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第194章 心脉之血

    黑影闻言,径自从地上起身朝床上的冷弥浅走去,规矩的从怀里掏出一张丝帕覆在冷弥浅露在薄毯外的手腕处,再轻轻的扣着脉探着床上人儿的脉象。

    容若看的一愣,心想着看来不仅明若寒早将小浅丫头视作了未来妻主,就连赤云魂隐的隐主居然也将小浅丫头视作了未来的女主子,单单只是去探查脉象都这般尊敬。

    再一想想刚刚他进屋那番探查的动作,容若突然觉得额头上快滴出汗来了。想来那病秧子那个时候也无暇顾及他了,要不然换作往日的情形,他早就一掌给拍出去了。

    “小浅小姐虽然脉象微弱,但胜在稳定,只是主子刚刚才撤了真气一会儿,也不知道这种情况还能维持多久。现在只能尽快将凤珏的魄心缚住施救者的心魄,再以心脉之血渡给小浅小姐,从此两人心魄成为一体,不死不休。”

    “心脉之血?”容若眼底卷起云涌,用心脉之血渡人,那可是连正常的人都难过的坎儿啊!

    “这凤珏的法子本就是逆天而行,主子他也知道,可就是.............”

    容若摆了摆手,明若寒对小浅丫头的心思他岂会不知,但凡能有法子能使的,那家伙都恨不得去试试,又怎么可能会错过?!!

    “那行,那就用我的心脉之血!”说到底,小浅丫头成这般模样,他也脱不了责任,他又岂能袖手旁观。

    “什么?!”

    屋外突然闪进一个身影,阿三重重的跪在地上,眼里也是微红一片,顾不得屋里人的惊诧,扬着声音赶忙道,“.......用属下的心脉之血吧!”

    “阿三?!”容若惊诧望去。

    “小浅小姐变成这副模样,完全是因为属下当初随口的一番话,若非属下告诉小浅小姐要解主子身上的毒必须用云崖山顶的菩提草,小浅小姐也不会上这云崖山来!容若少爷就同意用属下的心脉之血吧!”

    容若愣住,他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一出。正想说话,却被一旁的黑影抢了先。

    “属下在想,主子若是醒着,是绝不会让其他人给小浅小姐渡心脉之血的。”

    “你这是什么话?”容若有些不高兴了,“........他现在倒是想渡,问题是他现在的身子能渡的了吗?我还没嫌这心脉之法损身子呢,你反倒是嫌弃上我了?”

    “属下不敢!”黑影赶忙低头道歉,“.......只是这心脉之血极有讲究,除了必须是阴阳调和之外,渡血者一旦将心脉之血渡给了别人,从此这两人便命悬一线,除了彼此之外,不得再与其他人再结连理。”

    果然,黑影的话说完后,屋里的另外两人便都静了下来。

    容若直接给震的没话说了,让他渡心脉之血给小浅,他是没有问题的。但若还有这样的代价,恐怕等那个人醒了后知道了,得!他也别指望什么隐居了,还是刨个坟直接把自己埋了算了。

    很显然,阿三也想到了这点,刚刚才燃起能赎罪的希望,骤然又在黑影的话间给抹了去。

    “那......那我还是给小浅丫头渡真气好了。”既然心脉之血他是没指望了,但总得有帮得上忙的地方,容若想到这里便径直坐在了床边,又将手轻轻的扣在冷弥浅雪白的手腕上,只是这一次,他破天荒的没有将黑影覆在冷弥浅手腕处的锦帕取走,而是径直将手覆在锦帕上认真的又探查起脉象来。

    只可惜只是一会儿,容若的眉头又紧蹙成了一团。他跟明若寒修的武功根本就不是同一种,明若寒从小便中了寒毒,所以修的都是至阳的内力,但他却不一样,他学的是媚功,阴气十足。

    那病秧子给小浅丫头渡了一整晚的真气,早已将小浅丫头的身体炼化成了至阳的底子,如何还能承受他的至阴内力?

    “阿三,你的内力修的是纯阳的功夫吗?”容若蓦地转头朝地上跪着的阿三瞧去。

    阿三一楞,一瞬间像是想到了什么,眼里的死灰之气又盛了一层,“........不是。”

    容若见状浅浅的叹了一口气,也是,纯阳的功夫哪里是寻常人能学的到的?就连当初明若寒修习那至阳的内力,也是因为到了那云玄山才得了契机。

    果然,除了那昏过去的病秧子,他们两人还真是帮不上什么忙啊!!!

    “你家主子怎么样了?”容若也急的没了办法。

    “阿六刚刚给主子服下了丹药,只是按照主子这两日的损耗,加上彻夜的经脉逆行,如今体内阴阳紊乱,恐怕没有一两日是醒不过来了。”

    “哼,他恐怕也是知道他一旦睡过去便醒不过来,所以才会一直这么撑着。”容若嘴角扯了扯,“.......走,带我去看他!小浅丫头承受不住我的内力,他却可以,我救不醒小浅丫头,那我便把他先救醒!”

    阿三双眼一亮,是啊!他怎么就没想到?

    他家主子如今身子正虚弱的厉害,逆行的血脉让他跟阿六都心惊发颤,但若是修至阴内力的容若少爷能为他渡些真气将那逆行的经脉平抚下来,想必对主子的恢复也是极好的!

    “你在这里守着小浅丫头,一旦有什么不对劲即刻来寻我!”厉声吩咐下去,容若脸上浮现少有的正色,便和阿三一前一后的朝石屋外走去。

    看到两人离开,黑影也随后出了石屋守在门边,神情丝毫不敢懈怠。

    当夜幕彻底将整片山林笼罩时,黑影进屋又为冷弥浅探了探脉息,确认没有变化后这才又长舒了一口气退回了屋外。

    出了石屋,黑影在院子里挥了挥手,一个眨眼的功夫,一个穿着墨色的侍卫便神鬼般的出现在了地上。

    “去煮些清粥。”

    “是。”

    “还有主子事先吩咐的汤药,可熬好了?”

    “已经熬好了。”

    “好,赶紧端上来。”

    对屋内如今正昏迷的冷弥浅,黑影心里提起万分的担心,如今这小浅小姐可千万别出什么变故,否则容若少爷那边还没进展,主子又没醒,他还真是不知该怎么办!

    黑影此时全被心绪所扰,浑然不知在他吩咐人的空当,身后石屋面阴的那扇窗闪进了一个人影。

    (话外:这几天在修正以前的章节内容,所以更新有些延误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