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第102章 斗煞!

    黄昏,树林,生死伏杀,但闻江晨口中一声长笑,赤麟锋芒乍开,炙热火浪迸爆,携无尽威势,层层蔓延,率先开启主宰命运之战。

    奉命前来围杀江晨的天池杀手见状,当下十一人全都毫不保留,各自施展了自己的生平绝学,联合出手,欲要灭杀强敌。

    一时间,强光如电,巨响如雷,强劲的破坏力夹着催山裂石之势,在转眼间就将四周的树木杂草震得粉碎,迸爆中,人影闪动,怒吼不绝。

    “铮——”

    剑鸣如麒麟长啸,剑锋在内力加持下,爆发出一道强盛的赤红剑芒,凌空一剑劈下,顿时那强大的剑气,瞬间击中地面,一声巨响传来,尘雾数丈之高,紧接着就见天池十二煞那纵横交错的身影倒飞而去,随之,一道道剑光破空激射,在无尽焰火弥漫之中纵横开阖,铺天盖地的卷向了天池十二煞众人,伴随着剑气呼啸,四周一阵空气波动,狂风卷集,所过之处,无数的草木粉碎。

    已失先手的天池十二煞等人,此时非常的憋屈,他们都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联合出手,便是绝顶高手也要退避三舍,可如今,却被一个新近崛起的江湖新秀压着打,让他们怎能甘心。

    “可恶,战天化气!”恼怒不已的食为先口中忍不住的为之爆发出一声大喝,无穷无尽的战意顿时爆发,一股极强的气劲席卷奔腾,立时便是冲散了几道已经逼到了他近前的犀利剑气。

    不仅如此,天池十二煞的其他人在江晨的逼迫之下,全都不得不放开手脚,施展出了各自的绝招!

    鬼影施展了自己的绝学“鬼影瞳瞳”,顿时,他竟是幻化出现了十数道不同的身影,不仅如此,他那诡异的身影更是在一瞬间消逝在了树林中,潜伏的无影无踪。

    戏宝双手不断地挥出那漫天的剑影,随着那密不通风的剑影,从他的脸上竟是在空中诡异的浮现出了不同的面普,江晨那无坚不摧的剑气,在戏宝可攻可守的绝学‘惜幻四诀’下,立马消逝,不仅如此,那神秘的面普更是径直扑向了江晨而来。

    狗王,狂啸一声,狂犬之吼声下,无数的草木化作飞灰,威力匪夷所思,由此可见,狗王的绝学“吼神册”果然名不虚传。

    手舞的绝学“撕骨爪”虽是外家邪功,但是威力令人心惊,竟是能够徒手崩碎江晨挥洒出的赤麟剑气。

    足蹈的绝学是“残疾腿”,以前有人称之为夺命之腿,其凶残暴虐之意可见一斑。此时,这招在足蹈的全力运转下,招招夺命,歹毒无比。

    纸探花的绝学“乾坤剑纸”再一次的解开了它的神秘面纱,树林中飘下了片片纸片,这纸片带着丝丝杀气,竟是逆风而行,化作了一道道剑影,杀向了江晨。

    媒婆........夫唱........妇随.........铁帚仙..........天池十二煞每一个人的武功之高,都已经达到了极为高深的境界,比起死囚双奴,犹要胜过许多,更何况他们现在足足有十一个人之多,而且暗中还有一个正在虎视眈眈的童皇。

    江晨虽然武功大成,身上更有诸多绝世武功,但毕竟以寡敌众,想要克敌制胜,绝非什么简单容易之事。

    “螺旋九影,剑破十方!”

    不想多做耽搁,江晨转动手中剑锋,霎时之间,狂风骤起,人影分化,足足十数道身影,拖带着十数道剑光,以各不相同的姿势角度,在十数个方位同时劈斩而出,那纵横交错的剑芒,笼罩着整个上空,激斗十方强敌。

    “轰!”

