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第166章 回归的粉丝

    在两个士兵的看管下,舒泓明走下了发言台。

    也就在这时候,音控室后台方向,大米、佳佳、刘慧敏、慕春晓、乔娜娜还有音控室的那个中年男人也在两个士兵的带领下,走到了会场这里,被带到了舒泓明身前。

    几个人“会合”,大米立刻无奈地向着舒泓明吐了吐舌头,小声道:“大舒……”

    他们现在都被士兵给暂时看管起来了,接下来是不是该被警察带走了?这次大家好像都要不好过了。

    不过……

    大米扭头看看依旧还在失声痛哭的莉莉娅,颇为无奈地笑了笑——为了“该死”的莉莉娅,这一切都值得了!

    舒泓明微微一笑,伸手在大米的脸上捏了一把,微笑道:“没事的,不用担心。也不是多大点事情,只不过就是唱了首歌而已。不管最后怎么样,都有我在呢!”

    电视台摄像机的镜头正好拍下了舒泓明捏大米脸蛋的一幕,然后直播给了全国,顿时又伤了不知多少单身狗的心。

    这特么都什么时候了,这俩货还不忘秀恩爱?

    “嗯。”大米自然而然地站在了舒泓明身旁,和舒泓明手牵着手。

    舒泓明笑着安慰了一下跟前几个冲动的丫头,然后才向着那个管着音控室的中年男人道:“真是抱歉,这次可能要连累您了!”

    中年男人一脸的无所谓:“没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重新找一个工作就是了。我的战友很多,相信他们都会帮我的。”

    顿了顿,中年男人又说道:“我平时不看综艺,也不关注任何娱乐新闻,没有认出你是在音乐方面赫赫有名的天才。如果你要是想感谢我的话,那就麻烦你写一首歌,来反对一切战争吧!”

    中年男人说话的时候,目光落到阿里克赛遗体旁,那些还在哭泣中的女装士兵身上:“……帝国的的年轻小伙子们,不应该继续在战场上流血、牺牲了……”

    舒泓明愣了一下,然后认真地点了点头:“好,我会写的。”

    舒泓明和中年男人说着话,大米她们几个小女生也凑在一起,担心地聊着天:

    “咱们这次到底闯了多大的祸啊?不会被判刑吧?”

    “应该不至于。不过,估计得拘留了……”

    “我只请了五天假啊……”

    “都是因为莉莉娅,等她好了,非得让她请咱们吃大餐!”

    “我以前都没进过警察局,去了里面会不会挨打啊?”

    “……”

    会场门口,韩世国、马克西姆向着会场内做了个挥手的动作,然后一起戴上帽子,走出了告别仪式会场。

    同时,旁边一个军官走了过来,挥手示意,让周围看着舒泓明他们的士兵退开,然后向着舒泓明一敬礼:“谢谢您的这首歌,大舒老师!”

    舒泓明微笑着颔首,周围的士兵也向着舒泓明敬礼。

    “好了,接下来,告别仪式继续。大舒老师,还有诸位,去陪着你们的朋友吧。”军官微笑着错开身体。

    “我们……都没事吗?”大米惊讶问。

    他们难道不会因为扰乱会场秩序,被带去警察局吗?

    军官认真地点了点头:“你们都是值得尊重的,当然没事。”

    大米、佳佳、乔娜娜她们五个一脸欣喜,然后一同小跑着,向着莉莉娅的位置而去。

    ……

    会场内,哀乐声依旧,但因为舒泓明的一首歌,哭泣声、哭泣中的人,却比之前要多了许多。

    悲恸的场景,通过直播,传到了大宁帝国的每个角落。

    帝国皇宫内,韩昌盛看着电视上的画面,开口问道:“刚才那个唱歌的年轻,叫什么名字?”

    “他叫舒泓明。”韩雪樱立刻回答,“不过大家都叫他大舒。他是人民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硕士毕业生,原本在京音学院教古文鉴赏,现在自己组建了一个工作室,从事娱乐方面的事业……他旁边那个是大米,他的女朋友。奶奶现在很喜欢的那首《半壶纱》,就是大舒作词作曲、大米唱的。”

    “嗯。”韩昌盛点了点头,“一个不错的年轻人。”

    ……

    同一时间,看过直播中舒泓明唱歌的粉丝们,一个个开始在网络上闹腾起来。

    舒泓明、大米退赛之后,他们这些铁杆粉丝被很多人嘲讽,受了不少气,心中那叫个不爽啊!

    两天前,舒泓明一首《白桦林》唤醒莉莉娅,本来值得大吹大捧,但却还是被不少媒体质疑《白桦林》是假的,根本没有这回事。现在,舒泓明、大米在这次的葬礼直播上现身,而且大舒还唱了一首新歌,直接唱哭了全场。这下子,看谁还敢唱反调!

    这次的唱哭全场,可不是作假,而是真正的全场——整个会场的人,都在哭啊!

    “哈哈哈!是谁说大舒江郎才尽,去俄罗斯省躲着去了?@柯洋,@王可,@麻花新闻,@H易新闻,你们要是耳朵没聋,肯定都能听到这首歌吧?这样的歌,谁敢说江郎才尽?”

