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第164章 把他给我轰下来!

    燕京时间,下午两点钟。

    人民大学,学生会的小礼堂里面,已经密密麻麻地坐了不少人。

    这个小礼堂,是学生会平时开会、活动的专用礼堂,一共有三百五十个座位。

    今天,在小礼堂上,悬挂着“纪念死去战士”、“反对战争”的横幅,大大的液晶屏幕上,显示的是俄罗斯省军事频道的台标。

    最前排的位置上,黄玉大大地张大着嘴巴,打了个哈欠,顺势靠在了旁边大胸~女的怀里,头还来回晃动了两下:“好困啊!下午没课,本来打算要睡觉的,我为什么要被你们拉来接受反战教育啊……就看那三个被杀战士的葬礼,有什么意义啊?”

    “因为昨天请你吃饭的时候,你答应我了!”大胸~女小月月推了黄玉一把,“还有,别靠在我胸上,多难看?”

    “为什么不?”黄玉一副“我靠着有理”的架势,“每次靠在你胸上,都有一种回到妈妈怀抱的感觉。”

    “那你怎么不喊我‘妈’啊?”小月月气得要命。

    “你让我吃一口我就喊……”

    黄玉继续臭贫着,话刚说完,就被旁边同样没精打采的同寝室室友揪了起来,伸手指了指身后:“咱们后面坐了几个男生。”

    黄玉瞬间老实了,同时,液晶屏幕上,开始了正式转播。

    小礼堂四周的音响里,飘荡着转播现场的哀乐,还有一个节目女记者在现场的解说:“现在,阿里克赛等三位死在武装分子手中的士兵的遗体就在这三辆车上。接下来,将由他们的战友为他们抬灵,抬入后面的告别仪式会场。”

    “……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战友已经从车上走了下来……呃……”

    大大的液晶屏幕上,本来在解说着的现场女记者忽然说不出话来。画面中,其中一辆装载着遗体的车子上,一个接着一个的女装打扮士兵从车上跳了下来,整齐地战列在车后面,每个人的脸上都画着浓浓的妆,但偏偏一脸庄重和肃穆。

    “我勒个去!那是什么啊?”

    “刚才那女记者说,这些人是士兵?找乐呢吧?哪有这样子的士兵。”

    “这不是士兵,是变态吧?”

    “……”

    小礼堂里面,嘈杂声一片,都在讨论着大屏幕上的画面。

    最前排,黄玉伸手捅了捅小月月:“小月月,这就是你要让咱们宿舍接受的反战教育?口味儿挺重的嘛!”

    “去你的!”小月月老家就是俄罗斯的,知道俄罗斯绝对不会出现这情况,轻声开口道,“看他们的模样,肯定是士兵。打扮成这样子,一定是有原因的!”

    军卡车上,同样是女装打扮的六个士兵,抬着盖着大宁帝国国旗的棺材,踩着军卡后的铁质台阶,一步步地走了下来。

    摄像机一个接着一个的特写镜头拍摄着,落在了名字、棺材、每个抬灵者画着浓妆、却又庄重的脸上,女记者的声音也在这时候响起:

    “我们转播组人员刚才问过了会场,这些女装打扮的士兵,都是牺牲掉的战士阿里克赛的战友,他们当初曾相互许诺过,如果谁要是不幸牺牲在战场上,其他人都会、会穿着女装……为死者抬灵,参加……葬礼……”

    女记者说到最后的时候,语调已经有些哽咽。

    小礼堂内,嘈杂声仿佛瞬间消失不见,刹那变得静默起来。黄玉脸上也没有了那种嬉皮笑脸,神情格外认真。

    身着女装的抬灵者抬着棺材,走在通往会场的道路上。

    摄像机镜头从抬灵者的身上移开,拍摄着周围观礼群众的神情,他们手中举着的各种牌子,最后画面一转,落到了装载阿里克赛遗体的那辆军卡车后——

    一个守在车后、看年纪不过刚刚成年的女装战士忽然双手捂着脸,蹲在了地上,脑袋扭转在一旁,高跟鞋、腿部的黑色蕾丝裤袜、保暖衣里花花绿绿的衣服露了出来。小伙子忽然一个扭头,一手掩着有些扭曲的脸、目光看着远去中的抬灵士兵和棺材,脸上已经哭花了。

    这一幕,配合着小礼堂内的哀乐,就如同是一记重锤一般,锤击在众人的心上,不少人都默默地流下了眼泪。

    士兵们抬着遗体往会场方向走着,直播画面穿插在会场前等待着的、参加告别仪式的人脸上,女记者介绍着参加者的身份。

    黄玉泪眼也朦胧着,不过,当镜头落在几个人身上的时候,黄玉明显地愣了一下:

    “那是……大舒和大米吧?他们也参加这三个士兵的葬礼吗?”

