并询问他有什么难事,如果能够帮忙,她一定会倾尽全力相助。

    刘七当场就说,希望对方能够救回自家的少爷。那红衣女子看了看刘寻的模样,当即便就笑道:“此乃小事尔,刚好小女子自云初大师那儿淘换来了一条酒虫,乃罕见异虫,只要放入这位刘公子体内,便可解去他身上所中剧毒。”

    眼见刘寻即将毒发身亡,刘七虽然心中仍旧半信半疑,但到底还是向红衣女子求取了酒虫,放入刘寻体内,这东西果然神异,不消片刻时间,刘寻便就清醒了过来,见身上没有任何伤口,只将方才遭遇吴小郎以及被蛇咬伤之事当作了幻觉。

    刘七见状大喜,忙要向那红衣女子道谢,可是,四周环顾,却哪里见得半个人影?难道之前真的只是在做梦?但当他下意识地去寻自己贴身携带的红色狐毛时,却又惊讶发现,那一小撮红色狐毛竟然消失不见了!

    不是做梦,绝对不是做梦,之前遭遇的一切都是真的!刘七心中惶然,恍恍惚惚的跟着刘寻回到了县城家中。刘寻觉得此行甚是有趣,对他的表现也很是满意,随手就赏了他十两黄金。

    只是,还没等刘七因得了重赏而高兴起来,当夜,那红衣女子便就来告诉他,事情出了变故,那酒虫吸食了刘寻所中剧毒后,已然进入蜕变期,无法从刘寻体内拿出,空将有大变,果然,数日后,刘寻便因体内酒虫作祟,陷入醉生梦死的状态。

    “原来如此。”江晨点了点头,看着刘七怀中的小红,哪里还不明白,她应该就是刘七所救的红狐,也就是给予刘七酒虫的红衣女子。略作思量,他转身向着刘老爷问道:“你是事主,这事情你怎么看?”

    “我.......”刘老爷听罢事情原委,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得苦笑着道:“知秋道长,你可太过为难我了,虽然他们将酒虫放入小儿体内,险些闯下大祸,但他们解去小儿所中剧毒,也是救了小儿的性命,这,我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做决断了。”

    刘七连忙将小红放在一旁的地上,跪地哀求道:“老爷,一切都是我的不好,还请老爷重重责罚,只是,这件事情跟小红无关,还请老爷和知秋道长网开一面,放她离去。”他说话间,连连磕头,额头上已然见了鲜血。

    “好了好了。”刘老爷摆了摆手道:“别磕了,我知道你也是为了救少爷,初衷是好的,只是,你隐瞒情况不报,却也险些害了我儿性命,我不罚你,但这刘府,你也不能再呆了,我会给你一笔钱财,你带着小红离开吧。”说罢,他看向江晨问道:“知秋道长,你觉得我这般决断可好?”

    “刘老爷要是觉得好,那便是好的。”江晨笑着出声,“刘七,既然你家老爷都已经发话了,还不快点谢恩,然后带着小红离开。”

    微微一怔,刘七连忙再次向着刘老爷拜倒:“多谢老爷大恩!”随后,他抱起小红,离开了刘府,在他离开之前,刘老爷依诺给了他一笔钱财,自此以后,恩义两绝。

    随后,刘府的人便开始忙着照看已经无碍的刘寻,而这个时候,无视了刘老爷口中不断道谢的江晨却正在忙着将半死不活的酒虫降服,毕竟,作为天地之间极为罕见的异虫,这可是真正的好东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