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4.第1094章 你是不是想继承我的遗产?

    金光灿灿,光芒温和璀璨,庞大的信仰之力,浓郁无比,已经实质化,如同金色的海洋般,笼罩着净土佛国。

    净土佛国无边无际,仿佛望不到尽头,自成一方世界,在净土佛国中,更是无数的僧人,盘坐在灰色的蒲团上,诵经念佛。

    “店主,我们西方教贫瘠,只有这一片净土经过我们西方教无数年的稳固,才堪堪入眼。”

    准提道人站立在周阳的一旁,面色恭敬,介绍道。

    “西方教虽然比不得天宫,物宝天华,钟灵毓秀,但是佛教的弟子却尤为擅长炼体之法,吃苦耐劳,不惧困难,勇于迎接任何挑战·······”

    准提道人继续说道。

    他自创的菩提金身,曾在西方教传播,西方教的弟子或许无法领悟其中的奥妙,不过,西方教的弟子防御要远比其他教派强上不少。

    倒不是他更擅长炼体之法,而是他的炼体之法前期比较浅显,容易领悟,因此,学会炼体之法的西方教弟子很多。

    “咳咳咳········不错不错。”

    周阳忍不住轻咳几声,他自然能够听出准提道人话中推销的意思,一个圣人能够做到这个份上,也是需要很大的决心。

    准提道人为了西方教的兴起,付出很多,至少老子、元始天尊他们为了自己的教派发展,可不会舍弃了自己的颜面。

    同时,他也看出了准提道人面皮的厚度,佛本是道世界的圣人,经常为了面皮打生打死,准提道人却可以拉下面皮,这样的面皮厚度,已经达到惊圣的地步。

    “这里的确是僧人的修炼圣地。”

    周阳饶有兴趣的环绕了一趟大雷音寺,晨钟暮鼓,不绝于耳,念经诵佛声,余音缭绕。

    天龙八部世界、神雕侠侣世界、笑傲江湖世界,这些世界的僧人,在万界楼崛起时,都曾做了大贡献。

    周阳到不介意扶持他们一把,给他们一个进入佛本是道世界的机会,把自己熟悉的人,培养成如来佛祖,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多谢店主夸奖。”

    这一次不仅准提道人躬身连连拜谢,一旁面色凄苦的接引道人,脸上也是露出一丝笑容,感谢道。

    有了周阳的这一句话,无论佛本是道世界可不可以审查过关,这一次的锅,他们是不用背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如来佛祖站在队伍的最后面,面色微白,在他的前方,站着所有的圣人,还有他曾经的师父通天教主。

    现在更是见到西方教的两个圣人,包括他的师父,师祖都众星拱月般围绕在一个年轻人身边。

    周阳只是对净土佛国说了一句不错,准提道人就在一旁点头哈腰,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准提道人是圣人,法力无边,神通广大,他虽然是圣人之下第一人,但是,如来佛祖很清楚,自己和圣人之间的差距,宛如鸿沟,不可跨越,他在圣人手下走不了一招。

    圣人之下,皆为蝼蚁。

    现在圣人竟然在恭维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年轻人。

    最让他吃惊的还是周阳称赞了一句大雷音寺是僧人的修炼圣地,不仅面皮较厚的准提道人,点头哈腰,甚至连平时威严的接引道人,也面露喜色,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

    “玉帝,不知·······”

    一旁的燃灯古佛,咽了咽口水,强自让自己镇静下来,朝着一个孩童走了过去,满脸堆笑道。

    作为经历过几次三界大变动的‘老人’,燃灯古佛无形中感觉到三界又要掀起一场巨大的变动,远超巫妖大战、封神大战。

    高高在上的圣人,因为一个年轻人的随意称赞,面露惊喜,超然于世的鸿钧,也是跟随其后,一副以周阳为主的姿态。

    这样的变化,让燃灯古佛心惊胆寒,好不容易靠近玉帝,小心翼翼问道。

    他知道自己传音也无法瞒住圣人,因此只是隐晦的提一下。

    “你自己去想。”

    玉帝有些敷衍道。

    他一路跟来,也就搜集到几句有用的信息,怎么可能轻易就透露给燃灯古佛。

    “玉帝?”

    燃灯古佛的小动作,如来佛祖自然看见了,不由凝神望去,就听到一个他始料未及的称呼。

    如来佛祖面露痴呆,那个死死跟在鸿钧身后,七八岁孩童模样的人,竟然是玉皇大帝,三界的主宰?

    “到底怎么回事?”

