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机破星河

616.第610章 一脚碾碎(贺盟主随风灬而下)

    (为盟主“随风灬而下”加更奉上,晚上还有两章更新。)

    巨大的枪影上,一圈圈冰蓝色的能量气息自后向前开始浪涌。

    人们的视界之中已经完全被这巨大的虚影所占据。

    但这一切却是由下方那手持焰雨霜蓝的冰蓝色身影造成。

    极殊兵的手臂都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似有千钧之力重重压在机甲之上,让机体不堪重负的发出声响。

    这一刻谁都不知道,将长枪刺出去,已经是极殊兵力量的极限了。

    沐凡面前一片红色急闪的警示灯。

    舱体压力、能量过载、线路承载……

    几乎所有的传感器上发出的信号都提示这能量已经触及到机甲的极限了。

    “沐凡,将来要是能带着本大人回亚柯帝国,这武器你最少能换一个世袭侯爵,我想帝国那群科研疯子肯定会对这完全颠覆能量守恒定律的武器感兴趣的。”

    “那就等去了再说!!”

    双手套入肢体协同仪的沐凡怒吼道,现在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身体究竟承受了多么大的压力。

    这完全是比8倍重力场还要强大的压力。

    “给我破啊!!”

    右手猛地向前一送。

    天空之中那巨大的虚影夹杂着破灭一切的气息,贯穿而去。

    焰雨霜蓝依然握在手中,但是那巨型枪影已经向前破空疾行。

    沐凡看着机甲中除了引擎能量表之外开始渐渐恢复正常的仪表盘,心中一阵后怕。

    这巨大的枪影难道就是时间之潮吗?

    当时间之潮摆脱控制离开之后,能够造成什么后果,已经不是沐凡能够预料的了。

    他只是静静看着前方。

    能够做的,他都已经做了。

    剩下的,就是等着结果呈现在眼前。

    大地战垒的两枚重型霰弹已经从背后取出,但是却没有机会塞入枪膛之中了。

    欧格登眼中露出绝望而凶狠的眼神。

    橙黄色的重型机甲将手中的特型霰发枪竖起挡在胸前。

    自己的七层复合装甲,将是最后的抵抗。

    “你是绝对不可能突破我的防御的,绝对不可能,一定不可能!”

    巨型枪影向前一刺,将大地战垒的身影瞬间吞噬其中,然后透体而过。

    枪影依然是那道枪影,机甲依然是那台玩好无缺的机甲。

    这时人们似乎才反应过来。

    对啊,这只是一个虚影。

    这不会是那种类似镜像投射的庞大虚影发生器吧?

    自以为看破一切的观众对特殊席上的机甲协会高阶机师却没有丝毫影响。

    格雷戈里的位置过于独特以至于旁人看不到他的神色。

    奈登双手合十将鼻子笼罩,他的眼中发出锐利的光芒,喃喃的自语道:

    “这不是虚影,这是具现化的能量潮,那把武器竟然拥有宇宙中罕见的能量共振器……而且这种已经实质化的能量潮,怎么可能透体而入不产生任何破坏?真是太天真了……”

    他的眼睛紧紧盯着下方大地战垒的外装甲。

    人们还在热烈的讨论中,突然发现那巨大的枪尖虚影刚刚透体而过的瞬间过后,有一抹红色开始从橙黄色的机甲胸前亮起。

    当那飞龙枪刃连同之后的炽红枪身去势不减的经过时。

    橙黄色的机甲整台已经如同刚从炼钢炉里取出的铁块。

    那是一种燃烧起来的通红。

    那是人们只需把烙铁加热过后就能看到的通红。

    而现在,那台巨大的机甲,空载自重超过四十吨的重型机甲就在他们眼皮底下,一瞬间被烧的通红,机甲的外壳甚至都开始有铁水向下滴落……

    那些先前还在发声讨论者虚影只是样子货的观众们集体闭上了嘴巴。

    超过五百米的枪影上气息仍在一圈圈的涌动,这五百米从大地战垒身上依次掠过。

    很快那冰蓝色的枪身下端开始经过机体。

    人们看到大地战垒身上铁水四溢,已经熔化成了一个站立的铁疙瘩。

    但是当那冰蓝色一闪而过时……

    机体熊熊燃烧的火焰还未熄灭,一股极致的冰寒扫过,万物冻结。

    地面、机甲、火焰,尽数被冻结!

