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第311章 丫头越来越厉害了

    “《我心未醉》不敌《时间都去哪儿了》,房贤挑战落败!”——燕京晚报

    “房贤二次挑战‘时光’主题,大舒欣然应战”——娱乐观察

    “大舒、房贤‘时光’大战愈演愈烈,董存德、齐凡加入战局”——娱乐在线

    “四大天才青年音乐制作人齐聚‘时光’大赛,八一八谁最强?”——八卦论坛

    “八天时间八首歌,专业音乐人称‘纯属胡闹’!”——音乐资讯

    “大舒、房贤、董存德、齐凡,四位音乐制作人究竟谁将获胜?”——搜猫网投票调查

    “……”

    一晚上时间过去,许许多多的报纸、网站上,关于《时间都去哪儿了》的社会性探讨依旧还在继续着,而舒泓明、房贤、董存德、齐凡四人“以歌会友”的新闻,却也很快热遍了网络和纸媒。诸多媒体从各方面进行着报道,又给“时光”主题大赛添了一把火。

    当然,这四个人名中,忽然加入的齐凡,无疑要比董存德更加吸引人的眼球。

    在神通广大的媒体记者挖掘下,关于齐凡所有信息没过多久就被全部曝光出来,然后许许多多的歌迷粉丝也才想了起来,齐凡就是三年前以一首《海鸥》获得皇室征歌银奖的天才音乐制作人!

    不过,纵然是有一首金曲撑场面,年纪最轻、名气最弱的齐凡,无疑是收到质疑声最多的那个。

    有不少网友、歌迷都纷纷调侃,这齐凡,其实就是个滥竽充数的。只要等正式的作品一上传,肯定就得露馅儿了……

    ……

    舒米工作室,舒泓明的办公室里面。

    舒泓明坐在电脑前,认认真真地检查着自己准备的四首“时光”主题歌曲的词曲,免得出错。

    关于“时光”这个主题,虽说是小类,但真的只是与“时光”有关系的歌曲,其实不在少数。

    舒泓明决定的选歌中,用来宣传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的主题歌《那些年》,可以算作一首。

    《那些年》这首歌,可以说是在缅怀自己的青春,也可以说是祭奠自己青涩的爱情,也可以说是在感慨年少的美好时光,那种懵懂年少的自己。

    这首歌,舒泓明原本等到《那些年》影片拍摄结束,前期宣传的时候拿出来预热的,不过现在既然有房贤、董存德、齐凡他们帮着一起炒作,那提前拿出来也没什么——反正《那些年》的开机新闻发布会就定在七月二号,这也算是一种不弱的宣传了。

    除了《那些年》之外,舒泓明选定的三首歌,分别是罗大右的《光阴的故事》、朴树的《那些花儿》以及王争的《我们都是好孩子》。

    四首歌,其中《那些年》、《光阴的故事》,舒泓明打算自己唱,至于《那些花儿》和《我们都是好孩子》,则让大米来唱。

    之所以选《我们都是好孩子》这首歌,是因为舒泓明有心用这首歌做《那些年》某些镜头的插曲;这首歌和《那些年》一样,都带有怀念年少时光的意思,用在《那些年》电影中也算合适。

    当然,除了这四首歌外,和“时光”有关的歌曲还有不少,不过毕竟只有四首,筛选不来。

    认真地把四首歌词曲又检查了一遍后,舒泓明先把《我们都是好孩子》打印了出来,向着录音棚走去。

    录音棚里面,喀秋莎、刘默然、小胡、小贾他们都已经在等着,看到舒泓明后,连忙站起身来,主动打招呼道:“大舒老师。”

    舒泓明微微一笑,然后点头客套道:“嗯,这几天恐怕的麻烦大家,和我一起加加班了。”

    “大舒老师您客气了,我们都是工作室的人,当然责无旁贷。”喀秋莎回答着,其他几个人脸上,也都带点斗志昂然的兴奋。

    舒泓明、房贤、董存德、齐凡四个人昨晚在微~博的对话,他们可都看到了。舒泓明与其他这三位之争,代表的可是工作室的荣誉。他们身为工作室的人,自然得出一份力。

    舒泓明又客套了几句,然后把自己刚刚打印出来的《我们都是好孩子》的词曲、编曲交给了小贾、喀秋莎、刘默然他们:“今天咱们赶工一天,先合力把《我们都是好孩子》的伴奏做出来,明天简单修一下,哪怕粗糙点儿也无所谓,以后再做精致版吧!”

    两天时间要想把一首歌的伴奏做到完美,本来就不太可能。

    别说是舒泓明的舒米工作室了,哪怕是房贤、董存德他们背后的天利唱片、梦想音乐也不见得能行。当然,如果房贤、董存德都是提前准备好了“时光”主题新歌,那舒泓明无话可说。

    喀秋莎、刘默然、小贾他们把《我们都是好孩子》的词曲接了过去,都先简单地看了几分钟,然后才听喀秋莎道:“这首《我们都是好孩子》,应该是一首女性视觉的歌吧?这首歌让大米来唱?”

