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21章 听歌,又唱哭了一个小姑娘~

    京音学院。

    第二天下午,舒泓明下课后,才走出教室,手机就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一看上面显示的名字,舒泓明立刻接了起来,那边立刻便问道:“下课了吧?”

    “刚出了教室,你这时间,可卡的真准呐。”舒泓明笑着说道,“怎么样?送你的歌,还满意吧?”

    “满意!满意!简直太满意了!”对面说话的,就是和磊,“老舒,这首歌简直太棒了,你是不知道,昨天你走了以后,我们除了上课,其他时间都在录音室这边。”

    舒泓明愣了一下:“你们昨晚没睡?”

    和磊的声音听起来稍微有点儿疲惫,但声音却很高昂:“随便眯了两个小时。”

    “你们这样可不行,对身体不好。”舒泓明劝诫。

    和磊应声:“哎,我们也都知道。不过,重点是试着唱了这歌以后,我们哪里还睡得着啊!这首歌,简直就是在写我,写阿硕、老朱、常磐他们。每一次一唱个开头,忽然都有一种想流泪的感觉。昨天下午,唱这歌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唱着唱着就哭了……”

    “真是没想到,石头你居然还有这么多愁善感的一面啊。”舒泓明调侃了一句,其实心里面也很理解和磊他们现在的感觉——他们有着太多对梦想的执着,一路坎坷地走到现在,这其中有着太多的故事,太多的苦楚。

    有梦想的人是强大的、坚强的,仿佛不可战胜;同样,有梦想的人,却也是弱小的、脆弱的,或许可轻易摧毁。

    “咱们玩音乐的,有几个不是多愁善感的?”和磊自嘲地说了一句,然后道,“好了,废话不说了。老舒,现在要是有时间的话,赶紧来录音室这边。我们几个已经把编曲弄出来了,刚才试着唱了几遍,觉得还不错。这不,我们商量着,找你这个原作者来莅临指导一下。”

    舒泓明笑了笑,道:“行,没问题。我马上过去。”

    医院那边有大米陪着,有事的话,大米自然会打电话,现在去听和磊他们唱唱歌,倒也没什么。

    “那你快点过来。”

    挂掉了电话,舒泓明立刻向着录音室走去。

    到了录音室,舒泓明跟和磊他们一一打了招呼,笑骂了几句后,几个人立刻准备好,伴奏声起,和磊主唱。几分钟后,一曲结束,和磊他们立刻凑到了舒泓明跟前:“老舒,怎么样?听着效果还行吧?”

    舒泓明微笑着点了点头:“很不错。不过,编曲上还是稍微有点儿问题,主歌起音有点太嘈。主歌这一部分,起头的时候,伴奏简单的话,实际上更能出效果。再往后,副歌的动感略显不足,这里可以让老朱主导一下……”

    舒泓明一连提了好几条意见,和磊他们有的点头,有的却连连摇头。几个人打了十几分钟口水仗,舒泓明想了想,道:“这样吧,要不咱们每种都试一下,最后哪个效果好,就用哪个?”

    和磊他们对视一眼,点头道:“行。”

    编曲仅仅只是小修的话,也不算太复杂,几个人忙活着,一个多小时搞定,都试了一遍后,最后选出了两个算是最好的。一个是舒泓明改过的,另外一个,则是秦硕改的。秦硕改的编曲,相较而言,要更有力道一些。

    从舒泓明的角度来说,两个编曲各有千秋,具体效果,要看环境,至于最后和磊他们会选用哪个编曲,舒泓明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效果够好就可以。

    四个人又试着唱了一遍,舒泓明又提了提和磊唱歌的时候,感情投入不够的缺点。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到了七点钟。为了忙活这首歌的事,舒泓明不得不给大米打了个电话,让大米自己照顾好张彩霞,尤其别让张彩霞晚上出门溜达——万一要是感冒了,病情可是很容易恶化的。

    歌练的越来越有味道,舒泓明他们的肚子也饿了,索性暂时歇着,一起去了食堂。

    吃过了饭,和磊拿着牙签剔着牙:“老舒,一会儿要不再去录音室唱两遍?这首歌,简直越尝越有味道。”

    舒泓明笑了笑,抬手看了看手表,笑着威胁道:“不了,你们昨天都和没睡觉似的,今天还是都早点休息吧。现在是晚上七点四十,给你们五十分钟时间,都赶紧回去洗洗睡吧。你们要是继续这么折腾身体,以后我可不会写歌给你们了。”

    和磊他们一个个两眼发亮:“老舒,这样的歌,你还能写出来?”