    “大舒的这首新歌真心写得不错啊!这两天心情不大好,听了大舒唱的歌以后,哭了一场,心里面却也舒服多了。”

    “‘不一样的血肉之躯在痛苦快乐面前,我们都是平起平坐’,刚才看直播,听大舒唱歌前说的那些话,大舒应该是继续用这首歌安慰大米的那个闺蜜吧?战争总会给人带来伤痛,逝者已矣,活着的人,一定要坚强起来。”

    “‘别人的遗憾当中看到自己犯过的错’,希望莉莉娅能够醒悟,不会继续做傻事。”

    “当过兵,也有战友牺牲过,所以看着告别仪式就想哭,尤其是阿里克赛的战友女装抬灵的时候。听到大叔唱歌的时候,就彻底撑不住了。”

    “有谁曾经要死要活,想像连呼吸也很难过……昨天刚刚失恋,曾告诉自己要坚强,不能因为那个人流泪,但听着这首歌,却忍不住哭了出来。不过哭就哭吧,哭过以后,一切雨过天晴,我也要重新来过了。”

    “大舒、大米你们够了!果然现在又要用你们的朋友炒作了?你们到底有没有良心啊?”

    “楼上傻~逼狗,赶紧滚!另外,这首歌有那么好吗?你们一个个都哭了,我怎么听了一点感觉都没有?相较而言,我还是喜欢大舒唱的《同桌的你》、《棉花糖》、《烟花易冷》。”

    “@楼上的,你肯定年纪不大吧?这首歌,年纪不大、没有经历,心境不同,所以才会听不太懂。等你有些人生阅历的时候,感觉就会不一样了。这首歌适合心塞、郁闷的时候来听,感觉很正。”

    “大舒今年才二十多岁吧?居然能写出这样的歌词来,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楼上,大舒虽然才二十多岁,但遭遇的事情,要比我们普通人多很多吧?大舒高中时就父母双亡,一直被坏学生欺负,考上大学以后一个人在燕京闯荡,孤苦无依,饱经人情冷暖,一般人不能比的。”

    “楼上正解。”

    “当初大舒、大米退赛的时候,简直伤心透了,也对他们失望透了,直接粉转路人。不过,今天听了这首歌,我又回来了,而且再也不会走了。”

    “是啊!现在再看看会场现场,他们真是太冲动了点儿,不过也是真性情啊!告别仪式那种场合,还有韩世国亲王、马克西姆省长在场,居然敢把哀乐换成伴奏,唱一首歌,就是为了让大米的朋友不要继续做傻事……就凭这一点,我从今以后,就是大舒、大米的铁粉了!”

    “他们当初因为朋友退赛,我还骂过他们傻~逼,现在看来,我才是傻~逼。很难想象,以他们现在的身份,会做出这么傻缺的事儿,我的朋友里,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么冲动的家伙……”

    “曾经粉转黑的渣渣回来报道,另外关心地问一下,他们在会场捣乱,不会有事吧?”

    “看直播应该是没事了。要是有事,刚才就把他们带走了,哪里还会让他们继续留在会场?另外,我以后也是大舒、大米这两个傻缺的脑残粉了。”

    “身为一个理智的歌迷,本以为这辈子不会变成脑残粉。但看过今天大舒、大米的表现后,我要当一回脑残粉了。”

    “粉丝回来报道,再也不走了,一样的楼下排队!”

    “回来报道+1!”

    “报道+2!”

    “……”

    ……

    直播扔在继续,会场里面,告别仪式持续到十点半的时候终于结束。

    至于莉莉娅,也整整哭了一个小时,泪都哭干了,只剩下干嚎。

    阿里克赛的战友们抬着阿里克赛的遗体,重新送上了军卡,舒泓明他们也都各自上车,赶往选定的墓地。

    疲乏的莉莉娅在车上睡着,等到了阿里克赛选定的墓地后才醒来。

    下车以后,在看到墓地周围生长着的白桦树,还有在一颗白桦树前挖开墓坑后,莉莉娅踉踉跄跄地走到那颗白桦树前,呜呜咽咽地又流下泪来。

    “这是阿里克赛生前选定的地方。”阿里克赛的母亲轻声开口,“莉莉娅,你一定会坚强的,对吧。”

    莉莉娅重重地点着头。

    又是简单的告别仪式后,阿里克赛的棺材被送入墓坑里面,周围的人开始填土。

    莉莉娅忽然按掉了现场的哀乐,期待地看向舒泓明:“大舒,能请你再唱一遍那首《白桦林》吗?”

    舒泓明愣了一下,点了点头——莉莉娅这是想让《白桦林》当阿里克赛的送葬曲吧?

    周围也不知是谁送来了一把吉他,舒泓明弹奏着吉他,又唱起了《白桦林》。

    莉莉娅默默地站在墓坑旁,闭着双眼,流着眼泪,听着歌声。

    亲爱的,我会来陪你的,不过,或许得等到我白发苍苍了——

    因为,我的身旁还有很多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失去你的那种感觉,我感同身受,就不会让他们承受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