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第94章 人之争,剑之斗!

    乐山之畔,凌云窟旁,伴随着焰光腾腾,麒麟怒吼,断帅、江晨,当世两大剑者,展开风云对垒,相似的剑,血一样艳红,是人之争,亦是剑之斗。

    鳞甲助力,魔性邪异,南麟剑首催发火麟之威,如得天地妖魔之助,力量加成,一气划破风云。

    淬血染锋,真火祭炼,江晨挥洒剑光,还以颜色,赤麟虽是形成,但剑气凌厉,锋锐分毫不差火麟。

    两人越斗越快,剑光不断交迸,竟是凭空卷起两道血色旋风,隐隐然,风中不断传来刺耳剑鸣,似连成一片,但很快又戛然而止,至于呜呜风啸。

    断浪早已经退到了战圈之外,瞪大了一双眼睛,脸上满是惊讶,却是没有想到,他带回来的这个挑战者竟然这么厉害,他见过父亲与不少高手交战,但大都不过数招就落败,像今天这般久持,还真是少见。

    “小子,你手上这柄剑什么来头,竟然能够与我的火麟抗衡?!”激斗之中,断帅身子一顿,周身腾起阵阵焰光,红的刺眼。

    “火麟蚀日!”

    一剑既出,霎时之间,血色剑光炸迸开来,化作一轮红日,携着灼热火光,直有焚毁万物之能。

    “剑名赤麟,剑道天命。”江晨翻转剑锋,赤麟锋芒所向,顿时划出道道锐利剑光,只听得“叮”一声脆响,双剑轻轻一碰,随即,漫天火光炸开,炙热炎流中,江晨手臂一振,剑锋同时为之巨震,纳无尽剑光于一剑,精准点落断帅招中破绽。

    断帅吃了一惊,不想对方竟然这般轻而易举的破开了自己蚀日剑法中的绝招,他面上凶厉之意一闪而过,挺剑一圈,身随剑势,下盘转个半弧,扭身借劲,耀眼红光闪动之间,剑光爆裂,汇聚成流,如江河奔腾,顺势而下。

    南麟剑首,岂是易与?眼见对方变招如此之快,江晨双目之中神光爆射,周身衣衫无风而动,随后剑锋翻转,在他的身前盘成一面硕大的血色剑幕,任凭火麟剑流怒涌而来,激荡出层层火光,炸裂风云。

    “锵!”

    两个人,两柄剑,一样血红,一样灼热,相同的境界,不同的诠释,层层焰光焰光之中,爆发最激烈的碰撞,随即,掀起无边飓风狂卷,卷着层层火焰,如同怒涛翻涌,向着周遭席卷波散。

    断浪正瞧得起兴,却不曾想,灼热飓风眨眼迎面吹来,不及反应,便给卷了起来,口中不禁发出一声惊叫:“阿爹,救我!”

    “不好!”激战之中,断帅闻得儿子呼救,顿时分神,江晨也无意与他生死相见,当下横转剑锋,做最后一记碰撞,剧烈反震之下,各自向后崩退,战局拆分瞬间,断帅身形怒驰,半空之中,接住断浪,落在地上。

    还剑归鞘,断帅带着几分忌惮看向江晨,看向他手中的赤麟,一声轻哼,道:“江兄弟年纪轻轻,便有如此修为剑法,了不起!”

    他是江湖上自无名、剑圣之后最出彩的剑客,向来自傲的紧,如今这般说话,已是对江晨最大的夸赞,只因方才的交锋之中,他已然清楚,江晨虽说在境界上差他几分,但内功剑法,并不比他稍差,隐隐然更有一股庞大潜力,让他心惊,甚至,连对方手中所持之剑,也并不比他的火麟剑差。

    说起来,刚才方一交手,他已经发现,江晨手中的赤麟剑,与他的火麟剑极为相似,当然,这并非是指外形上的相似,而是剑的本质,那股充满魔性而且炙热邪异的剑力,宛若同出一源。

    “前辈缪赞了。”江晨还剑归鞘,笑着开口应声。不得不说,这一番交手,相较于断帅,他的体悟收获更大,隐约之间,对于风云世界的力量等阶,已然有了几分评估,更对自己的实力,有了明确的定位。

    在不进行生死相搏的前提下,他如今应该与南麟剑首断帅、北饮狂刀聂人王位处同一级别,虽然在当下的江湖之中已属顶峰,但若是放到十年乃至二十年后,只怕最多也就打个酱油,算是炮灰。