    “写是能写出来。”舒泓明笑着,“我就怕你们到时候都折腾坏了身体,唱不了歌了。”

    “那怎么可能!”秦硕立刻起身,牙签往桌子上一扔,“哥几个,我先回去歇着了。忙活了一整天,也确实累了。”

    “那行,今天就散了吧。”

    几个人都站起身来,走出了教师食堂的小包。

    结果,领头的秦硕才一走出小包,忽然又掉头回了包间里面,朱岩问道:“怎么了?”

    秦硕伸手指了指外面:“宁教授在外面呢!”

    “宁教授?”和磊他们顿时都苦了脸,“他怎么在外面?”

    几个人身为宁教授曾经的学生,心中都挺尊重宁教授的,平时也经常和宁教授请教一些问题。可是,这见了宁教授就犯怵的毛病,一直都改不了。就像他们之前说的一样,去找宁教授,还得多找几个人一起去——壮胆!

    “好像是跟人在外面吃饭呢。一个大人,一个女孩儿。”

    “这是跟什么人吃饭,居然在食堂的大排座上?连包间都不进……”和磊抱怨。

    “估计是包间满了吧?”

    几个人嘀咕着,看架势似乎都不打算出去,要再坐一会儿的样子。

    舒泓明看看这些家伙没出息的样子,有些无语,主动起身,向着包间外走去。

    和磊连忙问道:“老舒,你出去干嘛?”

    “我出去和宁教授打个招呼。”舒泓明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出了包间。

    之前,舒泓明请宁教授帮忙,找了一位律师,帮忙看了一下秦风传媒那份“卖身契”合同。如果不是有那位史律师帮忙,他和大米解释起来,不知道得有多麻烦。

    对当时的舒泓明来说,这可是帮了大忙了。

    舒泓明原本就打算着,找个机会去当面道谢的,现在既然在这里遇到了,当然不能避而不见。

    和磊他们一看舒泓明出去了,都无奈地跟着走了出去。

    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大不了再被宁教授训上一顿呗。

    京音学校四楼的教师餐厅本来人就少,就算老师来这里,也大多会进包间里面,很少在外面大排座吃的。更不用说,宁教授身上自带“闲人避退”属性,是以,面积不小的餐厅里面,居然只孤零零地坐着宁教授那三个人。

    舒泓明快步走到了宁教授坐的地方,微微躬身,拱手道:“宁教授,您好。”

    “舒老师你好。”宁远南也看到了舒泓明,起身打了声招呼。

    舒泓明笑着说道:“前几天的事儿,真是多谢您了……嗯?史律师,原来是您啊,真是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您。合同的事情,真是多谢您了。”

    舒泓明扭头看向宁教授的客人,愣了一下,连忙招呼着问好——

    他真没想到,宁教授的客人,居然是史律师!

    史律师也起身拱手:“舒老师你好,你这话客气了,老秦找了我,那我肯定得办好的。”

    几个人客客气气地彼此做了自我介绍,宁教授伸手指了指舒泓明:“正义,你可别怪我没告诉你。你只知道老黄从我这里拿走了两首歌,肯定不知道,给老黄写了那两首歌的,就是舒老师吧?”

