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第1211章 老公大人最好

    叶安然听罢,顿时眉眼带笑:“老公大人最好了,走吧,咱们去睡觉觉!”

    薄靳煜站了起来,轻轻地揉了揉腰。

    腰上的伤好得慢,其实如果不是因为这一次的问题有些大,他也是不愿意耗到腰伤。

    她看着他,心里很难过,伸手,轻轻地抚着他的腰揉了起来。

    薄靳煜温柔地笑着看她,牵起了她的手,与她一起回了卧室。

    躺在床上的时候,薄靳煜舒服地轻吁了一口气。

    事伤工作,确实是十分累人的,尤其是看这些报表,十分耗费心神,看了几个小时,他还真的是累极了。

    “其实男人虽然应该以事业为重,但是工作也应该劳逸结合,过份劳累那都是在消耗以后的精力,毕竟人这一生是即定的,你的精力就那么多,如果过份地使用,总是不好。”

    她知道男人永远是事业至上,她也愿意去支持他的工作,但是看着他这么劳累,她又觉得心疼。

    其实她想说,如果他愿意,她可以陪他就这么归隐深林啊!

    粗茶淡饭也好,就是不想看着他带着伤还这么辛苦。

    “就是最近数据上有些问题,所以才多花了些时间,放心,我自己有度。”薄靳煜知道她是心疼他,便轻轻地说道。

    “问题严重吗?”叶安然抬头问道。

    “放心,并不严重,我能处理好。”薄靳煜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后脑勺,示意她不用担忧。

    “我相信你的能力,就是可惜我不擅长这一方面,虽然在史氏那段时间学了不少,但终究都是一些皮毛,真正对上那些厚厚的报表,还是能力难及。”叶安然微微地嘟起了唇,心里有些遗憾。

    “小太太每天这么陪着我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别太担忧,查利那边也安排了团队在查了。”

    “嗯。”叶安然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伸手轻轻地推了推他:“你趴在床上,我给你按摩吧!”

    在他的腰受伤后,她便在医生那儿学了一套专用的按摩手法。

    只是自从用了身孕后,他就不让她为他按摩了。

    “我没事,不用。”薄靳煜拉着她的手,温柔地说道:“一起睡。”

    “我刚刚睡了好一会儿了,而且我整天没事,随时都能睡!”叶安然说着,顿了一下,认真地看着他:“就让我为你做些事情吧!”

    薄靳煜看向了她,看着她认真的样子,便笑了笑,没再推开,轻轻地翻了个身。

    叶安然开心地笑了起来。

    掀起被子跪坐在了他的边上,开始轻轻地替他按摩。

    腹部已经隆起,她只好微微地倾身,只是能替他做些什么,她也觉得十分快乐。

    小安然的手法十分标准而温柔,只一会儿,薄靳煜便舒服地睡了过去。

    她喜欢看着他舒服享受的模样,喜欢看着他安逸地睡着的模样。

    看着他在自己的指间睡着,她便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满足感。

    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你为他做任何的事情都会觉得特别幸福舒服。

    按足了十五分钟后,叶安然这才收回了手,缓缓地拉了被子,躺在了他的边上。

    看着他熟睡的俊颜,突觉得睡意都少了,真想这么看着他,直到天荒地老。

    伸手,轻轻地碰了碰他的薄唇。

    薄靳煜的唇是那种所谓的唇上含珠的唇形,虽薄,却润泽。

    不笑的时候,看着有些冷峻,可是笑起来的时候,却有种春风拂雪的温和,当他的眼神宠溺,唇边含笑看着你的时候,你总会生出一种全世界都在爱你的错觉。

    薄靳煜的唇,轻轻地抿了抿,大掌伸了出来,轻轻地握紧了她的小手,将她的小脸,贴在了他的唇上。

    以为是自己吵到了他,她问道:“吵到你了吗?”

    “没有。”他闭着回答道,而后就伸手,将她整个地纳入了怀里。

    因为小腹隆起,她只能蜷成一团,进入他的怀中。

    夏日,空调凉风送来,他的气息带给她足足的安全感,她闭上了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

    ……

    叶安然醒来的时候,薄靳煜也醒了。

    她伸了个懒腰看向了他:“还以为醒来的时候你又已经去工作了呢!”

    她每次午睡都会睡得好久好久,但他向来都是浅眠,所以经常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去工作了。

    薄靳煜慵懒一笑,伸手,将她的头枕在了他的手臂上,笑道:“突然间很想看着你醒来的模样,便不起床了。”

    叶安然轻轻地挪了挪身子,选择了一个舒服的位置:“那给咱们闺女念首诗吧!”

    有人说,胎教是对孩子最好的教育。

    不管是真是假,不管有没有科学依据。

    但是薄妈妈说她当时怀了薄靳煜的时候,就是每天给薄靳煜听歌,读诗。

    所以,叶安然就宁可信其有了。

    于是乎,她每天会抽一部分时间来听听音乐,读一读文章诗歌。

    而薄靳煜也是每天晚上睡前都会给小宝贝来一段诗歌,甚至最近还连带着讲起了小故事来。

    不管有没有效,但是叶安然相信,宝宝一定感受到了父母的爱。

    薄靳煜轻轻地将脸贴在了她的腹部:“小闺女看来还在睡,都不动一动。”

    “嗯。”叶安然轻轻地抚摩了一下,点头应道。

    他伸手从床头拿了一本书,翻了翻,而后便开始朗读了起来。

    他的声音低沉而温柔,富有磁性,刻意微微压低,听起来十分悦耳动听。

    而且他咬字十分清淅,抑扬顿挫。

    叶安然都觉得听他读诗是耳朵上的一场盛宴。

    每次他给小闺女念诗,她也会认真地听起来。

    只第一次觉得,原来以前读书时候觉得很生涩的诗词,也可以如此优美动听。

    她伸手拿起了摇控器,将窗帘摇开。

    此时已经五点多了,天色渐暗,晚霞布满了天边。

    她轻轻地握起了他的手,用手指,轻轻地把玩着。

    室内,只有他低沉温柔的声音,还有一室醉人的晚霞之色,还有那个脸上笑容幸福的女子,眸光明媚如彩虹一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