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2章 忤逆我的下场

    这边夜花言正坐在出租车里,心里激动,马上就要见到苏羽墨了,真高兴,

    “师傅,能把车再开快点吗?”

    话刚落下,车就来个急刹车,而坐在后座的夜花言又没有系安全带,所以……‘砰’,“啊,我的鼻子,师傅,你干嘛?”

    “小,小姐,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司机大叔结结巴巴的说着,显然被惊吓到了,夜花言一听,忍着鼻子上的疼,抬眼看去,

    黑压压的人群轿车堵在路边,一群穿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大块头走了过来,夜花言完全楞了神,看着为首的那个大块头,猛的一拍脑袋,

    “哎呀,我说看着怎么这么眼熟呢,原来是大壮啊!”

    “大状,大状,你们在干嘛啊,有事么?”看着越来越近的大壮,夜花言好奇的问道!

    “夜花言小姐,少爷叫你回去!”大壮丝毫不理夜花言的热情,一副公事公办的老实模样!

    夜花言脸色一白,但嘴上还是轻松的开着玩笑,像往常一样调侃着大壮:“哎哟,大壮哥哥,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能听懂啊,你直接叫我花言多好,每次都是板着脸叫‘夜花言小姐’,听着多别扭啊!”

    而大壮像是没听到一般,依然没有多余的表情,“夜花言小姐,你说完了吗,说完了就跟我们回去!”

    夜花言干笑,“大壮,别开玩笑了,我现在还有事。”

    “夜花言小姐,大壮从不开玩笑。你是自己上车还是我们‘帮’你?”

    这下子,夜花言直接忍不住了,双眸喷火,她的时间很紧,在这么拖延下去,怎么行,苏羽墨都快要下飞机了!

    “大壮,我也跟你说明吧,我现在不回去,我有事!而且夜黎辰也知道!他允许了,你快走开,我的时间不多了!”夜花言皱着眉头严肃的说着!她好好说话,希望大壮放过她。

    “夜花言小姐,抱歉!就是少爷叫我们来带你回去的。我的时间也不多了,上车吧!”说完,不顾夜花言愤怒诧异的表情,不顾她的挣扎,像拽小狗似的,一把扯下夜花言扔进其中一辆黑色轿车里!

    手下是相当得没有留情,被扔在车后座的夜花言一阵头晕眼花,趴在座位上片刻,还摇了摇有些晕炫的头,才愤怒的爬起来,嘴里唧唧哇啦对着开着车的大壮放着冷抢。

    “大状,你还和我玩真的啊,你这人也太讨厌了吧,快放我下车,我有事,我真的有事,大壮,咱别玩了行吗?”

    …………安静

    “大壮,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非要弄得我们一刀两断吗,你现在放我下车,我会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安静

    “唐大壮,好,很好!你给我记着,这个仇我夜花言记下了,既然你不义,也别怪我不仁!”

    夜花言口水都说干了,看着距离夜家越来越近,她终于知道,她再说什么,做什么都没用了,夜黎辰那个讨厌鬼,言而无信的臭男人,恨死他了!

    无奈,叹了一口气后,认命的拿起手机。

    “喂!苏羽墨!你到了吗?”

    “快到了,言言让你久等了!呵呵。”苏羽墨温柔的说着。

    他这么说,夜花言更加觉得不好意思,对不起他,“那个,苏羽墨,今天发生了一点意外,我没能来,对,对不起啊!”

    “言言,是和夜黎辰有关是吗?”苏羽墨问。

    夜花言沉默了,她不知道怎么回答,那头传来一声叹息,紧接着便道:“言言,没事,你不用自责,我理解你!”

    挂断电话,夜花言看着倒退的风景,重重的叹了口气。这种身不由己要什么时候才能解脱!她的自由为什么要被人左右。

    一进老宅,就看到一个夜花言不想见到的人,那人穿着黑西装,戴着白色手套,正与一个园丁在讲着什么,看到夜花言,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又犯什么错了?”

    夜花言直视那人,紧绷着小脸,“关你屁事!”

    “夜花言,你就是这么给你父亲说话的?”夜傲松满脸铁青,黑着脸看着自己的女儿!

    “你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

    夜傲松气的不去看夜花言,直接看向旁边像木头一样的大壮,问道:“大壮,你来说,这死丫头今天又做了什么好事!”

    “大壮也不知道,是少爷吩咐把夜花言小姐带回来!”大壮老实的回答着,看得夜花言一阵火气!这根木头!鱼木脑袋!

