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第165章 我们与你《感同身受》

    大宁帝国皇宫。

    韩雪樱端端正正地坐在电视机前。

    她的身旁,是她的父母,大宁帝国的国王韩昌盛、国母江兰;还有王~储太子韩宇明、太子妃龙茹,亲王韩宇枫,小亲王韩霜奇等。

    今天,皇室的直系成员聚了不少人,本来热热闹闹的,结果到了两点的时候,韩昌盛却打开了俄罗斯省军事频道,要让所有的王室成员接受一下教育。

    大大的壁挂式液晶电视上,告别仪式会场内直播组的镜头来回切换着。

    忽然间,哀乐的声音消失,一个镜头又切换到了发言台的位置。

    在看到发言台位置旁站着的人后,韩雪樱、龙茹她们都愣了一下:“那是……大舒老师?他怎么跑发言台上去了?”

    同一时间,正在看着这个直播的人也都愣住了——

    舒泓明他为什么要冲到发言台上?他想要干什么?

    ……

    会场内。

    阿里克赛的遗体旁边,阿里克赛的父母垂着泪水,站在莉莉娅的身旁,开导着莉莉娅:

    “莉莉娅,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了阿里克赛的身上,我们都很伤心,非常痛苦。你的感受,我们都懂。不过,阿里克赛已经离开了,我们活着的人,就应该更加努力的生活下去。你要相信,如果阿里克赛知道你过得不好,他也不会开心的……”

    莉莉娅依旧一脸漠然,盯着棺材里阿里克赛的遗体——

    她的感受,真的会有人懂吗?

    其他人,怎么可能会懂?

    “……我们都知道,你现在很伤心。如果伤心的话,那就哭出来吧……”

    阿里克赛的母亲说着话,忽然间,周围的人都看向了发言台,他们也不由得望了过去。

    发言台上,舒泓明拿着话筒,开口道:“……在二十二天前,有一个坏消息传来。我们大宁帝国有三位士兵被武装分子虏获,其中有一名士兵,叫做阿里克赛。”

    莉莉娅听到声音,微微愣了一下——那是大舒的声音。

    “……阿里克赛有一个未婚妻,她在得知消息后,立刻赶回了莫斯科。”舒泓明回想着那天在游乐场接到的电话,“她在她的家乡莫斯科等待着阿里克赛的消息,每天担惊受怕,但是,在八天前,却有一个噩耗传来……”

    “……阿里克赛,牺牲了。”

    “……这是一种任何人都无法承受之痛。所以,在那时候,不管她做出什么样的事情、犯下什么样的错,我们都理解她。她身上正在承受着的痛苦,有的人经历过,有人的人正在经历着,有的人或许还未曾经历。但那一切,我们身边的人、熟悉的人、陌生的人,这个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能做到感同身受!”

    “……在这里,我希望她能够坚强、勇敢地面对这一切。毕竟,我们这么多人都与你感同身受,我们一直都站在你的身旁,始终陪伴着你……”

    阿里克赛的遗体旁,莉莉娅看着发言台上的舒泓明,依旧无动于衷。

    会场内,参加告别仪式的人看着舒泓明。发言台两侧,两个得到命令的士兵,已经准备上台,把舒泓明赶下台。

    舒泓明看了看莉莉娅,拿出手机,开口道:“放伴奏!”

    几乎在同时,会场内响起了歌曲伴奏声,舒泓明闭着眼睛,短短几秒钟的前奏过后,舒泓明对着话筒,张口唱道:

    “有谁流过眼泪,请说!”

    仅仅只是第一句,在“请说”两个字时,那忽然高昂起来的伴奏声,就如同是打到了在场许多人的灵魂深处似的,许多人都忍不住,“呜咽”一声,哭了出来。

    舒泓明没有理会耳边的哭声,继续唱道:

    “有谁没有哭过,请说!

    你怎么能挨过,如果那个是我,可能比你更失落!”

    歌声不断在真假音中切换,在舒泓明唱到“你怎么能挨过”时,会场内参加告别仪式的人,几乎有大半都哭了出来,三具牺牲士兵遗体前的亲人,更是哭得稀里哗啦。

    阿里克赛的遗体旁,他的亲人、朋友,那些本来还在坚持着不落泪的女装战友们,一个个地哭出声来,捂着脸扭转了头。

    是啊!现在的这种场面,他们都只是在死劲挨而已。他们现在的心中,谁没有悲伤?谁没有失落?

    会场外,那些自发来观礼的莫斯科市民,有的也流下泪来。电视机前,听到这里垂泪的也有一些。

    发言台旁,两个走到舒泓明身旁的士兵停了下来,泪光闪烁的时候,正准备抓住舒泓明,却见旁边的战友做着“不要”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

    电视台的直播组在看到会场的情况后,一个个都难以置信。刚才哀乐声中,哭出声的都没现在的一半多吧?

    一个年老的摄像师流着眼泪问道:“头儿?怎么办?”

    他听着这歌,也哭了。这首歌,真的是要唱哭全场的节奏啊!

    一个应该是直播组头头的人立刻道:“还能怎么办?继续直播啊!镜头给大舒老师多一些,其他几组镜头也来回切换,把所有哭的人,都给我直播出去!”