    当然了,世界不同,能量的等阶不同,哪怕同为第五阶的武者,不同的世界,实力也不相同,一如现在的江晨,在风云世界也就勉强算个中下游,但若是到了神雕侠侣之类的世界,足可成为纵横无敌的天下第一。

    事实上,哪怕有麒麟血加持的不朽魔身作为根基,江晨也没指望自己能一下子变得强大无比,成为天下无敌的至尊强者。所以,吊打帝释天,脚踩笑三笑,对于江晨来说,这还是一个遥远的梦想。

    “你的剑法修为,并不在我之下,谈何缪赞?”断帅不可置否道:“谦虚是好事情,但过分的谦虚就是虚伪。”

    “哈!”闻言,江晨不由得为之一愣,随即轻声笑道:“前辈这话,倒是显得我太过矫情了,今日之战,虽然未能分出胜败,但也足够尽兴,日后若有机会,我们再续今日之战,重分胜负。”

    “好。”断帅点了点头,转而却带着几分好奇出声问道:“江兄弟,不知你能否见告,你手中的赤麟剑可是与凌云窟中的火麒麟有所渊源?”

    “不错。”江晨笑着应声道:“正如前辈所言,我这赤麟剑乃是以凌云窟里火麒麟的鲜血淬炼铸就,方有现在威能。”

    “果然!”虽然早有预料,但断帅闻言,还是忍不住的为之心神一震,随即他苦笑道:“如此说来,江兄弟这柄赤麟剑倒是与我断家的火麟剑大有渊源。”

    “哦?”江晨笑着问道:“还请前辈详说。”

    “这件事若要详说,还得追溯到我断家先祖正贤公。”断帅带着几分自豪应声道:“当年家祖听闻火麒麟为害,便欲除此祸害,大战火麒麟于凌云窟内,后一剑削下它身上的一块鳞甲,火麒麟遭重创,逃入凌云窟深处不见踪影。家祖见火麒麟鳞甲刀枪不入、颇为神异,便嵌入自身宝剑之中,成此火麟剑。”

    说到这里,他不禁一声感叹:“家祖也没有想到,火麒麟的鳞甲竟然有如此奇效,可使得持剑之人功力大增,他进而参悟得出,火麒麟血肉定可使人脱胎换骨,功力更增百倍,可惜,后来他多次探索凌云窟,都未能再见火麒麟,乃至最后郁郁而终,为此,他留下家族遗训,要我断家之人除掉火麒麟,得其血,发扬断家。”

    闻得此言,江晨不禁暗中嗤笑,得其血发扬断家,恐怕你吞下火麒麟血液的时候,也就是你发疯之时!这一点,看聂家就知道了,若非聂英天纵奇才,创出冰心诀能够压制体内麒麟血的疯性,只怕聂家早就不存在了。

    再说自己,若非有不朽魔身和幽冥炼魂诀在,又得到了血菩提和聂家的冰心诀,只怕如今也早发疯了。可就算如此,他苦修一个多月,也不过将麒麟疯血初步炼化,想要完全功成,也不知还要花费多少时间。

    却在这时,听断帅又道:“江兄弟,你我论剑相交,虽是初识,也算朋友,不知你可愿将火麒麟的下落告知于我?”

    “这.......”江晨稍作迟疑,随即苦笑出声:“非是我不愿,而是我根本不知火麒麟的下落,那凌云窟中道路曲折迂回,没有半点规律可循,我也是偶然与之相遇,如今再想找到火麒麟,只怕不比登天容易。”

    断帅闻言,不禁大感失望,不过,他也知道江晨所言基本属实,所以也未加见怪,只是言语之间,难免带上了几分黯然失落:“如此,倒是可惜了。”

    可惜?可惜什么?难不成你还真想去跟火麒麟拼命?不是哥瞧不起你,就是两个你一起上,只怕也未必干得过火麒麟!忆起当日之战,江晨到现在还心有余悸,要不是诸多巧合,他此刻只怕早已成了麒麟粪便,但见断帅一副恨不能立刻遇上火麒麟的模样,他也不好出言打击,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

    “没能帮上前辈,实在抱歉,在下身上尚有要事,这便告辞了。”说话间,江晨伸手摸了摸断浪的头,笑道:“小断浪,好好练功,下次见面,我送你一份大礼。”说罢,也不等断帅出言挽留,他自猛然纵身,向着远处飞跃而去,转眼之间,便就消失在了断帅、断浪父子二人的视线之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