    只听得一声巨响迸爆,震惊天地,漫天的剑气化为点点流光,飘散在半空中,在场天池十一煞的所有绝招全都在江晨此招下全部瓦解,倒落崩飞的身影,傲然而立剑者,当胜负划下句点,此时此刻,只有地上那深达数尺的深沟还在无言的诉说着方才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决战!

    “嘻嘻..........哈哈..........真是一帮废物,十一个人加起来,竟然连一个小小的毛头小子都拿不下来。”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阴阳怪气的童音从纸探花等一众天池杀手后面的林子里传了出来。

    “属下办事不利,还望童皇责罚。”闻言,纸探花、鬼影、手舞、足蹈、狗王、食为仙、夫唱、妇随、戏宝、铁帚仙齐齐侧身向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说道,神态十分恭敬。

    “好一个黑衣修罗,真是没有想到,你既然有这般能耐,很好,那就让我童皇来会一会你吧。”

    江晨转眼看去,一个身穿花色服饰、身高如十二三岁大小模样的孩童,右手持着一面小鼓、左手不断的把玩一个黑色的小木马,神态倨傲、无悲无喜,方才她已经自报家门,此人正是天池十二煞中至今尚未出场的--童皇。

    “咚咚咚..........”一阵似疾似缓的鼓声,像水中的波浪一样,一圈一圈,层层相叠,以童皇为中心,不断地朝着江晨的所在之地传递而来,音波像海潮波浪一样无尽无止,一叠一叠向前推进,赫然可见,周围树上的叶子、枝条居然都在这个时候,像跳舞一样不断地震动起来。

    这就是童皇持之横行天下的“童心真经”,实乃是一门诡异至极的音道武学,以音波操控,发动攻击对敌,诡异神秘非常,饶是江晨诧然遭受袭击,亦是忍不住的为之身子一颤,握剑的手都开始颤抖起来。

    神秘的鼓声,还在不断地震动,断枝碎叶就像满天花雨,到处散落,平铺一地,此时此刻,江晨一身元功爆窜,顿时躁动不安。

    似乎童皇玩腻了这个玩具,他那夺命的童音又响了起来,“江晨,我劝你最好还是赶快随我们一起去天下会吧,否则,性命难保,呵呵..........这天下还没有人能破我这童心真经的呢?”

    “是吗?”分明已经被逼入了极限,但江晨的言语却带着一股出人意料之外的戏虐:“那我倒要看看,你这童心真经到底有多大的威力。”

    瞬息,一股强大的气息从江晨的身上迸爆而出,滚滚赤焰中,隐约可见一只庞大的麒麟异兽,仰天长啸出声:

    “吼——”

    巨大的吼声震荡,如摧枯拉朽一般,席卷半空,直接便是破碎了周遭传荡的靡靡音波,惊得天池十二煞只觉得周身的皮肤一下都炸了起来,虽然黑火炙热,却仍然感觉到寒毛都耸立起来了。

    “噗——”

    童皇的鼓声首当其冲,瞬间戛然而止,随即身子猛然一颤,口中已经是止不住的喷出一股鲜血来,他抬起头来,双目之中,带着无比的骇然神色,径直看向江晨:“你竟然破了我的童心真经?!”

    “很了不起吗?”江晨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玩味般的笑意,“连我鬼狱麒麟吼八成的力道都接不住,真不知你哪来的信心这般自负?”说话间,他周身气流爆卷,双目只微微的向着周遭一看,便有着说不出的凌厉霸道。

    这目光犹若实质,仿佛带着可怕的力量,直插人的内心,天池十二煞竟不约而同的有一种被一览无余的错觉,紧紧刹那间的对视,都似乎让人无法忍受,一向凶神恶煞的他们此刻更是像待宰的小鸡,忍不住的为之噤若寒蝉。

    “当年剑圣放你们一马,你们若是肯好好地归隐山林,自然安然无事,可惜,你们这群人,一个个的野心勃勃,耐不住性子,竟然又再次踏足江湖,那好,今天,我就替孤独剑圣一并送你们上路吧!”再度开口,江晨的言语之间,满含肃杀,顿时惊得一众天池杀手心惊胆寒,话音落时,赫见赤麟剑鸣,乍开生死锋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