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第148章 嗜酒损命

    【夜更,求首订、月票,希望大家给予支持!】

    伴随着饿鬼消亡,油灯熄灭,随即,便有一股莫名异力溃散,紧接着,周遭环境再度变化,原本简陋的房间瞬间变得破旧不堪,朦胧月光透过早已经破损的房顶投射进来,依稀可见,房间里的墙角房梁之上,满是蛛网密布,桌椅床榻之上,也积着厚厚的灰尘,碗盘里盛着的那些香喷喷的人肉,随之也化为白骨几块,仿佛犹在昭示着这里曾经出现过的丰盛人宴。

    “这——”王二郎直看得目瞪口呆,不过,连番的恐怖惊吓,多多少少已经让他有了些许抗性,所以,眼前这一幕,他觉得自己勉强还能接受,至少,比方才直面饿鬼要来得好多了。

    相比之下,边上的江晨就淡定多了,毕竟,已经不是第一次遭遇鬼怪,方才那饿鬼虽然因为吞食了大量人类,实力不弱,但比之僵尸山魈,却还有些差距,以他的实力,自然是无所畏惧。更何况,现在饿鬼都被他给杀了,眼前的这一幕,不过是鬼域崩溃的结果,没有什么可值得好奇的。

    低级的幻境鬼域,连当初与他第一次相遇的女鬼董小玉都能够做到,若不是为了要给王二郎一个训戒,他早就动手直接将之打破了,如今这一切,也并不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别这那的了,赶紧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明天大早我们还要赶路呢!”说话间,江晨一挥衣袖,扫开一片灰尘,便就盘膝坐下,闭目静坐。

    王二郎虽然不愿呆在这鬼地方,但外面夜色深沉,在月光映照下,影影绰绰,也不知有着怎样的风险,他可不敢乱走。

    在距离江晨不远的地方清理出一块干净点儿的地方,坐下后,他难耐肚中饥饿,拿出随身携带的干粮,又冷又硬的馒头自然不能跟香喷喷的肉食相比,冰凉的清水也不比热茶,但将就着也对付个温饱。

    一夜无话,到得第二天大早,两人便就启程继续往郭北县而去,山道崎岖难行,两人纵使骑马,也花费了两三天时间,才赶到郭北县,其时正值白天,郭北县街市之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知秋道长,这就是我那朋友家所在了。”王二郎领着江晨穿过几条街巷,来到一座颇具规模的府邸之前,门前有匾额,提有“刘府“二字,敞开的大门内外,四名精悍护院守卫,一看就知道是有真功夫的练家子。

    江晨看在眼中,哪里还不明白,这刘家看起来财势不小,甚至还在王逸家之上,不过,这对他而言,并没有任何不同,只淡然点头出声:“嗯,既然到了,那还等什么,赶紧招呼人,治病要紧。”

    “好嘞。”王二郎应了一声,当即便就熟络万分的冲着门外守门的一名护院大声喊道:“刘七,未知刘伯父可在家?我此番带了一位道门高士前来,他法力神通,必能治好刘兄怪病。”

    “啊!是王二公子来了!”门口的守卫显然都是认得王二郎的,其中,站在左侧那名护院当即笑着迎了上来:“王二公子,你方才所言当真?”

    “好你个刘七,我既然开了口,那还能有假不成?”王二郎轻哼了一声,口中道:“别的不说,就凭我与刘兄的交情,也万万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弄虚作假,快去通报吧,跟我闲扯没关系,但耽搁了高人的时间,你们可吃罪不起。”

    “是,是。”刘七瞧了王二郎身旁的江晨一眼,随即连忙满脸谄媚的应声,一边引着王二郎和江晨往里走,一边着人快步往内府通报。

    一行人刚进了大门不久,前厅里便有一个四五十岁的华服老者迎了出来,王二郎拱手施礼,口称伯父,显然,他便是刘寻的父亲,待得王二郎引荐江晨的时候,他见江晨模样年轻,不由得眉头大皱:“这位小道长,不知你对我儿的病有几分治愈的把握?”

