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第349章 干嘛那么心急5

    白小白懒得跟他扯黑色内衣的事了,反正知道他就是一个超级的大流氓。就算她不穿黑色的内衣,他肯定也不会饶了她。

    于是言归正传,“我刚刚没有叫出声吧?”

    “……”程以泽皱眉,脸上挂着别有深意的笑意。

    “你快说啊?”白小白急了眼,“我刚刚有没有叫出声,别被别人听到了?”

    “刚刚你想叫又忍着没敢叫,但还是情不自禁……”程以泽回想着,突然觉得很有成就感,因为他可以让自己的女人次次都感受到高-c-a-o。

    “完了,完了。”白小白瞪了他一眼,“都怪你。”

    “放心,不会有人听到的。”他帮她把弄脏的礼服塞进了包里,拉着她的手往外走。

    到了门前,白小白松开他,“你先出去,我等会儿再出来。”

    “我和你是正正当当的关系。”他重新握起她的手腕,紧紧的抓着她,“干嘛要躲躲藏藏?”

    门被他打开。

    他拉着她走出去。

    他大步向前,她则跟在身后小心翼翼的探着路。

    走了几米,看见走廊转角的更衣间大门处,守着两个黑色的西装男。

    一看就知道是程家的保镖。

    接着,柏杨上前两步,“大先车,车已经准备好了。”

    程以泽点了点头。

    柏杨的目光落在白小白身上,恭敬的喊了一声,“白小姐!”

    白小白垂着头低低的嗯了一声。

    刚才在更衣间的声音,柏杨和这两个保镖一定是听见了。

    真糗!

    “去车上等我。”程以泽吩咐后,柏杨挥手和两个保镖离开。

    “程以泽,你让柏杨和保镖守在这里多尴尬,他们肯定都听见了。”

    程以泽:“……”

    “不对。”白小白恍然大悟,“你早就安排人在外面守着,是故意在里面折腾我的吧?”

    程以泽:“……”

    “我身上的红酒,也是你安排服务生,故意往我身上倒的吧?”

    程以泽坏笑着,“……”

    “程以泽,你要做那种事情你直说嘛,回金漫山我肯定满足你,用得着偷偷摸摸的在这种地方吗?”白小白瞪了他一眼,“害得我都不敢叫出声。”

    “我的地盘,你怕什么?”

    “我脸皮薄。”

    “脸皮薄?”

    程以泽想想就好笑。

    一个九年来,口口声声说要睡了他的白小白,竟然说自己脸皮薄?

    他拉着她往外走,“跟我一起去机场,时间赶不急了,去了机场司机再送你回老宅。这些天我不在Z市,你还是回去和奶奶他们一起住吧,免得你无聊。”

    “你怎么才出差回来两天,就又要离开啊?”

    “前些天不是出差,是去准备你的生日礼物了。”

    “那又怎样,才刚回来陪了我一天半,就又要走了。”

    “舍不得?”

    “谁舍不得你?”

    “呵!”程以泽笑着她口是心非,走到车前柏杨已经打开了车门,他让她先坐进去,坐到她的身边又说,“这次的客户很难搞定,估计要陪他喝上几杯才能拿下。”

    “啊,要喝酒啊?”白小白立即担忧起来,“你的胃不好,喝酒很伤身的,好心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