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49章 《玻璃杯》,有才,任性~

    PS:建了个书友群,群号:42165913,喜欢的童鞋都进来聊天巴拉~~巴拉~~巴拉~~

    ……

    小米看了一会动画片,或许是觉得无聊,头凑到了病房的窗户前向下看,看到在医院院子里玩的小孩儿们,顿时又想出去玩了:“大舒,我去下面玩一会好不好?”

    “不行!”舒泓明还没回答,大米已经提前否决了小米的打算,“现在都五点半了,再过一会就吃饭,现在去玩什么玩?等吃了饭再说!”

    小米两只小手叉在一起,不满地嘟嘴:“吃了饭天就快黑了,你更不让我出去玩了。”

    舒泓明伸手拍了大米一下:“好了,别争了,让小米出去玩一会吧。明天星期一,小米就开学了。”

    “哼!”大米撇了撇嘴,瞪着小米,“别乱跑,一会儿吃饭要是找不着你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小米欢呼一声,凑到了舒泓明跟前,亲了一口,蹦蹦跳跳地出去了。

    小米一走,舒泓明坐在了电脑跟前,打开了谱曲软件,“哒哒哒”地敲着键盘。

    大米好奇地凑了过来,看到舒泓明又在写歌,顿时眼睛就挪不开了,嘴里面还跟随着电脑上写出的音符轻声哼哼。十几分钟后,舒泓明把曲子写好,仔细查看错误的时候,大米轻声开口道:“大舒,这是新歌的曲子吗?听起来好忧伤啊……”

    舒泓明微笑着:“这首歌,本来就是一首忧伤的歌。”

    说话的时候,舒泓明摸出了手机,给和磊打了个电话过去:“你在哪儿呢?”

    “在宿舍,睡觉。”和磊那边还迷糊着,几秒钟后,又冒出一句来,“我勒个去,怎么都快六点了?我还以为没睡多久呢!”

    舒泓明笑了笑:“一会儿没事吧?”

    “没事儿。”

    “那一会儿录音室那里碰头。我这儿有首歌,帮个忙,先把伴奏给做出来。”

    “你又写歌了?”和磊那边惊讶着,似乎一下子清醒了许多,“什么类型的?”

    “还是校园民谣。女声的。”

    “得,肯定又是给你家大米写的。”和磊调侃了一句,又打个哈欠,“我先去吃饭。等吃了饭,录音室见吧。”

    等舒泓明挂掉了电话,大米兴奋地抓着舒泓明的胳膊来回甩着:“大舒,这是要写给我的新歌吗?叫什么名字?还有,词儿呢!词儿呢!”

    舒泓明有点儿头晕:“歌名叫《玻璃杯》,还是你唱,不过……”

    话说到了这里,舒泓明语气不由得停顿了一下。

    《玻璃杯》这首歌,是歌手曹慧娟所唱,一首听起来会让人心碎的青春梦幻物语,歌风清新、沁人心怀。而大米这种大萌音嗓音,还有不算专业的唱腔……

    舒泓明已经想象得到,给大米录这首歌的时候,肯定会很艰难。

    更重要的是,《玻璃杯》这首歌,要想唱出那种心碎的感觉来,必须得有很强的感情投入,自己首先得沉入那种会让人心碎的幻想中——然而,大米连唱个童年,想个“隔壁班的男孩”都能笑场,舒泓明对她实在是没有多大的信心。

    “……不过什么?”大米见舒泓明停住不说话了,连忙追问。

    舒泓明回神,笑了笑:“……不过,你一定要加油,把这首歌唱好啊!”

    “那是当然!”大米理所当然地点头。

    大舒写给她的歌嘛,她当然要用心唱好啦~

    舒泓明伸手摸了摸鼻子,然后又在电脑上敲打着,把歌词写了出来。

    旁边,大米陪着歌词,把《玻璃杯》清唱了一遍,然后轻声道:“好伤感的一首歌。”

    没过多久,到了饭点,舒泓明去医院食堂打了饭,吃过了饭,和大米打了声招呼,就匆忙赶去了学校录音室。

    几个朋友见面,吹牛、扯淡了几句,然后录制起了《玻璃杯》的伴奏。

    《玻璃杯》的伴奏,对那种独特的感觉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这一次,为了能把伴奏录好,可把舒泓明的小伙伴们坑个够呛,一遍又一遍,到了晚上十点多,才算过关。

    伴奏录出来,录音室里的人都听了一遍,才轻松下来,都成了横七八咧的样子。

    “老舒,你这伴奏监制的,确实不错。要是再配上这首歌的歌词,唱出来的感觉……啧啧,我都想唱上一遍试试。”和磊嗟叹两声。

    旁边,常磐立刻吐槽:“石头,拜托别说这么恶心的话好不好?你一个大老爷们儿唱这首歌,你哪儿来的一颗玻璃心啊?”