    今天的葬礼仪式直播,哭的人越多,收视率才能越高啊!

    发言台上,舒泓明唱到这里的时候,眼角也流下眼泪。

    他现在唱的这首歌,是前世歌手林尤嘉的《感同身受》。

    前世的时候,大米迫于经纪公司的压力,两个人分手,那段时间里,舒泓明听这首《感同身受》,听一遍、哭一遍,在这首歌中寻找着安慰,抚慰着自己……

    莉莉娅现在的那种心情,真的没人能理解吗?

    不!至少他舒泓明能懂。而且,就像是他唱出来的一样,他可能还会比莉莉娅更失落。

    舒泓明流着眼泪,继续唱着:

    “我想说,每个人都差不多

    不一样的血肉之躯在痛苦快乐面前

    我们都是平起平坐

    全世界的脉搏

    让我们用心抚摸

    别人的眼泪随时来自你和我的双眼

    有那么多人在寂寞,就没有人寂寞……”

    这一段副歌唱完,舒泓明慢慢抬头,看向阿里克赛尸体旁的莉莉娅。歌声中,莉莉娅这时候眼眶已经全红了,但还是强忍着没有哭出来。

    舒泓明缓缓开口道:“……莉莉娅,你看到了吗?你现在的感受,其实我们很多人都懂,所以……”

    “呜呜……哇呜呜……”舒泓明话还没说完,莉莉娅终于失声痛哭出来,双手捂着脸,仿佛没了全身的力气似的,软瘫在了地上,眼泪止不住地流着,“……阿里克赛,阿里克赛……”

    莉莉娅身旁,她的亲人、阿里克赛的亲人、林凡、张威、李强他们站在莉莉娅身旁。

    莉莉娅的母亲流着眼泪扶着莉莉娅:“……莉莉娅,哭吧。哭出来就舒服多了……”

    “阿里克赛、阿里克赛,为什么……”莉莉娅哭着喊着,叫着未婚夫的名字,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眼泪根本断不掉。

    发言台上,舒泓明看到莉莉娅的模样,心里面松了口气。

    既然哭出来了、发泄出来了,那之后再开导起来,就不会那么难了……

    电视机前,许许多多看着直播的观众们,有感触的垂泪、没感触的不屑,但却都被直播画面里所有人一起痛哭的一幕惊呆了,纷纷打着电话,让更多的人观察这个频道的直播。有舒泓明、大米的粉丝,更是到处说着舒泓明在告别仪式直播中唱哭所有人的事情。

    短暂的过门音乐结束,舒泓明又大声唱道:“有谁曾经要死要活,想像连呼吸也很难过!给我会怎么做,有同样的遭遇,是否有相同结果……别人的遗憾当中看到自己犯过的错……”

    舒泓明的歌声中饱含的深情,就如同有奇特的魔力一般,感染着会场内的每一个人。

    门口位置,韩世国亲王、马克西姆在强撑了一会儿后,也终于流下眼泪来,躲到角落里,静静地抹着眼泪。

    “那些折磨,是怎么样解脱。有人快乐,我们都会快乐。有人寂寞,谁还敢说寂寞……”

    最后的歌词唱完,会场内几乎每个人都在哭着。

    牺牲士兵的亲朋好友、战士、工作人员,没有一个脸上没带着泪水。那些死者的亲朋好友中,有好些个也像莉莉娅一样,哭得没个人形。

    舒泓明唱完了歌,站在舒泓明身旁的两个士兵才又靠近了一些,看住了舒泓明。

    舒泓明先把话筒插了回去,扭头对两个士兵道:“真是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说话的时候,舒泓明无奈地笑了笑。会场的人既然派士兵来抓他了,那他接下来说不定得来个看守所几日游了。

    两个士兵却认真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舒泓明这么做的目的,他们已经看出来了。

    身为军人,他们对“军属”莉莉娅的事情,当然要更为关注。

    他们知道,舒泓明这是在阻止莉莉娅某些不好的念头。对此,他们只有感谢!

    哪怕舒泓明现在严重扰乱了告别仪式的现场。

    角落里,马克西姆擦掉了脸上的泪水:“这个年轻人,简直太不像话了!这严重扰乱了会场的秩序,先抓起来吧……”

    “抓什么抓?”韩世国微微摇头,起身道,“他也不过就是唱了一首歌罢了。他唱得不错,做的也没错。”

    顿了顿,韩世国又扭头对身旁的秘书道:“他叫什么大舒,是吧?把他给我记下来,以后贵族管委会收到他的封爵提名时,记得告诉我一声,他是个很不错的年轻人。”

    秘书连忙点头:“是。”

    旁边的人,包括马克西姆在内,都有些惊讶。

    韩世国是大宁帝国贵族管委会的常任委员之一,一直都反对娱乐人员封爵、成为贵族。

    之前的所有提名,他都投的反对票!

    现在,韩世国的态度,要因为舒泓明的这首歌而改变了吗?

    PS:这首歌名气不算大,不过确实好听。尤其是有心事的时候,很容易把人听哭……听说现场版更好,然而无缘一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