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2.第492章 娇弱的她

    “好了,我抱你过去。”薄靳煜低头,轻轻地将她拦腰抱起,大步向着浴室走去。

    叶安然抱着他的脖子,轻轻地笑了笑。

    躺在浴缸里,她轻轻地笑了出来。

    其实,心里还是很甜,有一个这样的男人,这样的爱着你,你还有什么可怨呢。

    她现在是真的很想要一个小宝宝了。

    一个长得像他又像她的小宝宝,一定特别可爱。

    伸手,轻轻地摸着小腹,她心想着,这一次小日子如果还是不按期来的话,她就去医院拿些药调调身体。

    她最近上网查了一些关于备孕的资料,早睡早起,不熬夜也是一点,压力不要太大也是一点。

    所以他今天提的那个提议,她觉得是可以的。

    她想当妈妈了,所以她应该把精力放一部分到备孕宝宝这儿。

    她算了算小日子,她的小日子就是这几天了,托着下巴,她其实心里还是有些小紧张。

    她想,如果她怀孕了,薄靳煜一定特别开心吧,她看得出来,他也是很爱小孩子的。

    “你太累了,不要在水里泡得太久了,起来,我给你上药。”薄靳煜站在门口轻声地说道。

    “嗯,我好了。”叶安然应了一声,站了起来,站在淋头下冲刷了一下后,就披上浴巾走了出去。

    他就站在浴室门口,清俊的身子,微微地靠在门处。

    她抬起头,甜甜一笑。

    他伸手揽过她,走向了浴室里,拿起了一条干净的毛巾,轻轻地将她拢在怀里,细心地替她拭着头发:“怎么洗个澡突然间就这么开心了呢?”

    刚刚进去的进候还一脸小幽怨的表情,这会儿却笑得这般甜如蜜。

    “想起了一些开心的事情。”叶安然神秘一笑。

    “想起什么开心的事情?”薄靳煜低头问道,一边仔细地将她的头发顺好,一块一块地拭干。

    她的头发格外细柔,平时拭发的时候,都不能太用力,就怕伤到了一头好头发。

    “不告诉你!”叶安然脸上微微一红,眨了眨眼,就是不告诉他。

    “一脸狡黠!”薄靳煜轻点了一下她的鼻头,笑了起来。

    叶安然安稳地坐在椅子上,任由薄靳煜替她拭着头发,他的手指力度掌握得十分好,不轻不轻,微微地按捏着她的头皮。

    她轻轻地打了个呵欠,只觉得舒服得想睡。

    “困了就睡,一会儿吹干头发我把你抱上-床。”薄靳煜温沉的声音缓缓地说道。

    叶安然也实在是累了,将浴巾一拢紧,然后抱着膝盖,把下巴搭在膝盖上,迷迷糊糊地就睡了起来。

    不一会儿就听到细细的鼾声传来。

    薄靳煜轻轻地笑了笑,低头一看,果然她已经睡着了。

    真是把她给累坏了。

    伸手,轻轻地抚着她柔嫩的小脸颊,他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了吹风机,怕吵醒了她,所以他就开了最小的一档,慢慢地替她吹着头发。

    左手的梳子,轻轻地梳理着她柔软的头发。

    她的发丝不是那种黑亮的纯黑色,而是带着一点点儿亚麻色,因为很细软,微微卷起,似海藻一般,总是让他爱不释手。

    薄靳煜在半年前,大概也不曾想到,他会如此爱上一个女人,总希望把自己最好的一切都给她,愿意伸手为她吹头发,愿意弯下腰替她穿上了鞋子,愿意就这么宠着她爱着她一辈子,呵护着她不让别人欺负。

    吹风机吹着的时候,叶安然迷迷糊糊间睡得不安稳,但是知道他在自己的身边,于是格外安稳,连眼皮子也没有掀开,只舒服地睡着。

    因为她知道,只要有他在,她会格外安全,妥当。

    替她吹好了头发后,薄靳煜将她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

    因为洗好澡出来的时候她就披了一件浴巾,所以抱起她的时候,直接把已经打湿的浴巾抽了出来,而后直接抱着她放在了床上。

    从床头桌上拿起了那瓶药膏,打开后,便开始专注地为她上药。

    冰凉的触觉让她微微夹紧了双腿,有些不舒服地扭了扭。

    薄靳煜用手将她的双腿推开,温和的声音轻柔地哄道:“小太太,乖,分开,我在给你上药,上了药你会舒服一些。”

    “嗯……”叶安然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

    因为困得厉害,她隐约间知道他在做什么,可是又迷迷糊糊没有什么概念,只觉得双腿间一阵****难受,那冰凉,让人难受。

    于是双腿夹得更紧。

    薄靳煜看着面前那一双白皙的纤细长腿,一抹额头渗出的细汗,叹了口气,突然间觉得这真是一项考虑人的忍力活儿!

    好不容易替她抹完药,他站起来的时候,就发现后背都湿透了。

    刚刚替她放水的时候冲的澡,真是白冲洗了。

    薄唇微微抿着,略显无奈地将额头的细汗给抹掉。

    结果,面前的小女人竟然还微微地扭着那白嫩的小****,双腿轻轻地踢了踢他的大腿。

    薄靳煜:……

    如果不是看着她太娇弱了,他此时真的是很想直接就扑上去,然后,再三战三百回合。

    她知道自己无意间正在撩拔着他敏感的神经,他最后一根弦已经随时说断就断吗?

    叶安然当然不知道,她迷迷糊糊地又舒服地睡沉了,一个翻身,直接双腿架在柔软的被子上,双手一抱被子,直接将被子抱得紧紧地,舒服地弯着唇睡着。

    薄靳煜摇了摇头,看着那白嫩嫩的身段儿,忍了忍,终于还是从床尾处拉起一条薄毯披在了她的身上。

    原本是打算替她上完药顺便帮她把睡衣给穿上,不过这会儿看了看,想了想,算了……

    他怕回头睡衣没换成,他又直接把她扒光了。

    轻轻地嗌出一声叹息,将被子替她盖好,他转身就进了浴室。

    除了冷水澡,也没有什么能拯救他了。

    薄靳煜冲完冷水澡后就出了房间,出去的时候,细心地替她将床头灯调暗,又将她床头的手机给设置了静音后,这才走出了房间,并上了锁。

    走出房间,掏出手机,就看到一条信息。

    【明天是重阳节了,我们有多久没有一起来看阿静了,我在等你,我们三个聚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