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第217章 明明是他家的好不好!

    “你见过?”明若寒双眼一亮,侧头朝墨染看去。

    “属下......属下是见过一位姑娘,但.....但是那、那不可能啊!属下还特地问过那位姑娘关于主子的事,但那位姑娘根本就答不上来啊!”

    墨染眼里全是糊涂,那位姑娘怎么可能是主子心念念的未来夫人,但....但天阴又的确是将那位姑娘唤作小姑娘,这........

    明若寒面色微怔,瞅了一旁的天阴一眼,突然朝身后的阿三低声了几句,不一会儿,阿三便拿着一副卷轴从门外奔来,急急的将手中的画卷舒展开问向墨染,“........你见到的可是这画上的人儿?”

    墨染闻言赶忙瞧去,这么一瞧顿时便呆在了原地,惊的连话都说不出了,只是傻傻的一个劲儿的直点头。

    阿三双眼狂喜,赶忙朝明若寒的方向望去,“主子...........!!!”小浅小姐果真没死!不止没死,反而还活得好好的!!

    相较于阿三,明若寒的欣喜只是一瞬,刹那之后便朝天阴看去,清玉般绝美的脸阴晴不定,“她为什么不回来?”

    小浅既然没事,为什么不来找他?

    即便不知道他身在何处,但凭小浅的本事,若真是想要让他得到消息,又怎么可能办不到?!

    “明摆着不想见你呗?”天阴回答的相当实诚,让一旁捧着画卷的阿三双手不禁抖了抖。这话估计也就只有天阴老人才敢这么理直气壮的说出来!

    明若寒闻言双眼眯了眯,静了片刻后,突然朝老人一本正经的说道,“她喜欢我。”

    “我家小姑娘怎么可能喜欢你?”眼前人的头发比他这个老人家都还要雪亮,天阴顿时不服气了起来。

    “她就是喜欢。”明若寒的声音加重了几分,突然多了一些小孩子强词夺理的倔强。让一边的众人听的瞠目结舌,要知道,除了阿三之外,在场的人可从没有见过自家少主子有说过这样让人咂舌的话。

    “你想的倒美!我家小姑娘可是说了,能让她看上的人最起码的条件便是白首一心人,你以为你行?”眼前的人出身世家大族,他家的小姑娘怎么可能跟其他女人分享一个男人?!

    “我就是行。”明若寒再次确定天阴跟冷弥浅之间的关系,能让天阴说出这样让他熟悉的话,不是那丫头又会是谁?

    天阴静了片刻,顿时又扬高了声儿,“那我也不同意!!”

    明若寒斜瞥了一眼,“她是我未来的妻,先不说这天下没人能管得了她,退一万步讲,能替她做主的顶多也就是伊藤族主,你又哪来的自信能管了她的事?”

    说到底,只要是那丫头不愿意的事,哪怕是伊藤族主恐怕也奈何不得!

    “她是我家小姑娘,我自然管的!”天音扬高的声音里洪亮如钟,若不是身上还套着枷锁,恐怕没人会相信老人此时被巨大的痛楚湮没着。

    明若寒跟老人离的近,眉眼蹙了蹙,揉了好一会儿发懵的耳朵,才艰难出了声,“她什么时候成了你家小姑娘了?”那丫头明明是他家的好不好!!!

    要不是师父说要亲自惩治天阴,他早就将这老混蛋拖下去狠揍了!将他的小浅强行掳去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敢擅自私有化!!真当他死了么?!!

    “我说是我家小姑娘,那就是我家小姑娘!!没我的同意,谁TM的都不准招惹我家小姑娘!!!”学着冷弥浅平日里的调调,天阴彻底怒了,那浑身压迫众人的寒意破天荒的席卷而来,让墨染一行人惊的差点拔出了腰间的剑。

    明若寒揉了揉眉心,瞅了一眼寒意迸现的天阴,顿了顿,又瞅了一眼瞧去,眸底疑惑就没断过,但只要仔细看去便会察觉明若寒此时的眼里好奇更胜一筹。

    那丫头........不是被天阴掳去的吗?

    天阴的阴诡绝狠天下皆知,怎么现在会这般护着那丫头?

    那丫头到底使了什么法子居然连天阴都给收服了?

    还有!

    那丫头为什么不来找他?

    既然天阴那般护着她,想必她是自由的!既然如此,那丫头为什么不来找他?!!

    “小浅她到底...........”

    轰————

    一阵地动山摇从远处传来,让众人皆被脚下的地动给惊在了原地。

    明若寒的话被生生打断,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地动给楞了半晌。

    就连还在怒火中烧的天阴也被传来的巨响给怔了好一会儿。

    沉寂了一瞬后,几乎是同一刹那,大殿里的众人齐齐朝殿外飞了去,就连武功修为被完全遏制住的天阴也好奇着一张老脸朝大殿外跑去。

    啧啧啧,那么大的巨响,难道这千年云玄山还被雷给劈了?!

    此时的天阴虽没了内力武功,但因为体内小黑的缘故,整个人的步伐仍是轻盈的厉害,虽然比不上众人的速度,但也没落下多少。

    只是当他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正坐在一条鳄鱼身上打着哈欠,翻着白眼望向他们时,脚下忍不住颤了颤。

    那......那是他家小姑娘啊?!!

    他....他眼睛没花吧?

    他家小姑娘所谓的‘来云玄山带他走’,不得不说,他想过太多版本。

    比如先暗地里杀掉那些禁锢他的人,然后偷偷带他走。

    或者,下药将那些禁锢他的人给迷晕,然后偷偷带他走。

    再或者,谁都不惊扰,鬼使神差的偷偷带他走。

    反正!!不管是哪一种,都是偷!偷!的!

    毕竟跟云玄山硬碰硬的人从来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即便他这个曾经的云玄山师尊,逃亡起来也从不敢跟云玄山硬碰硬!

    但小姑娘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

    不偷偷摸摸也就算了,如今这么高调的坐在一条巨大无比的鳄鱼上打着哈欠的模样又是怎么一回事?!

    欸!等等!

    那条鳄鱼怎么那么眼熟?

    这不是他丢在云崖镇上的那条大鳄鱼吗?

    看着须臾之间便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众人,冷弥浅打着哈欠硬是生生的将眼泪憋了回去。

    她这几天可是只睡了五六个小时啊!!

    好在她极为熟悉火药的原理,在炼造炸药包的时间并未耽误太久,但这一路轻功跋涉而来,还有如今在她身下趴着的大鳄鱼,着实费了她好些体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