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第95章 岷江之畔,少年与剑

    辞别断家父子,离开了乐山,江晨在附近的一个村镇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向村里人打听了一下路线,当即便就直往乐阳镇而行,因为,他要往那里拜访一位当今江湖之中最具传奇的绝代高手,虽然,对方已经隐退江湖许久。

    江晨本来轻功高明,以麒麟血强化不朽魔身之后,身体更是强横,长途赶路,也不用马匹,一路行来,至黄昏时候,便就到了岷江之畔,虽然天色已晚,但在渡口处,还是聚集着十来个人,正焦急的等待着渡船。

    片刻后,远处的江面之上,一艘渡船缓缓驶来,等在渡口上的人见状,不由得为之流露出了几分欣喜之色,但欣喜之间,却又带着几分着急,口中不断地出声呼喊道:“船家,船家,快过来,这里有人要渡河!”

    “好嘞!”那船家是个老者,听得有人呼喊,当即回应一声,连忙撑船过来,他虽然看上去已经年纪老迈,但撑起船来,仍是又快又稳,不多时,便就到了近前,船上载有一大一小两个乘客,大的是个中年男子,着黑衣,小的是个十来岁大小的少年,着白衣,手中提着一柄连鞘长剑。

    此刻,岸边众人大都将注意力放在撑船老者身上,但江晨的注意力却在那一大一小两个乘客身上,那白衣少年手中的长剑虽然未曾出鞘,但江晨知道,那必然是一柄好剑,一柄不在赤麟、火麟之下的好剑,至于那中年男子,更让他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高手,绝对是高手!江晨自问武功不差,即便是对上南麟剑首断帅也不曾示弱半分,但此时此刻,只是遥遥观望那个中年男子,他竟就忍不住剑意窜动,手中赤麟剑,也随之发出一阵轻颤。

    那中年男子似也察觉到了江晨的目光剑意,不着痕迹的转眼看了过来,两个人,四道目光,隔着数丈距离,在半空之中炽烈交汇,无声息之间,便是已经做了一回不为人知的奇异交锋。

    “船来了,船来了!”眼见着船到江边,停船靠岸,岸边等船的人纷纷都向着船上走去,唯有江晨凝立不动。

    穿越四个轮回世界,眼前的中年男子,绝对是他遇上的最强者,一个甚至足以与神话异兽火麒麟匹敌的强大存在!

    领着白衣少年,中年男子缓缓从船上走下,一如江晨先前曾经遭遇过的南麟剑首断帅,他看着江晨,亦看着江晨手中的赤麟,似是感应到了什么,随即,忍不住的为之眉头微微皱起。

    “船家!船家!等等我们.........”一阵满含惶恐着急的呼喊声从远处传了过来,随即,就见管道上匆忙奔来一群衣衫偻烂的人,约莫十余个青状,护着三十几个老弱妇孺,各个面黄肌瘦,似是在逃荒,但像是在逃难。

    果然,不等那一行人奔至岸边,后方便就传来了一阵轰隆隆的马蹄声,数十匹快马眨眼就追到了那一行人的近前,张狂杀气,猛烈席卷。

    “不好!天下会的人追过来了!”慌乱的人群,哭泣的婴儿,还来不及到岸边,数十个天下会帮众已经策马追到了近前。

    追来数十骑中,为首的是一个身形高大的光头男子,满目凶光四溢,口中森然出声道:“跑啊,你们怎么不跑了?胆敢违抗天下会的命令,拒缴赋税,现在才知道害怕,不绝的有些太晚了吗?!”

    “饶命啊,我们不是有意违抗天下会的命令,只是今年大旱,地里收成不好,我们实在是交不起赋税,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吧,求求你们.........啊!”眼见着被追上了,逃难队伍里,一个老汉忍不住哀求告饶,只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只见一把闪烁着耀眼寒光的长刀已经刺入了他的胸膛。

    “噗嗤!”一声轻响,长刀贯体而过,顿时鲜血飞溅,染红了那老汉的胸膛,血色、恐惧、死亡的阴影,逐渐的充满了这群逃难百姓的内心。

    “哈哈..........”光头大汉抽出长刀,任凭鲜血飞溅在自己的脸上,狰狞大笑道:“看到了没有,这就是和我们天下会作对的下场!”当下,他目光凛冽,落在剩下的人身上,口中爆喝出声:“给我杀,一个不留!”

    绝望的目光,可怕的刀光,一切的一切,都被死亡的阴影笼罩,就在气势汹汹的天下会帮众冲到近前的瞬间,突如其来,一声满含怒意的稚嫩大喝:

    “住手!”

