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第149章 酒虫

    【清早更新,求订阅、月票支持!】

    “知秋道长,这就是小儿刘寻。”眼见着江晨的目光紧盯着床榻上躺着的年轻男子,边上,刘老爷连忙出声道:“说来小儿这病也实在来得太过奇怪,虽然他以前不是滴酒不沾,可向来也都算得上节制,绝不会像现在这般,竟是要活生生的把自己泡在酒里,仿佛永远都喝不够一般。”

    “嗯?”回应他的,是江晨口中的一声沉吟:“虽说世上确实有些人天生嗜酒如命,无酒不欢,但我倒是可以肯定,刘公子绝非是这样的人,他这病确实来得蹊跷,别有原因。”说话间,只见他一双眼,泛着淡淡的五色毫光,直勾勾的落在了刘寻那涨的跟怀胎十月一般的大肚子上。

    刘老爷仿佛溺水的人,在绝望中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连忙出声道:“还请道长明言,小儿这病到底是怎么回事?”

    “呵!”一声轻笑,江晨却自转过目光,向着一旁的小红问道:“小红姑娘,你觉得你家公子这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乍闻江晨询问,小红不由得变了脸色,她支支吾吾了半响,方才艰难的应声道:“我、我怎么知道?”

    边上,刘七连忙解释道:“知秋道长你有所不知,小红之前并不是少爷的丫鬟,只因少爷生病之后,天天喝酒,弄得满屋子酒气,一般的丫鬟根本不能过来侍候,唯有小红天生不惧酒气,所以才被老爷派到这里来照顾少爷的生活起居。”

    “哦?原来如此!”江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着小红与刘七两人,脸上不由得流露出了几分似笑非笑的神色。但很快,他就将头转向了刘老爷,口中道:“也罢,既然小红姑娘不肯说,那么,我来说也是一样。”

    刘老爷忙道:“还请道长明示。”

    江晨伸出手来,直指刘寻的大肚子,笑着应声道:“其实,刘公子这病的根源,便就出在他这肚子里!”

    “哦?”王二郎不禁带着几分好奇道:“肚子里能出什么问题,难道里面还能住了一个酒鬼不成?”

    “虽不中亦不远矣。”江晨道:“刘公子的肚子里,虽然没有住进一个酒鬼,但是却住进了一条酒虫。”

    “酒虫?!”闻得此言,屋里的众人霎时全都变了脸色,有震惊,亦有不解,随即,便听刘老爷皱眉道:“知秋道长,老夫活了几十年,虽然不说什么东西都听过见过,但这酒虫,请恕老夫孤陋寡闻,不仅不曾见过,连听也不曾听说过。”

    江晨瞥了小红与刘七一眼,眼见着他们脸色煞白,便自一声轻笑,口中道:“要说这酒虫,乃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异种,它天生最善饮酒,无论多少酒水,它都能够消化,而且,相传,只要将酒虫放入水中,不消一时片刻,便可让清水化为美酒。”

    刘老爷狐疑道:“按照知秋道长这般说法,小儿刘寻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便是因为他的肚子里住了一条酒虫,可是,那酒虫又是如何进入他的肚子里的呢?”

    “这个嘛?”江晨稍稍一顿,方才带着几分戏谑道:“酒虫这东西,自然不可能是天生的,毕竟,人是人他妈生的,虫是虫他妈生的,刘公子纵然有再大能耐,也不可能生出一条酒虫来,所以,这酒虫自然是有人故意放进他肚子里的。”

    “什么?!”江晨的话语,再次令得屋里众人为之神色大变。

    刘老爷愤愤然道:“什么人这么狠毒,我儿虽然不是什么大善之人,却也是个知书达理的读书人,二十多年来,从来不曾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更少与人结怨,哪个天煞的恶棍,竟使出这般恶毒的手段来害他?!”

    “害他?倒也不一定。”江晨笑着道:“酒色财气,酒为第一,这酒虫虽然会令人沉迷醉生梦死之间,却也会给人带来财运,那人若真的想要害刘公子,不拘下个什么断肠散、鹤顶红什么的,也总比酒虫来得有效的多。”

    “嗯?”刘老爷皱眉道:“知秋道长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那人把小儿害成这般模样,还能是好意不成?”

