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4.第594章 像极一个故人2

    要知道越是简单的菜色,越是最能看出一个厨子的手艺了。

    主菜是一份柳橙法国鹅肝酱,一份小块的剪羊排,还有一份海鳗汤。

    “厨师做的鹅肝酱十分正宗,就是你在法国都能难吃到这么正宗的鹅肝酱,快尝尝。”莫世恪抬头,优雅地拿着餐巾拭了拭嘴,才对她说道。

    叶安然点了点头,拿着刀叉细细地叉了一块放入口中。

    味道确实是很好吃。

    但是,究竟有多正宗,她真的不知道。

    她其实很少吃法国大餐,在此前,也就跟薄靳煜去吃过一回,加上这一回是第二回罢了。

    只觉得,确实很好吃。

    不过,看着他盛情的目光,她还是笑着点头:“确实很好吃。”

    莫世恪大概也想到了安然以前大概没有什么机会吃法国大餐,自然不知道那味道是否正宗。

    那笑意,也有些降温。

    “我似乎问错了话?”

    “并没有,靳煜也带我去吃过的,对比起来,这儿的厨师做得确实更好吃。”叶安然笑道。

    两人便安静地吃了起来。

    “世恪哥……”

    就在两人吃饭的时候,一道清脆的童声响了起来。

    一个身穿着蓝色小西装的小男孩走了进来,那小男孩长得十分白皙,模样十分精致可爱,粉雕玉琢般,头发十分整齐服贴,粉唇弯着笑意。

    一进来见到叶安然,似乎有些意外,一双大眼睛盯着她好奇地看着,黑亮的眼珠子转了转就可爱地笑了起来:“世恪哥哥,这是你的女朋友吗?”

    莫世恪被他这么一问,脸上顿时起了几分窘迫:“洋洋,别胡说,这是哥哥的朋友。”

    “姐姐你好,我是莫洋洋,是世恪哥哥的堂弟。”莫洋洋显得特别乖巧懂事,听到莫世恪这么一说,摆了一个十分优雅的绅士礼。

    “你好,小洋洋。”叶安然看着那可爱绅士的小家伙,一眼就喜欢上了。

    “洋洋,你这么急着过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呢?是堂叔他病情又加重了吗?”莫世恪看着洋洋问道。

    “不是,爸爸没事,就是,就是那些白眼狼又来家里找爸爸了,爸爸这会儿还没事呢,他们就一个劲儿地提出要把我给带回去养!谁要他们养呢?那些白眼狼,不就是看中了爸爸留下来的遗产吗?真以为我人小什么都不懂吗?我才不要让他们养呢?我是个男子汉了,我自己能养活自己!”

    洋洋一脸生气地说道,那小脸虽然板得十分高冷,可是那眼底,还是有着小孩子的慌乱与害怕。

    叶安然听到这孩子的话,虽然不能完全明白,但也大概能猜到了什么,不免心疼。

    “你不用担心,我一会儿就过去看看,堂叔只是不能行走而已,还由不得他们这么乱来!”莫世恪脸色阴沉了下来,低声斥道。

    “世恪哥哥,你说我怎么办呢……是不是,是不是我爸爸真的不行了呢?”一个六岁的孩子,本就是半大不小,遇上这种事情,其实心里是十分害怕的。

    “这是怎么回事呢?”虽然知道这是别人家的家事,按理说她一个外人是不应该过问的。

    但是叶安然也不知道怎么的,看着这个可怜的小孩子,就忍不住问了出来。

    莫世恪也没有把她当成外人,见她问了便告诉了她。

    “我堂叔这两年身体不好,前两个月突然间双腿就开始行走不稳,去医院查了是肌萎缩侧索硬化症,也就是俗称的渐冻人,虽然发现得早,也在积极地配合着治疗,但是这种病在全球目前还没有找到有效的治疗方法,目前保守估计有2-5年的时间,而堂叔最近的病情又加重了,已经不能行走,只能依靠着轮椅,堂嫂已经去世多年,堂叔膝下只有洋洋一个孩子,却留下庞大的家产。所以那些所谓的亲戚最近就一直上门,披着所谓善意的照顾洋洋之名,觊觎着堂叔名下的财产。”

    叶安然听到这里终于明白,也很心疼这个孩子。

    他的父亲若是真的去世了的话,那些亲叔必然不是真的对他好。

    这么小的孩子。

    “那些人就是白眼狼,爸爸以前对他们多好啊,一生了病,他们的嘴脸就都露出来了!”小洋洋愤慨地说道,可是眼眶却已经红了。

    叶安然走到了他的身边,轻轻地抱着他:“不要哭,你都说了自己是男子汉了,我相信一定能够想到办法的,不是吗?”

    “可是我才六岁,还有十年才成年,爸爸真的有事的话,我只能被领养……”莫洋洋眨着大大的眼睛,努力做出坚强勇敢的模样,但是那样子却是让人看着更加心疼。

    “可是你要相信这个世界是有奇迹的,你爸爸目前估计有五年的时间,可是现在医术这么发达,医学家这么多,说不定两三年前就有人研究出了治愈这个病的方法呢?再说了,我看着你这么聪明,我觉得你不可能斗不过他们啊!”

    “姐姐说得对,我可是莫洋洋,我怎么可能斗不过那些白眼狼呢!”莫洋洋认真地昂着小脸蛋说道。

    叶安然轻轻一笑。

    “我陪你过去。”莫世恪对莫洋洋说道。

    “姐姐,你也陪我过去好吗?”莫洋洋却拉住了叶安然的手。

    他很喜欢这个大姐姐,她不像其他人一样只会安慰他说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坏人。

    “我去方便吗?”叶安然却是犹豫了一下,她看向了莫世恪。

    “当然可以。”莫世恪应道。

    其实,这并不太合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听到她这么问的时候,就是忍不住点了头,他总希望她能多了解一下他,多了解他身边的任何人与事。

    叶安然走进莫洋洋家的时候,才明白为什么那些亲戚会觊觎着他家的家产了。

    ********、金碧辉煌,说的便是眼前的这座城堡。

    比之莫世恪的城堡,这座城堡似乎是翻新过,在细致处都重新点缀以现代的色彩。

    这样的家世,的确是不凡的。

    莫海宏被一群表面看起来亲和背地里却暗藏觊觎之心的亲戚给缠着,正心烦意乱,一抬头就看到那远远走来的女子。

    一袭紫裙,简单大方,头发只松松地挽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