    “五分。”江晨淡然出声道:“在没有看到病人之前,我只有五分的把握,剩下的五分,要看到病人之后,才能再做决断。”

    刘老爷这段时间大仙、道长、高僧见得多了,一个个的开始时候都吹得天样,但结果却束手无策,令得他对这些所谓高人都有了反感,此刻听江晨说得谦虚,他反倒多了几分信任,遂道:“既如此,还请小道长随我往小儿房中一探。”

    “好说,好说。”江晨稽首应声,随即跟在刘老爷身后向着刘寻房间走去,刘家府邸范围颇大,刘寻的房间在后院,一行人来到之时,但见后院之中,不管是树木花草、还是围栏假山上,全都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符纸。

    江晨一眼扫过去,满脸怪异之色,直看得刘老爷一阵心虚,口中道:“这些都是之前的高僧、道长、大仙们留下来的,说是可以防止妖物进入刘家……”?

    “全都是无用之物。”江晨高深莫测的为之一声冷笑,随即,只见他微微抬手,轻轻旋掌,顿时,院落之中大大小小、遍布各处的符咒尽皆同时自燃,不过呼吸之间,就烧的一干二净。

    “这……”刘老爷见状,不禁为之一阵愕然,却闻王二郎满是得意的笑道:“怎么样,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吧,我就说了,我请来的这位知秋道长,可是法力神通的高士,岂是那些一般的道士和尚可以相比?”

    “二郎说得极是,知秋道长果有神通!”回过神来,刘老爷口中当即随声附和,甚至连称为也从‘小道长’直接升级成了‘知秋道长’,言语之间,更满是欣喜,毕竟,江晨的本事越大,便代表着他治好自己儿子的希望就越大。

    一行人不断向前,沿途遇到的诸多符咒都在最短的时间内自燃成灰,不多时,便就来到了刘寻居住的小院之前,还未进门,便有一股浓郁的酒气扑面而来,刘老爷带着几分叹息道:“知秋道长,这就是小儿的院落了,他的病症,想必二郎都跟你说了,具体如何,还得您亲自入内一看究竟。”

    “嗯。”轻轻点了点头,江晨随之便是在刘老爷的亲自引领下穿过院落,来到了里厢的房门之前,一旁早有刘七大声喊道:“小红,快开门,王二公子请了一位道门高士给少爷看病来了!”

    听到刘七呼喊,房门“吱呀”一声由内打开,随即,一个十六七岁的红衣丫鬟探出头来,带着几分嗤笑道:“又是一个道门高士,可别跟上回的那个一样,病没治好,反倒把自己给整的醉醺醺的,害得我们少爷一起受苦。”

    “休得胡言!”闻言见状,刘老爷口中当即便是一声大喝,“知秋道长乃是真正的道门高士,岂是之前那些冒牌的神棍可以相比,快快退下。”

    “老爷!”见得喝斥自己的竟然是刘老爷,小红顿时吓了一大跳,连忙低头退在一旁,只是,看着江晨的眼神,依旧带着几分轻蔑与质疑,显然,她是不肯再相信什么道长、高僧之类的了。

    江晨瞥了她一眼,嘴角稍稍向上一斜,勾勒出一丝轻笑,随即,便是在刘老爷的引领下进入了房间之中。

    偌大的房间,就像是打翻了无数的酒坛,空气之中充满了浓浓的酒气,叫人吸一口气,便有喝了一杯烈酒的错觉,不多时,刘老爷、王二郎便已满脸酡红,倒是刘七,颇有几分能耐,此时此刻,依然神色如常。

    透过满是酒味的空气,赫然可见,房间内侧,靠窗的床榻之上,躺着一个面黄肌瘦的年轻男子,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肚子涨的滚圆,跟孕妇十月怀胎一般,此时此刻,正处在无意识的醉酒状态,但口中却仍在不住的叫唤着:“酒,酒,拿酒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