    “确实如此。”江晨沉吟道:“以我观刘公子现状,酒虫入体之前,似乎曾有中毒的迹象,想来是有人,想要借助酒虫之力,为刘公子解毒,只可惜,酒虫入体之后,虽然解了刘公子的剧毒,却也盘踞在刘公子的体内不肯离去,这才令得刘公子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中毒?解毒?”刘老爷皱眉道:“这其中原来还有这样的隐情,如此说来,那将酒虫放入小儿体内的人倒真不是为了害人,只是,他如今取不走酒虫,害得小儿如此,却也是好心办了坏事啊!”

    江晨摆手道:“刘老爷无需担心,我这里刚好就有取出酒虫的方法,待到酒虫取出,刘公子不再如此嗜酒如命,损耗的身子养养也就能够恢复了,只有一条,贵府的财运怕是会有所缩减,还请刘老爷做好心里准备。”

    “这.......”稍作迟疑,刘老爷咬牙道:“老夫年过半百,膝下就只小儿一根独苗,如今尚未传宗接代,无论如何,也要救他。”

    江晨点了点头,却也不忘安慰道:“放心,因酒虫入体的时间尚不算太长,所以,贵府的财运即便是有所减少,但也有限的很,而且,只要贵府多行善事,补全功德,损失的财运自然是会慢慢涨回来的。”

    刘老爷再无任何疑虑,当下连忙开口:“还请知秋道长施法。”

    “好说,好说。”江晨应了一声,随即踏步来到刘寻的床榻之前,此处的酒气最浓,让人感觉就像是泡在酒缸里一样,也亏得江晨修为深湛、体魄强横,换做一般人,只怕不过三五片刻,就得醉倒当场。

    “好浓重的酒气,看来,这只酒虫应该已经到了蜕变期,怪不得会不听主人号令,呆在刘寻的肚子里不肯出来。”江晨天眼开启,透过刘寻的肚皮,可以清楚的看见他肚子里盘踞着那条黑色异虫,顿时心中便就有了计较。

    “天灵地转,乾坤易位!”

    心念一动,咒诀开启,江晨手捏法印轻颤,周身法力流转之间,当即便有一股无形的气息透发而出,随之,一道道的清莹流光乍现半空,如烟云,如丝带,盘绕在江晨的身边,汇聚凝结,形成一个个的古篆符文。

    屋里众人看在眼中,一时为之神色大变,这般神异的景象当前,他们哪里还不明白,江晨虽然看上去年纪轻轻,但绝对足以称得上是真正的道门高士。至少,比起之前那些纯粹为了钱财前来投机的所谓道长、高僧、大仙们要强上不知多少。

    “诸天神明,听吾号令!”

    再起咒诀,只见江晨双手十指上下翻飞,结成一道道的咒诀法印,盘绕周身的诸多清莹符文纷纷跳动,伴随着江晨咒诀所向,如同活物一般,灵动无比的向着躺在床榻之上醉生梦死的刘寻身上跳落。

    清莹符文,流光闪烁,每一个符文都跳落在刘寻身体的穴位之上,随即,无声息的融入到他的身体之中。

    符文共有三百六十五枚,对应着人体周天运转的三百六十五个穴位,入体之后,微微颤动共振,顿时形成流光交织,将刘寻的身体紧紧护住。

    江晨脸上不见丝毫的神色变化,抬手之间,法力流转,气贯指尖,带着一点莹莹青光,正好点落在刘寻的肚脐之上,霎时,融入刘寻周身的符文齐齐绽放青光,抽取他自身的点滴力量,争相汇聚而来,被江晨收束,化作千百青丝,交织缠就做茧,将他肚子里的酒虫紧紧包裹在内。

    众人目光所向,只见刘寻肚子里一团青光耀眼,如同活物一般,不听蠕动,沿着体内的肠道逆流向上,不多时便有小腹移动到了胸膛,再由胸膛移动到了喉咙,最后,便随着刘寻口中一声痛呼,那团青光猛然穿过咽喉,从他的口中喷出。

    “砰!”

    只听得一声炸迸裂响,青色光团当空炸开,漫天的青色光点莹莹飞散之间,赫见一条足有半尺来长的黑色异虫乍现身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