    “我特么只说想唱,又没说真的要唱!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死人。”和磊伸手拨拉了一下常磐的头。

    常磐忙活了好半天,疲乏的要命,都理会和磊的挑衅,只是翻了个白眼。

    朱岩靠在旁边的沙发上,忽然哼哼着说道:“这首歌确实是好歌。不过,老舒,我怎么觉得,这首歌让大米唱,好像并不合适啊!”

    舒泓明笑了笑:“合不合适,总要试试才知道的。”

    朱岩还想说什么,和磊已经打断道:“对了,老舒,你最近有没有写什么适合我们唱的歌?”

    “你的嗓子好了?”

    “绝对好了!”

    “好了也过两天吧。”

    “成!”

    几个人正聊着,舒泓明接到了大米的电话,“嗯嗯”了几句后,站起身来:“得!不跟你们贫了。我得赶紧去医院了,小米明天还得上学,我得去医院看着点儿。”

    “行,那明天见!”

    等舒泓明离开后,朱岩才又嘀咕道:“石头,老常,阿硕,你们说,那首《玻璃杯》,适合不适合大米唱?”

    和磊翻了翻白眼:“老朱,你哪来那么多废话?歌是老舒写的,他愿意给谁唱,就给谁唱。知道这叫什么嘛——”

    “这叫有才,任性!”

    ……

    舒泓明回到了医院,大米、小米在小声说着话。

    隔壁床位,那个得了白血病的小女孩已经住了进来,稳稳地躺在床上,似乎已经睡熟了。

    另外一张陪护的床上,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躺靠在一起,一副很疲惫的样子。

    “大舒。”大米小声地和舒泓明打着招呼。

    舒泓明点了点头,然后向大米道:“好了,你们两个都回去睡觉吧。”

    “嗯。”大米、小米一起点了点头,和张彩霞打了声招呼,然后扭头看了看旁边床铺的一家三口,最终还是没有开口道别。

    舒泓明把大米、小米送出了病房,大米立刻伸手拽着舒泓明:“大舒,那个小女孩好可怜啊。她看上去好瘦,整个人一点精神头都没有。不过,她的眼睛很亮,很好看……”

    “大舒,我们帮帮她好不好?”

    舒泓明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好啊,你说我们怎么帮她?”

    舒泓明对大米宠到了极点,大米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大米被舒泓明给问住了,瞪了舒泓明一眼,“我要是知道,还问你啊!”

    舒泓明笑了笑:“这样吧,等明天咱们跟护士打听一下,看看我们能帮得上什么吧。”

    “嗯……也行。”大米吐了吐舌头,“今天看那小女孩的样子,都我没敢多问……”

    大米虽然很有同情心,但在这种时候,也不会当面问太多的话。

    这种话,要是问的太直接了,有时候落在人耳朵里,就好像是故意揭伤疤似的,反而会很不好受。

    又小声说了几句,大米、小米手牵着手走向了楼梯口。

    回到了病房,舒泓明看了看隔壁床位睡得挺香的一家三口,没有打开电脑写东西,把陪护床收拾了一下,也睡了。

    PS:《玻璃杯》,很好听的一首校园民谣。

    歌手曹卉娟的声音很特殊,再加上那种清脆的歌词,有时候听起来的感觉,就好像有人用刀子在心口上划拉似的,也好像是什么东西忽然碎掉了一样。这首歌,单从感染力上,比《同桌的你》也差不了多少。可惜,太小类了一点,又是以女性角度、有种独角戏的感觉,所以知道的人估计不多。

    大家在书评区提的歌,基本上都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不过总要在特殊的场合才能使用。比如《栀子花开》,要是在毕业晚会上来这么一首,绝对经典。

    嗯嗯,谢谢大家留下的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