    周阳一行人下方的菩萨罗汉,更是神情迷茫,一个个惊疑不定,如来佛祖、燃灯古佛,大雷音寺最显赫的几位掌权人,竟然站在天空一行人队伍的最后面,

    这么靠后的位置,无不表明,如来佛祖和燃灯古佛是众人中地位最低的两人。

    “下一站,我们去地府吧。”

    周阳在大雷音寺盘桓了良久,出言道。

    六道轮回、幽冥黄泉、还有无边无际的血海,周阳都是很感兴趣的。

    周阳的建议,自然没有人会拒绝。

    “跟上去。”

    后方,如来佛祖和燃灯古佛咬了咬牙,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闪过的一丝精光。

    周阳一行人的飞行速度并不快,而且并没有禁止他们跟随,他们跟上去才能了解到周阳一行人是什么身份。

    幽冥血海。

    自从被如来佛祖战败,冥河教主就在血海中,潜心修养,祭炼阿鼻、元屠双剑,希望报仇雪恨。

    经过数千年的修养,冥河教主不仅伤势恢复,而且实力更进一步,为了试一试元屠、阿鼻两剑之锋锐,为日后报仇做准备,冥河教主一直在思考寻找一位对手,作为试剑的对象。

    甚至冥河教主已经有了有理想的试剑对象,悟空道人,现在只差一个机会。

    “如来?燃灯?······玉帝?”

    血海深处,一身血衣的冥河教主,眉头微皱,他感觉到远方有三道熟悉的气息,其他人除了周阳,全部是九阶境界的强者,冥河教主无法感觉到。

    如来佛祖三人气息的出现,让冥河教主很不安。

    佛教的佛祖怎么和玉帝混在了一起,还出现在了血海附近,这是要干什么。

    “还是不去惹他们了。”

    冥河教主收敛了气息,向血海的更深处隐匿,如来佛祖一人他都没有必胜的法宝,更何况还有燃灯古佛和玉皇大帝,他还是避其锋芒,不与他们接触。

    “怎么进入了血海?”

    血海深处,冥河教主面露惊疑,眼神中闪过一丝惊骇。

    如来佛祖三人竟然直冲冲的向着血海飞来,飞行的速度很慢,走走停停,仿佛在寻找什么。

    随着如来佛祖三人的气息,越来越靠近血海深处,冥河教主心中升起一个不安的念头,“如来佛祖三人不会是联手要铲除我吧?”

    “他们想要杀我,我也不让他们好过。”

    冥河教主面露凶狠,这如来佛祖三人走走停停,很明显是在寻找他的踪迹,而且公然踏入血海深处,根本没有把他放入眼里。

    他虽然有心逃走,但是冥河教主并不甘心,因此,他打算和如来佛祖三人短暂的交手,告诉三界的神魔,他决不是可以任意拿捏的。

    而且,从如来佛祖三人的飞行速度来看,这三人很明显不想放过他,他即使逃离,或许也会被追上来。

    “嗡~”“嗡~”

    冥河教主手中的阿鼻、元屠,两柄杀剑上凛冽的杀气,喷薄而出,仿佛惊天剑气,搅动血海翻腾涌动,

    “师弟,你去看看前方发生了什么事?”

    感觉到血海深处,直冲云霄的杀气,鸿钧等人都是微微变色,接引道人连忙说道。

    冥河教主可是和西方教有着不少因果,若是惹出了什么事,肯定会牵扯到西方教。

    根本不用接引道人吩咐,准提道人就快速向着血海深处飞去。

    “准提·······道人?”

    正在向着上空飞去的冥河教主,见到前方突然出现的一道的身影,瞳孔猛地一缩,面露惨笑,“今日难道就是我冥河陨落之日?”

    如来佛祖三人联手恐怕只是明面上,对付他的手段,真正镇压他的人,是准提道人。

    他实力虽然有了不小的进步,但是和圣人相比,差距还是无法估量,准提道人亲自出手他是一点活路都没有。

    “我是路过的。”

    准提道人目光幽幽的扫视了一眼冥河教主,叹息道。

    修罗一族的确是西方教想要收服的对象,但是,也只限于圣人以下的强者出手,他若是出手镇压修罗一族,恐怕立刻就会引起其他圣人的反弹。

    佛教的实力已经够大,若是他亲自出手镇压阿修罗一族,就会给其他圣人出手干预的机会,说不定会影响正在崛起的佛教。

    现在见到阻碍佛教占领幽冥血海的最大障碍,冥河教主站在眼前,若是其他时刻,准提道人说不定真的会给冥河教主一点教训,给地藏王菩萨创造一点镇压冥河教主的机会。

    现在周阳正在审查原世界,容不得任何失误。

    冥河教主,“·······”。

    一个圣人路过幽冥血海?

    “我会不会在血海,溺水而亡?”

    冥河教主面色铁青无比,声音冰冷,反问道。

    准提道人说路过的,还不如说自己飞着飞着从天上掉下来的。

    什么时候幽冥血海这么有吸引力,竟然可以吸引圣人前来围观?

    “这一次不仅我来了,我师兄接引道人·······”

    准提道人见冥河教主的神情,也知道冥河教主想差了,不由解释道。

    只是他的话,才说了一半,就被面色阴沉如水的冥河教主打断,“你是不是想告诉我,接引道人也来了,甚至通天教主、元始天尊、老子他们也来了。”

    准提道人闻言,下意识的轻轻点了点头,面色微微诧异,还真被冥河教主猜对了。

    冥河教主,“······”。

    你以为血海是紫霄宫啊,圣人都从这里路过。

    “你是不是想气死我,继承我的阿修罗一族?”

    冥河教主面色发黑,双目赤红,急促的喘息着,咆哮道,“你休想!”

    准提道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