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3章 郭襄带我骑大马

    风雪中,大头鬼抓着江晨和郭襄的手腕,快速向前纵跃,他所使的轻身功夫与寻常的轻功身法大不相同,却如一只大青蛙般,一跃跟着一跃的向前,身子虽矮,每一下纵跃都是出去了老远。

    江晨和郭襄手腕被他拉着,有如被箍在一只铁圈之中,彻骨生疼,郭襄心中更是怦怦乱跳,不知大头鬼要拉自己到甚么地方,她自幼得郭靖和黄蓉亲传,武功已颇有此根底,但初时纵跃还可以跟得上大头鬼,到得后来,也只能跟江晨一样,全仗他一拉一提,方得和他同起同落。

    这般跃出里许,山后突然有人说道:“大头鬼,怎地来得这般迟?哈哈,还带着个好美貌的女娃儿和一个小后生!”

    大头鬼道:“她是郭靖、黄蓉的女儿,还有这个小子也不知道是哪冒出来的,说是想要见见神雕侠,我便带了他们来。”

    那人一愣,还未开口。山后另一人阴声阴气的道:“快三更天啦,赶紧上路!”只听得蹄声杂沓,山背后转出数十匹马来。

    这时大雪兀自下个不停,地下白雪反光之中,江晨见数十匹马上高高矮矮的一共骑着九人,倒有大半数的马匹鞍上无人。大头鬼过去牵过三匹马来,将两匹马的缰绳交给了江晨和郭襄,自己骑上了一匹,喝道:“快上马!”

    郭襄身轻如燕,轻轻一跃便就翻身上了马背,江晨却带着几分害怕懦懦的道:“我......我不会骑马。”

    “什么?!”闻言,大头鬼不由得怒眼圆睁。

    “叔叔你别吓他,我身子轻,可以带着他。”郭襄眼见大头鬼似要发怒,连忙伸出手来,对江晨道:“大哥哥,你上来吧,我带着你。”

    “哦。”江晨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伸出手来,借着郭襄的拉扯之力,翻上了马背,一颗心,砰砰的跳个不停:

    “我的要乖乖,真是没有想到,竟然能够跟郭襄小女神同乘一匹马!”

    好在,到底是成年人,江晨的自制力还算不错,他双手紧紧抓着马鞍边上的手环,倒是没有作死的去抱前面的郭襄,否则,就算是江湖儿女形式不拘小节,恐怕事后他也要有大麻烦。

    “走罢。”见状,大头鬼一声呼哨,随之,十数匹马呼喇喇的便向西北方奔驰而去。

    看那九个人,其中两个是女子,一个老态龙钟,是个老妇,另一个穿大红衣裙,全身如火一般红,在雪地中显得甚是刺眼,其余七人的面目暂时却瞧不清楚。

    转眼之间,已驰出十余里,当先一人“得儿”一声叫,十数匹马一齐停了下来。当先那人纵马驰上一个小丘,回过马来。江晨和郭襄两人一见他的形貌合,又是吃惊,又是好笑,原来这人也是个矮子,坐在马背上的上身也不过两尺,胡子却有三尺来长,垂过马腹,满脸皱纹,双眉紧锁,生相愁苦不堪。

    只听他说道:“此去倒马坪已不到三下里路,江湖上多说那神雕侠武功实在了得,咱们先行计议一下,可不能折了西山一窟鬼的锐气。”

    那老妇道:“大哥,这人一出手便制住了七弟,想是手脚十分灵便,武功也有点邪门。咱们倚多为胜,你带头,我和五弟从旁相助,以三对一,一上去便宰了他,绝不容他施展功夫。”

    那长须老翁低头沉思片刻,抬起头来,说道:“这神雕侠名头甚大,十余年来栽在他手下的人着实不少,料来必有惊人艺业。今日这一战实是非同小可。我和二妹正面突击,三弟四弟近身搏击,攻他下盘,五弟六弟从后突击,七弟八弟以长兵器在外侧游斗,扰乱他心神,九妹发射暗器,十弟施放毒雾。西山一窟鬼结拜以来,从没十人齐上动手,今日是第一次,倘若再宰他不了,教咱们个个自假鬼变成真鬼!”

    大头鬼道:“大哥,咱们十人打他一人,胜之不武,倘若传扬了出去,也教江湖上好汉笑话。”

    那老妇道:“咱们把神雕侠宰了,除了这两个小娃儿,今晚之事还有谁人知道?”一言甫毕,手臂微扬。大头鬼左袖急挥,挡在江晨、郭襄两人身前,跟着从衣袖上拈起两枚细针,说道:“二姊,这两个小娃娃是我带来的,不能伤她性命。”回头对江晨和郭襄道:“小伙子,小姑娘,你们若是要去见神雕侠,今晚之事切不可对任何人说起,否则你们还是快快回去罢,免得丢了性命。”

    “一定一定。”江晨连忙应声,郭襄却是又惊又怒,心道:“这老太婆出手好生阴毒,若非矮叔叔相救,我们已给她这无影无踪、无声无息的细针刺死。”于是说道:“我不说就是。”跟着又补上一句:“你们有十兄弟,难道他就没帮手么?”