    喀秋莎在说话的时候,心里面已经把《我们都是好孩子》简单地哼唱了一下,心中给出了评价,一首精品之作。

    不过,因为她这段时间跟着舒泓明忙活着,在录音棚里面录制的,都是《我愿意》、《美丽的神话》、《我只在乎你》、《时间都去哪儿了》这些金曲,所以看到这首精品,都没什么反应了……

    其实,刘默然、小贾他们心里面的感觉,也差不多。

    至于舒泓明这次拿出的《我们都是好孩子》只是一首精品,他们也没觉得有多意外的。

    舒泓明他们这次比的是八天四首歌,要是舒泓明还能再拿出四首金曲来,他们大概只能称呼舒泓明为“妖孽”了。

    “没错。”舒泓明微笑着点了点头,“第一首歌,还是让大米来吧。这种细腻、青春的情感风格,大米之前唱过不少类似的,找起感觉来也相对容易一些……”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然后才又听刘默然问道:“对了,大舒老师,大米呢?”

    “大米她上午有一门考试,等考完了就过来。”舒泓明随口说着,坐在了电脑前。

    喀秋莎他们顿时不再问了——现在是学期末,大米忙着考试的事情,他们都知道。这样一来,大米熟悉这首歌的时间,又会更少一些了。不过嘛,以自家“老板娘”的妖孽天赋,一天时间熟悉一首歌,唱出个大概味道来,貌似问题不大。

    几个人拿着曲谱,各自坐下,先拿着纸笔写写画画,做着一些准备,小贾、小胡他们顺便猜测起了房贤、董存德、齐凡三人准备的新歌,说着说着,小胡忽然开口道:“对了,大舒老师,房贤、董存德他们两个,我们都知道。那个齐凡,他真的又那么厉害?”

    舒泓明愣了一下,手指头依旧在键盘上敲动着:“董存德写出第一首金曲的时候是在二十三岁;房贤写出的第一首金曲就是《我心未醉》,今年他三十岁;我是在去年,二十六岁;而齐凡的《海鸥》,却是他在二十岁时的作品,你说呢?”

    对于齐凡这个人,舒泓明心中可没有多少轻视。

    齐凡本身就是一个拥有绝对乐感的天才,在皇家音乐学院求学期间就写出了《海鸥》这首金曲。后来,他拜师整个皇家音乐学院要求最严格的王兰兰,如今出师,实力怕是更强了。

    而且,齐凡还能得雪樱公主看重,又怎么可能差得了?

    小胡吐了吐舌头,几个人又聊了几句,终于各司其职,开始忙碌了起来。

    不觉之中,几个小时已经过去。

    忽然间,只见录音棚的门打开,一身清凉、素白色长裙的大米走了进来,径自走到了舒泓明的身后,一双洁白的手臂环绕到了舒泓明的脖子上,美丽的大眼盯着舒泓明跟前的电脑。

    舒泓明摘下耳机,两手抓着大米的双手,微笑着问道:“回来了?考得怎么样?”

    “嗯。”大米点了点头,扭头一看其他忙碌中的人,撇了撇嘴,轻声说道,“应该还行吧?估计应该能过……”

    说话的时候,大米拿起了舒泓明跟前的乐谱,开口问道:“这就是新歌?《我们都是好孩子》,这首歌谁唱?”

    “你唱。”

    舒泓明回答了一句,大米立刻两眼一亮,盯着词曲看了一会儿,然后开口道:“我先去你办公室里面哼上两遍,一会儿吃饭的时候你去找我。”

    “好。”舒泓明点了点头,看着大米离开,又忙碌了一会儿,时间到了十一点半,陈水晶伸手敲了敲门,提醒舒泓明他们到饭点儿了。

    舒泓明答应了一声,走到门外,接过了陈水晶递过来的两个保温饭盒还有一个盒饭,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里面。

    办公室里,大米很没形象地躺在沙发上,看到舒泓明后,慢悠悠地坐了起来。

    舒泓明把两个保温饭盒放在桌子上打开,又把盒饭里的小菜凉拌猪皮摊开,递给了大米一双筷子,大米瞅了一眼饭盒里的菜,立刻挑出里面的肥肉,往舒泓明的饭盒里放:“你们伴奏做的怎么样了?”

    “做了个开头,估计鼓捣完得在晚上了。”舒泓明随口说了一句,然后扭头问大米道,“这首歌找到感觉了没有?”

    “当然找到了。”大米立刻回答,然后嘀咕道,“这首歌挺简单的,没什么难度。”

    “简单?”舒泓明愣了一下。

    大米把筷子往饭盒上一放,伸手在舒泓明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开口道:“听着!”

    然后,大米在“嗯嗯”了两声后,展开歌喉:

    “推开窗看天边白色的鸟

    想起你薄荷味的笑

    那时你在操场上奔跑……”

    舒泓明只听大米唱了几句,就两眼一亮——好吧,大米这丫头真的越来越厉害了。

    这才多长时间,居然就唱出了八九分味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