    小月月在一旁嘀咕道:“……大舒、大米一退赛,你就自动粉转路人,根本不关注他们了……他们两个去了莫斯科,本来就和这件事情有关。大米那个出事的好朋友莉莉娅,就是牺牲者阿里克赛的女朋友。”

    “还有这事?”黄玉惊讶——身为狂热粉丝,舒泓明、大米退赛,伤透了她的心。

    她虽然没有因此粉转黑,却退掉了所有的粉丝群,取消了微~博关注、贴吧也不上了,对这事一点都不了解。

    旁边一个女生也小声道:“……莉莉娅之前一直都昏迷着,说不定要成植物人。大舒为了能唤醒莉莉娅,专门用莫斯科市一个名叫《白桦林》的故事,改编了一首歌……”

    “这样啊……”黄玉应了一声,愣愣地继续看着直播,思绪万千。

    ……

    市政府旁的会场内。

    三位牺牲者的遗体依次送进了会场里面,所有入会场内参加告别仪式的亲朋好友,也都一起进入会场里面。

    会场空间不大,容纳不下会场外来告别的群众。

    不过,在会场外的液晶屏幕上,却已经开始同步直播着会场内的画面。

    先是韩世国、马克西姆他们分别念了主持词和悼词,然后在哀乐声中,亲朋好友围在遗体前,做着最后的告别。

    舒泓明、大米他们先分别给另外两位牺牲者献了花,大米拉着舒泓明的手臂,小声道:“大舒,刚才我看莉莉娅的时候,她好像笑了一下哎……”

    “嗯。”舒泓明点了点头,扭头看向会场旁边的音控室,笑了笑,“我现在去和管理现场音乐的人商量一下,让他们放一下伴奏。”

    “等等!”

    大米喊了一声,然后伸手一拉佳佳、刘慧敏、慕春晓、乔娜娜她们:“我们跟你一起去!”

    在没到会场之前,大米还觉得,在告别仪式会场换一下音乐挺简单的——不就是跟人打个招呼嘛?她和大舒参加《最佳搭档》,也是说换歌就能换歌。

    现在一看,韩世国亲王、马克西姆省长到场,告别仪式会场内有士兵维持秩序,而且还是现场直播!

    这种场合,想要把会场里的哀乐换成歌曲伴奏,哪里有那么容易?

    不过,为了“该死”的莉莉娅,现在也只有拼一把了!

    佳佳、刘慧敏、慕春晓、乔娜娜她们也都隐约知道这件事情不好办,彼此对视一眼,看向阿里克赛遗体前一脸平淡的莉莉娅,一起笑了笑,开口道:“走!咱们一起去!”

    一行人快步走到了后台音控室,敲开房门后,一个中年男人起身打开了房门,有些奇怪地问:“怎么了?”

    舒泓明微笑着说道:“是这样的,我们想请您帮忙,在会场内放一下这个音乐伴奏。”

    中年男人愣了一下:“为什么?”

    大米立刻说道:“我的好朋友,因为未婚夫阿里克赛的死,一直想要轻生。今天阿里克赛的葬礼过后,她可能又想要……我们觉得,这首歌能让她回心转意,重新振作起来!所以,请您务必答应我们的恳求!”

    大米说话的时候,和佳佳、乔娜娜他们使着眼色——

    音控室只有这位中年男人一个人管着,要是这位中年男人不答应的话……

    她们就硬冲进去,把门锁起来放伴奏!

    中年男人沉默了几秒钟,然后伸出手来:“把伴奏给我吧!”

    舒泓明他们愣了一下,连忙道谢:“谢谢,非常感谢!”

    居然这么轻松就成功了?

    中年男人微微笑了笑:“不用谢。只要你们说的是真的,这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因为……”中年男人很庄重地敬了一个礼:“……我也曾经是一位军人!”

    “真的太谢谢您了。”

    大米她们高兴地拍手,然后扭头对舒泓明道:“大舒,你快点去会场那边吧!对了,咱们通着电话。你需要开伴奏的时候,电话里面说一声就可以了。”

    “嗯!”

    舒泓明点了点头,快步回到会场,目光落在了之前韩世国、马克西姆讲话的发言台上,几步走了上去,拔出了发言台上的话筒。

    舒泓明突兀的举动,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告别仪式上,很多人的目光都移到了舒泓明的身上,摄像机也给舒泓明做起了特写。

    会场门口,韩世国、马克西姆正准备离开,忽然间,哀乐声一下子消失,人群出现了一些骚动。

    两个大人物有些诧异的扭头,在看到发言台上的舒泓明后,都有些惊讶:“那个人是谁?”

    “是、是大舒老师吧?”有人认出了舒泓明,“他是最近挺有名的一个音乐制作人、歌手。”

    “告别仪式有关于他的安排?”韩世国问道。

    “没有。”一个工作人员回答。

    “胡闹!”马克西姆骂了一句,“把他给我轰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