    大头鬼闻言哈哈大笑,说道:“神雕侠出没江湖十余年,没听说他有甚么帮手。倒是有一头不会说话的大鸟相伴。”说着一提马缰,大声喝道:“走罢!”众人奔了一阵,他复又回头对江晨和郭襄道:“待会儿动手之时,你们两个莫离开我的身边。”两人连忙点头,知道这西山一窟鬼多事心狠手辣之辈,大头鬼既然有心照护,自是最好不过。

    正行之间,前面黑沉沉的一座大树林中忽然传出几声虎吼,几匹马惊嘶起来,有的站定不动,有的转头想逃。那瘦长汉子马鞭连挥,当先冲进树林。那老妇骂道:“不中用的畜生,还怕小野猫吃了你们么?”马群被众人一阵驱赶,都奔入了树林。众人驰出数十丈,忽听得前面一人厉声喝道:“甚么人胆大妄为,深夜中擅闯万兽山庄?”

    西山一窟鬼一齐勒马,只见当路站着一人,身旁各蹲着一头猛虎。马群听到双虎呜呜发威之声,又惊扰起来。长须老翁在马上一拱手,说道:“西山一窟鬼道经贵地,没登门拜访,乞恕无礼。”

    对面那人哦了一声,道:“是西山一窟鬼么?阁下是长须鬼樊爷了?”

    长须老翁道:“正是。我们有要事赶赴倒马坪,回头再行上门谢罪。”他知万兽山庄的人物很不好惹,万兽山庄主人是兄弟五人,大哥白额山君史伯威、二哥管见子史仲猛、三哥金甲狮王史叔刚、四哥大力神史季强、最小一个便是眼前这八手仙猿史孟捷。五兄弟的祖先世代相传以驯兽为生,这五人都生具异禀,不但驯兽的本事出神入化,而且从猛兽纵跃扑击的行动之中悟得了武功的法门。史叔刚更是于二十余岁之时入山捕兽,得遇奇人,又学会了极精深的内功。

    回到家后,史叔刚又将所学武功转授兄弟,五人野兽越养越多,武功也越来越强。万兽山庄的名头渐渐扬于江湖,武林中人给他五兄弟取了个总外号,叫作“虎豹狮象猴”。五人之中,又以金甲狮王史叔刚超逸绝伦。此刻他们正要全力对付神雕侠,不愿旁生枝节,因此说话很是谦抑。

    只是,很可惜,长须鬼虽然有心谦让,但他的兄弟却不是省油的灯,群鬼中排行第八的丧门鬼和第十的笑脸鬼乘史孟捷和长须鬼说话之际,绕到他身后放起火来。

    火头刚蹿起,便听得丧门鬼和笑脸鬼失声惊叫,狂奔而回,气急败坏,神情惶惧已极:“老虎,有老虎!一百头,两百头……”

    就在这时,突然之间,众人眼前一花,一只小狗般的野兽从密林中钻了出来,瞬眼之间便奔到了林外,这野兽身子不大,四条腿极长,周身雪白,尾巴却是漆黑,猫不像猫,狗不像狗。

    “九尾灵狐出来啦!”史孟捷一声大喊,连忙飞身追出,随之,林后一声高呼,似虎啸而非虎啸,似狮吼而非狮吼,更如是一人纵声大叫,江晨与郭襄二人一听得这呼号,背上隐隐感到一阵寒意。这一声响过,四下里百兽齐吼,狮子、老虎、豹子、豺狼、大象、猿猴、猩猩……一时也分辨不清,跟着蹄声杂沓,千万头野兽从林中奔将出来。

    众人出得树林,眼前登时出现一片奇景,只见五个人各率一群野兽,在白雪铺盖的平原上分向五方急奔。这些野兽显是训练有素,互相并不撕打抓咬,成群结队,或东或西,奔跑得毫不杂乱。

    但九尾灵狐更是狡猾,三下两下便跑了个没影儿,史家五兄弟顿时大怒,驱赶群兽包围了西山一窟鬼,五人都身穿兽皮短袍,离开西山一窟鬼约四五丈站定,任然是史孟捷开口,但言语之间,却是满含愤怒杀意:“万兽山庄和西山一窟鬼向来没梁子,各位何以林中纵火,赶走了九尾灵狐?今日,少不得要让你们赔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