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第399章 娇情了

    “你也知道,你姨妈命苦,爱上了一个男人,和他有了可儿,可是儿可还没生下来就被那男人抛弃了。”

    白敬天说到这里,心里是内疚,是自责,也是心虚。

    下面这句话,是在骂他自己。

    “那个男人太不是个东西了。”

    程以泽可不同情凌可儿母女,他只是担忧,如果真把凌可儿送进了公安局,该怎么和白妈妈交待。

    毕竟,白敬天说的是事实,白妈妈很疼她的妹妹和侄女。

    自从从上一次,白妈妈向大家隐瞒了礼服被剪的真相,他就看出这一点了。

    可他还是坚持,“我会去说服她的。”

    “以泽……”

    “爸!”程以泽从沙发上笔直的起了身,一脸的严肃和认真,“我想妈也不会原谅凌可儿,因为这一次她伤害的是她的女儿的性命。”

    “以泽……”白敬天虽可以走路了,但起身时腿脚还是不太方便,所以用力的扶着沙发扶手站起来,“你还是不太了解你们的妈妈,她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她的心真的很软的。”

    “爸,妈那边我知道该怎么说,总之凌可儿做过的事,就必须承担责任。况且,她想伤害的人,还是我的妻子。”

    白敬天看着程以泽转身绕过沙发走开,是满眼的无可奈何。

    怎么没想到,以泽是个如此固执的人呢?

    这下该如何是好?

    白白是他的女儿。

    可儿也是他的女儿。

    他已经亏欠了可儿很多了,难道真的要看着可儿进监狱吗?

    -

    夜里十点多。

    凌美姿穿着一袭水缎般的贴身睡衣,从浴室里走出来。

    屋子里开了暖气,即使是穿着这种露腿露肩胳膊的衣服,也不会觉得凉。

    凌美姿坐在床尾凳上,一边往自己晰白的腿上抹着润肤露,一边望着坐在床头的白敬天说,“刚刚让你吃的药,你吃了没?”

    白敬天发着呆。

    没有回应。

    凌美姿抹完一只腿,换到另一只腿上,涂了几滴润肤露,姿势优雅而性感的抹着腿上的每一寸肌肤。

    如今她也是四十五岁了,却只有三十多岁的容颜。

    看起来性感依旧,美丽依旧,风韵依旧。

    “白敬天,你怎么回事?我问你话呢?”

    “……”白敬天还是发着呆。

    “敬天,药吃了没有?”

    “……”

    “白敬天?”

    “……”

    “白敬天?聋了还是哑了?”

    “啊?”白敬天回了神,心虚地看着从床尾气势汹汹地爬过来的凌美姿,“怎么,怎么了?”

    “什么怎么,怎么了?”凌美姿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脚踝,“我问你药吃了没?问了你几遍。”

    “疼!”白敬天假装的皱起眉来,凌美姿白了他一眼,“你是大腿受伤了,不是脚踝,真把自己当病人了?”

    “药还没吃,你帮我拿?”白敬天笑着,凌美姿叹一口气,“算了,看你是病人,多照顾你一点。”

    她爬到床头,从床头柜里找出了几瓶药丸,很娴熟的分好药,将红红绿绿的药丸和一杯温水全部递到白敬天的面前,“给!你啊,以后最好是别生病,别进医院,否则进一趟医院,人还变得矫情了。还白氏集团的董事长,还大男人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