    一滴铁水刚刚从霰发枪上滴落还在半空之中就包裹上一层璀璨的冰晶,火红瞬间转为霜蓝,变成了一枚冰珠。

    当这晶莹的冰珠掉落在地面时。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碎裂如雾。

    巨大的枪影终于彻底掠过大地战垒,依旧在向前推进。

    地面先是沸腾如岩浆,冒出滚烫的气泡,下一秒这些气泡来不及破裂就被极度的深寒冻结在原地。

    地面犹如瞬间被定格的河流,时间在这一刻陷入了静止。

    巨型枪影就在人们呆滞震撼的目光中直接划过谷地,然后直接没入断崖。

    山迪的喉咙咽了咽,然干涩的说道:“该不会又要推掉一个赛场了吧……”

    说完这话下一秒他直接扇了自己一巴掌,脸上欲哭无泪。

    “让你嘴贱。”

    因为这一刻那片高原轰然炸开,如同火山喷发一般,滚烫的岩浆从中四射,然后再下一刻这所有的一切皆被冻为冰画。

    这奇异而震撼的场景如同自然伟力下的杰作。

    一道长度超过2公里的巨型冰冻带呈现在人们面前。

    这寒冷的气息也冻结了所有观众的感官,直到现在人们还沉浸在这华丽而绚烂的景色中。

    呼……

    终于结束了。

    观众这样认为,观察员们这样认为,主持人这样认为。

    金瑞斯拿起话筒,整理好语言眼中带着无比的惊艳,满腔激情的开口:“各位……”

    甚至连沐凡都这样认为。

    透过作战光幕看着眼前这一幕,看到那已经化为静止冰雕的大地战垒。

    沐凡低头轻轻笑了一声。

    这把武器着实是给他惊喜啊。

    保持前刺状态的极殊兵身形缓缓收起,手中的焰雨霜蓝依旧流光溢彩,机甲身形站直,极致美感的长枪在身前划过一道弧线,然后置于身侧。

    枪尖轻轻点地。

    炽烈的红与化为冰晶的地面发出一声清脆的碰撞声。

    极殊兵身体前倾准备迈步向前。

    然而这时,一道细微的裂纹从枪尖下方出现。

    咔,咔咔~

    这道裂纹仿佛一个信号在宣布某种现象的开始。

    那从谷地蔓延到高原之上的巨大冰冻带同时出现无数裂纹。

    这一瞬间,整个场地内沙沙作响。

    如同冬天结束,春天复苏的生命气息涌动。

    沐凡愕然的抬起了头。

    冉家托着下巴的双手缓缓放下。

    观众们一口气倒吸回腹中。

    ……

    他们看到了,当裂纹布满所有冰雕时,那宽广而绵长的冰冻带瞬间破碎。

    一片璀璨而绚烂的冰雾在他们眼前炸开。

    恒星的光辉下,那纷纷扬扬的冰雾粉末映射出五彩斑斓的光芒。

    那是彩虹的影子。

    当一阵凛冽的风吹过,冰雾漫天、纷纷扬扬。

    高原之上原本的冰冻带已然消失不见,剩下的是那触目惊心的巨大空洞。

    咚!咕噜噜~

    在极殊兵身前三十米处,一个半球形的物体掉落在地面,滴溜溜的滚动。

    那是大地战垒的头部,不知道为什么反而保留下来。

    至于机甲的其他部分,已经变为那纷纷扬扬的漫天雪雾了。

    极殊兵的脚终于还是抬起、落下。

    长枪滑动着地面,极殊兵一步步向前走去。

    咕噜噜~

    终于那滴溜溜旋转的半球形机甲头颅停稳在地面。

    极殊兵周身的冰焰已经消失不见,重新恢复了本身的黑色,这仅剩的机甲身影停下。

    然后低头看着脚下那黯淡无光的半球形头部,凝视了片刻,极殊兵又抬起头。

    这次它看向的是蓝都军武集团的观察台。

    在那里,唐纳修正背对着一群记者,站在最前方,眼神死死的盯着场中央。

    沐凡看到了唐纳修那惨白而阴沉的脸色。

    呵呵~

    一抹灿烂的笑容从少年脸上浮起。

    极殊兵重新低下头,一只脚高高抬起,重重落下。

    脚掌深深陷入大地之中。

    半球形的机甲头颅直接被一脚……碾碎!

    “砰!”

    唐纳修手中的水杯被瞬间捏炸。

    所有的玻璃残渣被那苍白的不正常的手掌死死握住。

    鲜红的血液从指缝中流出,透明的保护罩上,映出的是唐纳修狰狞而恐怖的脸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