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第199章 感觉不对劲儿

    冷弥浅蹙了蹙眉,再朝老人打量去的眼里不禁多了一丝怜悯,KAO,这老人似乎有些老年痴呆?

    但尽管如此,冷弥浅还是按捺下心里的可惜,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老人家,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我迷路了。”

    “迷路了.........”药老这一次是真被震惊到了。足足好半天,嘴里都在一直重复着冷弥浅的话,看向冷弥浅的眼里更是狂喜万分。

    眼前的小姑娘当真是他刚做出来的祭品?

    枉他做了那么多的祭品,却没有一个能像眼前这小姑娘跟阴灵契合的那般完美!

    以往的祭品吸入阴灵后,多是痴傻不懂人言,只能由小黑通过祭品上的阴灵牵引着如何做事,并且极度不喜光亮,就更别说可以在阳光下活动了。

    但眼前的小姑娘却是个意外,不仅可以站在阳光下等着他,而且居然还有独立的意识,这不就是他真正想要的祭品吗!!

    听着老人喃喃的重复着自己的话,冷弥浅眼里的打量又多了一分同情,蓦地突然想到自己家里的老头子,那个老头子除了腿脚不太好以外,似乎脑子还挺清醒的。

    欸......冷弥浅突然脑子里晃过一个画面,一掠而过快的让她抓不住,只是心里有种隐隐的感觉,她好像是跟她家老头子出来散心的吧?

    “老爷爷你也迷路了?”冷弥浅耐心的又问了去。

    “啊?”药老仍处在狂喜中回不来神。

    “那老爷爷你带手机了吗?”得了老年痴呆的人经常会忘记自己在做什么,身上必定该会随身携带着手机吧。

    “手机是什么?”

    冷弥浅闻言,顿时沉默了下来。再朝老人打量去的眼不由得冷了冷,这老头子是在逗她?在这个年代没有手机的人少之又少,就算是小概率事件被老人碰上了,但在如今这个信息化如此开放的社会,若是连手机二字都没听过,那简直就是特么在跟她开玩笑。

    但冷弥浅又一想,这老人家得了老年痴呆,想必一时反应不过来也是真的,舒了一口气,冷弥浅也懒得再跟老人计较了,转身便准备自己寻路走开。

    “欸————”看到自己最宝贝的祭品转身离开,药老脸上一个惊诧赶忙轻点足下,一抹清风在脚下漾开便出现在了冷弥浅的身前挡住了去路,“........你去哪儿?”

    冷弥浅这次着实有些不爽了,若不是看在她家里也有个老头子,她早就忍不住让身前的人滚了。

    察觉到冷弥浅身上有股阴冷的气息蓦地漾开,药老体内不由得一颤,随即眼里又多了一抹讶异,他体内的小黑居然在怕?

    察觉到这个事实,药老眼底的狂喜又涌了上来,他的小黑算是他在遇到小姑娘之前最得意的作品了,跟他心灵相通又寄付与他浑厚的纯阴功力,不仅能给他护法,还能替他驱使那些阴灵祭品,现在居然在怕眼前的这个小姑娘?!!

    “我去哪儿关你什么事?”冷弥浅心里虽是不爽,但清幽悦耳的声音依旧没有变化。

    “我跟你一起。”

    冷弥浅眉头皱了皱眉,“.......你也迷路了?”

    “对。”药老赶忙点点头,眼前人儿现在就是他的宝贝啊!

    明明是阴灵体却完全不受他体内小黑的控制,反而还让威慑住了他的小黑,他自然是只能靠自己跟小姑娘呆一块儿了。但小姑娘如今毕竟不同于正常人,吸收了那么多纯阴的阴灵,身子自然会虚弱的厉害,更是让他也不敢动武伤着了。

    嗯,他不仅不能伤着这来之不易的宝贝,其他人也绝对不允许!

    “你还记得你家人的名字或者联系方式吗?”

    药老摇摇头,“他们把我赶出来了。”他曾经有过,但如今却视他为敌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冷弥浅闻言心里顿时不是滋味,难怪老人家一个人在这里,原来是被家人抛弃的?

    “那一起吧。”冷弥浅瘪了瘪嘴,看向老人的眼里多了一抹心疼。

    她知道一直都有老人被子女抛弃虐待,但她总觉得离她的生活太远了,毕竟她周围的朋友都极为孝顺,恨不得将家里的老人供起来当宝,没想到她如今却遇到了一个。

    “好好好。”药老连说了三个好,似乎对这样的邀请极为高兴。

    走在冷弥浅身边,药老时不时的便瞅着一言不发的冷弥浅,眼底宝贝的神情越来越浓,这小丫头居然能在这么烈的太阳下走的这么悠然,简直是让他意外的很呐!

    “小姑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走了半天,药老着实有些忍不住好奇了。因为他发现他挑的遮蔽阳光的路,小姑娘根本就不走,反而专门走那没有遮阴的地方任由阳光晒着,要知道这对刚炼造出来的阴灵傀儡是致命的伤害啊!

    冷弥浅望去,一时不明白老人为什么会这么问,只是脚下的步子却突然停下了,本来就浑身通透的莹白,站在烈RI下更显的晶莹如玉,一双漆黑的眸里直直的朝老人看去。

    药老心里蓦地一惊,他怎么觉着这小姑娘眼里的神情静的吓人。

    轻轻的颤了颤睫毛,冷弥浅将视线从老人身上挪开,静了好半晌才终于吐出声儿来,“........恩,感觉是有点不对劲儿。”

    何止是不对劲儿!!

    她只是不想说出来吓着老人家。

    从她醒后开始,她便觉着自己身体有些奇怪,但一时又说不清哪里奇怪。

    直到老人出现,她才开始一一觉着自己的不同。

    她居然能听到老人的心跳声,不,准确的说,她甚至能听到老人身体里血管流淌的声音。

    还有她刚刚离开的那条河,明明已经不在视线里了,但为什么河里小鱼摆尾的声响,还有河水流过卵石的轻撞.........

    还有现在距离他们几百米之外的灌木丛中,一只兔子正在刨坑........

    身后十米开外的一棵大树上,一条蛇正吐着蛇信........

    她都能听的极为清楚。

    就像是亲眼看到的一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