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第249章 还要不要脸了?

    “醒了?”冷弥浅被曲然的反应给逗乐了,这家伙绝对是她认识的人中最容易脸红最可爱的人了。

    “小浅,男女授受不.......”曲然已经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说这句话了,他只知道自从认识小浅后,这句话几乎就成了他的口头禅。

    “既然醒了,那就陪我去偷衣服吧。”

    “......授受不.......”曲然还在嚼着文字,突然一愣,“偷什么?”

    “偷衣服啊。”冷弥浅斜了斜脑袋,黑夜里双眸璀璨的厉害。

    曲然:“...........”

    月光洒落满室,床边的两人大眼瞪小眼,一个震惊回不过神,一个眼里全是捉弄的笑意。

    “偷衣服做什么?”半晌,曲然终于回过了神,并且成功的将注意力从「授受不亲」转到了「偷」这个字眼上面。

    “给美人儿抢亲,我必须得艳压群芳啊!”冷弥浅回答的理直气壮。

    她一直以来都是穿着男装素袍都没好好打扮一番,现在美人儿抢亲这么重大的事,她自然是要装扮一下了。但她忙到现在,街上店铺早就关门了,本来为了药老的事她就一夜没睡,现在为了让今晚登场惊艳全场又熬了一夜,她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她这一睡过去恐怕便直接到了晚宴,所以趁现在她还有精神,她得先把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

    “那为什么要偷?”曲然有些发懵,小浅不是赢了很多银子吗?

    “既然可以偷,为什么还要用银子?”冷弥浅瞪大了眼。她虽然赚了一些银子,但这两日下来单单在瑞祥楼的开销便用去了不少,更何况她以后没了药老那个金库,她总得好好打算一下不是?

    曲然:“............”

    见曲然不答话,冷弥浅便径直将曲然拉下了床,“走吧,再不偷天就要亮了。”

    “但.....但为什么要我去?”看着冷弥浅紧攥着自己的手,曲然的脸又红成了一片。他虽然穿了睡袍,但他现在这副毫无收拾的模样却是出不得门啊!现在居然还被小浅看了个正着,这着实让他很不自在。

    “因为你是男人啊,正所谓「男人看女人」跟「女人看女人不同」,我打扮的再好看那也只是我以为,说到底,男人的心思男人最懂,我当然得找个男人给我把把关了。”

    曲然被这莫名其妙的理论给绕糊涂了,指了指隔壁的房间,“那......那千昭.........”

    “他是人?”冷弥浅斜瞥了一眼曲然。

    曲然:“..............”合着小浅的气还没消呢。

    “怎么,你今儿白天不是才说要好好补偿我的么?你不会现在才来告诉我,你只是说说而已吧?”

    曲然猛的抬眼对上冷弥浅的视线,“当然不是!”

    “那不就结了?”摊开双手,冷弥浅眨巴着长长的睫毛,嘴角带着痞子式的笑,眸光晶晶亮的看着身前一脸绯红的人,心情不禁出奇的好。

    曲然被看的脸上讪讪一片,声音里全是妥协,“但我现在这副模样,你好歹也让我穿..........”

    “穿什么呀?这黑灯瞎火的你打扮的再漂亮也没姑娘看啊!!放心吧,咱俩好兄弟,我不偷看你就是了。”

    曲然:“..............”

    眼前的人到底还要不要脸了?

    一刻钟后,曲然像是被雷劈了一般站在偌大的成衣店里,看着插在冷弥浅发髻上的银针,惊的丝毫也动弹不得。

    刚刚小浅那出神入化的开锁技巧是怎么回事?

    一根不起眼的银针眨眼间便能将两环扣的锁给打开,那手速简直是见所未见过!

    更重要的是,这根银针为什么会这么眼熟,这很像是他放在外衣里的暗器啊!

    “小浅,那根银针........”曲然视线一直落在成衣店里蹿来蹿去的人儿发髻上,脸上神情古怪的紧。

    “银针?”冷弥浅注意力全在店里的衣裙上,哪里还顾得了自己发髻上的银针,“.......你刚不是看到了么?那银针是用来开锁的啊!”

    “但我的银针不是在外袍里放着的吗?”想来想去,曲然还是觉得那根银针来历莫名其妙。

    “是吗?我没告诉你我偷了一根的事?”修长的手指极快的在各种衣衫上跳跃,须臾之间,冷弥浅便挑了好几件顺眼的衣裙出来。

    曲然:“...........”

    为什么偷东西的人现如今都能这般理直气壮了?

    “怎么样,怎么样,这件颜色好,还是这件颜色好?”无视着曲然越发古怪的神情,冷弥浅拿着手上一红一蓝的衣衫赶忙晃了晃。

    视线落在冷弥浅手上的衣裙上,曲然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名堂来。他本就不懂女子装扮,更何况小浅如今只是手拿着两件衣裙让他相比较,他除了觉得衣裙本身颜色艳丽以外,其余的话还真是半句都说不出。

    “怎么,看不出来?”看到曲然楞的跟块木头一样,冷弥浅眼眸一转便恍然大悟,赶忙再出声,“......你等着,我马上穿给你看。”

    曲然闻言,脸上又是一抹微红,但仍是点了点头。

    小浅绝对绝对是他见过的所有女子中最不要脸的人了,但小浅浑身上下的洒脱直率却又将这种「不要脸」显的极有魅力,反倒将那些惺惺作态欲语还休的女子衬托的有些虚伪。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人这一辈子若是都能这么率真直接,那该多好啊!他也不至于会..........

    甩甩脑袋里的思绪,当曲然再抬眼看向冷弥浅时,脸色再一次的僵住了。

    果然,他发现他又低估了眼前人不要脸的程度。

    因为他突然发现,小浅居然当着他面开始脱衣服了!!

    脱!衣!服!了!

    “小......小浅.......你、你干什么?”曲然瞪大了眼,脸上倏地变的通红一片,惊恐的朝身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摔倒,像是马上就有毒蛇猛兽要向他冲过去一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