    “言言,你是不是又让少爷生气了?我给你说过多少遍了,无论少爷让你做什么你都得去做,你这孩子怎么就不听话呢!”

    面对夜傲松的质问,也花言只是极为讽刺的笑了笑,这就是她父亲,把夜家当做天的人,她觉得,妈妈离开他们父子,和爸爸有着极大的关系。

    懒得再看这个所谓的父亲一眼,抬腿就走。

    她还有很多事要问夜黎辰,这个家伙又抽什么风了!

    刚到大厅,就看到夜黎辰神色难看的坐在沙发上,旁边站着一排战战兢兢的佣人。

    看到夜花言,脸上的怒意更甚,“把夜花言送到她‘喜欢’的黑屋,明天再出来,今天不许吃饭。”

    正准备怒气冲冲的质问夜黎辰的夜花言,被夜黎辰这句话愣住,随后就是熊熊的燃烧的烈火,

    “夜黎辰,为什么?”

    夜黎辰起身,走向夜花言,借着身高的优势,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脸上的怒意显而易见,“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谁允许你去接我的情敌的?嗯?谁允许的!”

    “带下去!”夜黎辰说完,不再看夜花言一眼,转身就走!

    而夜花言一句话都没说,没有大吵大闹,身后没传来叫骂声,夜黎辰有些疑惑,扭头就见那女人一步一步的走着,背影清瘦。

    她这般听话,夜黎辰却不开心了,

    不让她去接苏羽墨,就这个模样了?心如死灰了?

    夜黎辰扯了颗纽扣,露出大片白皙的胸膛,想到夜花言那失魂落魄的模样,心里莫名烦躁,

    他,夜花言,苏羽墨,宫凌儿几人从小一起长大。小时候关系还不错,除了他总是做恶作剧,捉弄夜花言,随着他们慢慢长大,上了中学,他觉得宫凌儿好好看,她总是穿着大方得体的淑女裙,人温柔,而且声音好听,又礼貌。

    校花女神,男生暗恋的对象!他也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宫凌儿,他还没来得及告白,却已经听到了心碎的声音,他无意间听到,宫凌儿喜欢苏羽墨!

    从此以后,他怎么看苏羽墨,怎么不对眼。他们的关系也渐行渐远,后来苏羽墨初三毕业,要去国外,几人一起聚会,夜花言喝多了,再会夜家的路上,他从夜花言口中听到:苏羽墨,你怎么就走了呢?你对我那么好,我舍不得你!而且还把他当做苏羽墨,抱着他大哭,他嫉妒苏羽墨,为什么她们都喜欢苏羽墨,他才是学校头号校草好不好!

    两年了,这家伙又回来了,他都还不是凌儿的男友呢!他也够失败的了,现在还没有把凌儿拿下!

    原来夜黎辰兴师动众的把他带回来,还是因为宫凌儿啊,呵呵,心真疼!

    但是心再怎么伤,也抵挡不了此时此刻夜花言的恐惧,上一次来这里还是半年前了,这次就因为她去接了他的情敌,他是有多爱宫凌儿啊!

    所谓黑屋,那就要黑,黑的让人想哭。夜花言抱着胳膊,躲在墙角,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里面很潮湿,水泥地冰的刺骨,而她今天也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连衣裙,好冷,真的好冷!

    又冷又饿又怕,肚子好疼,不会吧,老天,大姨妈这会你别来了!但是,老天没听到她的声音,肚子一次次绞痛和某处的温热告诉她,大姨妈真的来看她了。

    突然,安静的可怕的地方有了声音,‘吱吱,吱吱…’

    这声音是老鼠……这里面有老鼠,夜花言血色全无,吓得大哭起来!

    她面前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老鼠在哪?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老鼠,以前都没有的!

    突然,脚上一阵刺痛,夜花言脑子里‘轰’的一声,塌了。“啊啊啊,走开,走开啊,有老鼠,有老鼠,呜哇……”夜花言完全失去理智,老鼠,老鼠居然在咬她的脚,她像疯了一样乱拍打着,眼泪,悲凉的哭声传入了外面守门的大壮耳里,他想了想,抬步离开,

    “少爷,夜花言小姐在里面大哭,好像很害怕!”

    此时的夜黎辰正沉浸在回忆里,听到这个,大手一挥,不耐烦的说道:“害怕?知道了害怕了?别理她,就得让她知道忤逆我的下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