    史律师正名叫史进彦,正义是他的字。至于史进彦身旁的那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就是史进彦的女儿,史贞。

    “原来写出那两首让老黄赞不绝口的歌的人,就是舒老师啊,真是失敬了。”史进彦两眼一亮,对舒泓明的态度,也一下子亲热了许多。

    舒泓明一头雾水,宁教授这时候又开口道:“舒老师,正义今天过来,是想让我帮他家千金写一首歌,现在你来的也巧,要不也试试?”

    舒泓明这下子全明白了。

    合则,史进彦今天是带着女儿来求歌的。至于宁教授,这段时间对外宣称不写歌,所以估计正头疼怎么拒绝呢,现在一看舒泓明来了,索性把麻烦推给了舒泓明。

    愣了一下,舒泓明心里面立刻就有了决定,微笑着问道:“史律师,您这里有令千金的小样儿吗?”

    因为合同的事儿,他可欠着宁教授和史进彦的人情呢。现在他能帮上忙,当然不能坐视不理。

    史进彦笑着说道:“小样儿没有。不过,舒老师要是愿意指导的话,让贞儿唱两声就是了。”

    那个叫史贞的女孩儿倒也挺聪明的,一听这话,立刻起身:“我叫史贞,请舒老师指点。”

    史贞说完,直接开腔唱了起来。

    舒泓明认真地听着,心中对史贞的嗓音,已经有了一个判断。这个小女生的外形不错,唱功也可以,声音听起来有一种很空灵的感觉,适合唱一些带有古典风、仙侠风的歌曲——这一类的歌曲,在大宁帝国可是很流行的。

    以史贞的条件,要是有足够优秀的歌曲,或许能一炮而红也不一定。

    舒泓明又听了几句,挥手示意可以了,然后问道:“史律师,不知道你们想要什么歌?”

    史律师明白,舒泓明这话的意思,就是愿意为史贞写歌了。

    “舒老师,不瞒您说,贞儿最近想出一张童谣专辑,现在缺一首主打歌。”

    “童谣啊?”

    舒泓明皱了皱眉头。

    史贞这嗓子,唱童谣有些浪费了。

    不过,这是史律师提的要求,舒泓明也不好说什么。心中琢磨的工夫,舒泓明看到餐桌上放着一本相册,笑着问道:“这相册我可以看一下吗?”

    “当然可以。”这相册,本来就是史律师拿来,让宁教授找灵感的。

    舒泓明拿起相册翻了一遍,翻到相册中间,看到几张水边的照片时,愣了一下:“这地方是……”

    “这是宝岛澎湖县,我妻子老家就是宝岛澎湖的,父母都还在宝岛。放假的时候,我妻子会带着贞儿回娘家住一段时间,这些照片,是四年前,在澎湖湾拍的,照片上的老人,就是贞儿的外婆,不过在前年的时候过世了……”

    “这样啊,真是抱歉。”舒泓明抱歉一声,稍微想了想,然后才说道,“不过,看到这照片,我倒是想起,我以前写的一首歌,挺应景的,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清唱给你们听听?”

    “那当然好。”宁教授先答应下来。

    舒泓明清了清嗓子,然后开口唱道:

    “晚风轻拂澎湖湾

    白浪逐沙滩

    没有椰林缀斜阳

    只是一片海蓝蓝

    坐在门前的矮墙上

    一遍遍怀想

    也是黄昏的沙滩上

    有着脚印两对半

    那时外婆拄着杖

    将我手轻轻挽

    踩着薄暮走向余晖

    暖暖的澎湖湾……”

    舒泓明唱到这里,忽然间,却见旁边的史贞嘴巴一扁,“呜”地一声,眼泪流了下来。

    她听着舒泓明唱得这首歌,不由得想起了去世的外婆,想起了在外婆家的美好时光,忍不住哭了出来……

    PS:新书上传,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各种求啊求啊求~~

    另外,请大家帮忙,给点支持,我要上新书榜!谢谢!!

    还有,《外婆的澎湖湾》,其实不是童谣,而是一首校园歌曲……不过,我觉得这首歌童趣很多,让小孩子唱出来,貌似也很有感觉,所以就当童谣用了。请各位大神不要拍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