    江晨下意识地向着声音来源处看去,却见发声之人,赫然正是伴在黑衣中年男子身旁的那白衣少年,他心下一笑,默默压下了出手的打算。

    这时,那少年已经在几个纵跃,挡在了那数十骑天下会帮众的身前,口中义正言辞的谴责道:“你们怎么可以乱杀无辜?!”

    好一个正义热血的中二少年!江晨心中一声好笑,随之若有深意的瞥了旁边的黑衣中年男子一眼,眼中满是戏虐。

    中年男子对于江晨的目光虽然有所察觉,但却并未多加理会,只是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白衣少年,眼中满满的都是关切爱护之意。

    “小子,你是什么人?竟然敢管我们天下会的事情,是活得不耐烦了么?!”同样紧盯着白衣少年的还有那数十骑天下会的帮众,光头大汉沉声开口,言语之间,满是愤怒,虽然,方才白衣少年表现出来的身手非凡,但他仗着有天下会在后面撑腰,显然没有多少的畏惧之意。

    “是啊,敢管天下会的闲事,不想活了吗?!”一众天下会帮众忍不住的为之纷纷叫嚣出声,言语之间,多有辱骂之词,只因近些年来,天下会日渐壮大,几乎已经占据了整个北方武林,这些天下会的帮众,自然也跟着气焰嚣张了起来。

    “天下会?”白衣少年下意识的为之眉头一皱,但随之便是一声傲娇冷哼:“天下会又怎么了,天下会就可以随便乱杀无辜吗?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

    闻得少年言语,一众天下会帮众不等他说完,便忍不住的为之哈哈大笑出声,光头大汉更是狰狞道:“臭小子,啰啰嗦嗦的惹人厌烦,既然你这么喜欢多管闲事,今天老子就先毙了你,来人啊,给我上!”

    “是!”一声应喝,只见左右十余个天下会帮众猛然自马背上一跃而起,手中刀剑出鞘,直奔白衣少年杀至,作为雄踞北方武林的第一大门派,天下会的帮众自然都不是庸手,这一拥十数人联手,便是威势倍增。

    白衣少年本欲劝阻对方乱杀无辜,怎料对方竟然说动手就动手,而且,目标还是自己,当下心中一惊,但他很快就回过了神来,面对十数人围攻之势,他眉眼一凛,抬手之间,拔剑出鞘。

    “铮——”

    惊闻一声高昂剑鸣,浩大光明气息顿时冲霄而起,少年执剑在手,顿时周身气息大变,翻手之间,剑锋所向,只听得“叮叮当当”一阵交错锐响,前来围攻于他的十余人连忙向后惊退,手上兵刃也只剩下半截。

    “这.........”光头大汉见状,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半响之后,却似想起了什么,非但不惧,反而哈哈大笑道:“怪不得你小子胆敢多管闲事,原来竟是仗着有这么一柄神兵利器在手,识相的快点把剑交出来,老子或许还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就凭你,也配要我手中这柄剑!”白衣少年一声冷笑,翻手之间,转动剑锋,虽然年少,却也自有一番气度。

    光头大汉一声冷哼,当即翻身下马,领着数十个下属帮众,气势汹汹的逼上前来:“敬酒不吃吃罚酒,臭小子,看来你果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说话间,他手中一柄长刀猛然破空,直奔白衣少年当头斩落!

    白衣少年临危不惧,足下进步,身形挪移,轻巧的让开了这一刀,随即,掌中宝剑锋芒巧转,便往那光头大汉握剑手腕刺去。光头大汉不敢大意,当下连忙回刀横斩,奈何,他到底还是低估了那少年手中宝剑的厉害,诧异之间,手中长刀已被削去了半截刀身,不等他反应过来,那少年的剑尖已然抵到了他的咽喉之前。

    “你........”照面之间,一招失算被制,光头大汉感受着咽喉之前剑尖之上传递过来的寒意,一时之间,额上冷汗直流,他知道,这一次自己恐怕是在劫难逃了,却不曾想,就在这时,那白衣少年却自收回宝剑,口中一声冷哼道:“我不想杀人,还不快滚!”

    “多谢手下留情,我这就滚,我这就滚.......”意外逃得一条性命,光头大汉连连应声,看上去好似已经被吓破了胆,但实则说话间,眼中隐隐透出一股阴狠,就在白衣少年放松警惕的一瞬,他猛然一掌劈出,白衣少年猝不及防之下,眼看中掌在即,突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