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第74章 月夜,艳遇

    又是晚夜,夜色如水,月色如梦。

    房间里,江晨正在修炼道法,根基既成,法力充沛,修道练法自然是水到渠成,虽然仅仅只是一天多的时间,但江晨在自己挑选的几样法术上的成就,已经超越了秋生文才,直追九叔。

    “嗯?”一声沉吟,江晨心中默默筹算:“以我对这几个法术的修炼成效,料想独自降服一个一般的鬼怪应该不成问题,先把第二个附属任务完成要紧。”

    失语,就是不能说话,一千天的时间,差不多有三年,虽然不短,但也绝对算不上多长,关键是无视轮回界限,也就是说,不管他进入几个轮回世界,只要在一千天的时限之内,他就必须持续的接受失语的惩罚。

    失语虽然不是什么严重的惩罚,但是,毋庸置疑的是,这会让他在之后的轮回世界里完成任务的难度大增。正是因此,刚刚才学有所成的他,才会如此着急的想要完成第二个附属任务。

    “砰!”

    蓦然间,夜幕之中,一道突如其来的声响传入了江晨的耳中,猛然将他从分神之中惊醒了过来:难不成,那个家伙破棺而出了么?当下,也顾不得此刻已是深夜,江晨连忙起身,推门而出。

    “师兄,你也来了?”刚刚来到停放棺材的房间,江晨正好迎面碰见了同样闻声前来的九叔。

    “有些不放心,我过来看看。”九叔应了一声,连忙上前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番任老太爷的棺材,好半响,他方才松了口气似的出声道:“没什么问题,看来是我们有些太过紧张了........”

    “哗啦!”

    九叔的话音还未落下,突然传来一阵响声,打破了义庄夜寂,九叔与江晨顿时吃了一惊,尤其当他们发现,声音的来源,赫然正是文才所在房间的时候。

    “不好!”吃惊之余,九叔和江晨连忙向着文才的房间跑去,然而,等他们推门而入的一刻,才发现自己不过是白担心了一场。

    房间内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只是熟睡中的文才不小心将床边的架子给踢翻了而已,此时此刻,他正抱着被子呼呼大睡。

    “唉……”九叔无奈的摇了摇头,上前小心翼翼的给文才掖了掖被角,这才松了一口气:“睡得跟猪似的……这种人最适合开义庄了!”

    江晨呵呵一笑,九叔的话语虽然听着满满都是埋怨,不过,何尝又不是他对自己徒弟的关切呢?秋生有他姑妈照应,文才虽然不见得会有什么大成就,但只要能够继承这个义庄,也可以混口饭吃。

    “看来是没事了。”九叔摇了摇头,打了个哈欠对江晨招呼道:“师弟,回去休息吧,别老顾着修炼,毕竟,修道练法,非一朝一夕之功,急不得的。”

    “是,师兄。”江晨应声回转,不过,他虽然听九叔的话没有接着修炼,却也没有听九叔的话乖乖休息,而是循着月光,离开了义庄。

    虽然这义庄是停灵、存放尸体的地方,但因为九叔早已设了阵法符箓,更供奉了各路神灵,所以,反而没有什么阴灵鬼怪滋扰,江晨想要做任务,还得寻个真有鬼怪出没的地方,否则,一直呆在义庄里,就算他道法再高十倍,遇不到鬼怪也是白搭。

    要寻鬼怪,自然不能够在人多的地方,毕竟,人多阳气重,鬼怪多属阴灵,很少有鬼怪会选择在人多的地方出没。

    当然了,很少不代表没有,但是,是凡能够在人多地方随意出没的,无疑都是高级的鬼怪,真要遇到了,远不是江晨整个入门没多久的菜鸟能够摆平的。所以,他只好往疏林小径上走,希望能够如愿遇到一个刚好可以被他收拾的鬼怪。

    今晚的月色很好,月光如水,透过树梢枝叶,稀稀疏疏的洒落下来,交织出一副如诗如画般的静谧夜色美景。

    江晨一时只觉心头宁静,寻幽探秘而行,不觉之间,竟来到了一处景色别致的小花园中,放眼看去,只见院落之中东一丛、西一簇,都是开的艳丽的锦绣花朵,假山溶洞、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好一处非凡所在。

    “咯咯.........”他正看得出神,突然,一阵宛若银铃般的清脆笑声传入耳中,透过几丛花树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一片花丛之中,月色中,一个年芳十八的貌美女子,着一身粉白衣裙,正在花间慢舞。

    美景,美人,交织如梦,此时此刻,饶是以江晨的心性,也不禁为之一阵失神,神台摇晃,魂魄动荡。

    “嗯?”不过,也仅仅只是一阵失神,很快,江晨就察觉到了不对,心念一动,默掐道诀,伴随着一阵神魂一阵刺痛,整个人随之醒过神来,紧接着,他的脸上便是忍不住的腾起了几分古怪的笑容:“来这里也有一段时日,从来不知道镇上还有这么个地方,这般遭遇,套句秋生的话来说,要不就是做梦,要不就是遇见鬼了,看来,不管怎么算,都是后一种的可能性更大........”

    “哎呀!”就在这个时候,只见那个花间慢舞的白衣女子一声痛呼,整个人随之跌倒在了花丛之中。

    “我该说,果然如我所料吗?那么,这个时候,似乎是该我登场的时候了。”江晨一声轻笑,随即连忙从花树之后快步走出,上前扶起那白衣女子,口中急忙出声道:“姑娘,你怎么了?”

    “啊?!”白衣女子先是一惊,待见了江晨,脸上羞涩一笑,口中吟吟应道:“公子,我好像脚崴了。”

    “我帮你看看。”江晨满脸微笑着蹲下身子,随即满含关怀的伸出手来,轻轻一触白衣女子的脚踝。

    “疼!”白衣女子一声轻哼,脸上满是痛苦神色,双眸之中隐隐有泪光浮现,此情此景,当真是我见犹怜。

    “我帮你揉揉。”江晨尽显怜香惜玉的风范,连忙帮着白衣女子轻轻揉了揉脚踝,就在这时,忽来一阵夜风,风中暗送凉意,江晨心中暗笑,脸上却一脸关怀的道:“姑娘,夜晚天凉,我送你回房休息吧。”

    “这.......”白衣女子稍作犹豫,方才轻咬嘴唇应道:“那就劳烦公子了。”

    “不烦,不烦。”江晨笑着将白衣女子从地上扶起,送她进入房内,让她在闺房床沿之上坐下,然后便自后退,在桌旁的圆凳上落座。

    白衣女子带着几分羞涩道:“小女子董小玉,今晚多亏公子出手相助,大恩不言谢,还请公子赐告名讳。”

    “在下江晨。”笑着应了一声,江晨忽道:“不知为什么,我纵觉得与姑娘似乎有些似曾相识。”

    “哦?是吗?”董小玉轻声笑道:“不知江公子觉得,我到底与公子所识何人长得这般相似?”

    “一个死人。”看着对方忽然变化的脸色,江晨随即笑着应声道:“而且,她的名字,也叫董小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