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16章 脖子上的牙齿印6

    到了高中,高二分班。

    她唯一成绩好一点的科目是语文,却偏偏和程以泽一样选择理科,接着高二高三,简直就是坐在飞机上,完全云里雾的度过,完全不懂自己学的是什么。所以对学习有点怠慢。

    唯一认真的事情,就是程以泽。

    就那么拿着丘比之箭在他身后追啊追,可他也一直穿着防弹背心,飞啊飞。

    上Z市的名牌大学,完全是因为程以泽,使出浑身解数缠着老爸,让老爸动用关系才进了Z大。从此就更加嚣张和没皮没脸的追着程以泽,甚至在他洗澡时还毫不害臊的偷看。

    竟然还说出那样的话来——程以泽,别这么吝啬嘛!我不介意也脱光了,让你也看个够。要不,咱们交换。

    可他每一次只会说同样的话——滚出去。

    -

    白小白就这么看着把她堵在墙角,让她滚的男人。

    从十二岁到二十一岁,九年的时间,她全用在这一个男人的身上,那样恬不知耻的追求着他。

    九年,可她从来都不了解他。

    除了知道他们家家世还算显赫以外,并不知道他真正的身份,也不知道他竟然一直都有未婚妻。

    有未婚妻了为什么不早说。

    他-妈的,浪费了她九年的青春。

    她发誓,就算剜心割肉,她也要把程以泽从心里挖出去。

    “大先生,我是正大光明的走,不是滚。”说完,她推开他的手,踩着衬着她的脚踝更加性-感美丽的高跟鞋,坚定不移的离开。

    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声音,声声尖锐。

    像刀子一样划过程以泽的心。

    她的决绝是因为,半年前她发短信约他二月十四,在Z大的紫藤树下,不见不散。可他半小时后回了一句——我不想和你恋爱,我爱我的未婚妻,别再缠着我。

    而他的痛心疾首,却是因为半年前,他在紫藤树下一直等,满头的朝阳变成了清辉月光,她却一直不曾出现,从此她消失在他的生活里。

    他不知道,她收到了后面关于未婚妻的回复。

    她也不知道,他其实并没有回复,第二天就直接去紫藤树下,等了她一天一夜。

    之后的半年,他去视察各个分公司的情况,半年后直接回了华成集团的总部,接任集团最高领导人的职位。

    也是在半个月前,竟然在一次集团酒会上,看见了身为华成员工的白小白,不过只是一个背影。

    也就有了白小白随他一次去国外出差的事情。

    华成集团好几万员工,半年了他才发现她的存在,一点也不足为奇。

    -

    白小白从走廊里七弯八拐的,终于来到了叶如初指定的包厢门外。

    隔着还有四五米远的位置,刚想赶紧进门,就看见里面的叶如初拿着手机走出来。叶如初看见她,急忙迎过来拍了拍她的手,“白小白啊,你已经迟到十分钟了。”

    “搞得你好像没迟到过似的。”白小白取下挎包,想拿礼物,被叶如初拉着手腕,“白白,你脖子上的牙齿印是怎么回事?”

    “什么牙齿印?”她顺着叶如初的目光,摸了摸脖子的左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