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第165章 这是圈套?

    冷弥浅闻言摇摇头,“不用了,这么早还来打扰,想必是真有重要的事。”更何况,她如今是真睡不着,与其一个人坐在屋里难受的紧,倒不如去那老头子那里看看他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事转移转移注意力。

    “那小姐的蛋羹汤圆.......?”

    “等我回来再吃吧。”摆摆手,冷弥浅便从软榻上起了身,回头看了看里屋床上还在酣睡的人儿,朝婉妡吩咐道,“.......琴由昨天累着了,就不要吵他了。”

    嗯?婉妡听的一惊,顺着冷弥浅的视线朝里屋床上看去,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屋里还有一个人。欸欸诶?等等,是......是琴由?居然睡在他家小姐的床上?而她家小姐却在屋外站了一夜??什么情况?!!难道族里盛传的‘男宠’是真.....真的?!!

    婉妡目瞪口呆的有些说不出话来,指着床上的人儿手不禁有些颤抖,这毕竟是她家小姐的闺房啊,哪怕是跟小姐形影不离的音耳也从未在屋里留过夜啊!!!

    欸,音耳?

    对,音耳呢?!

    婉妡这才回想起来她今天还未见过音耳,想那音耳可是跟小姐从来形影不离的,如今小姐要去族长那里,音耳怎么能不在呢?

    正想出声询问自家小姐音耳在哪儿,婉妡却才发现刚刚还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姐早就不见了踪影。

    ————————————————————媚儿乌的时间地点穿越线

    冷弥浅刚迈进伊藤克明的园子,身上的汗毛便直刷刷的立了起来,让冷弥浅不由得皱了皱眉,这老头子到底是有多怕死,居然布了这么多的暗卫在周围,也不嫌瘆的慌?

    进了屋,冷弥浅也懒得坐,斜着身子倚靠在一边的柱墙旁,斜着眼朝厅堂里的老头子,“.......怎么,出事了?”

    她睡懒觉是人尽皆知的事,哪怕授课期间也是等她睡饱了秦三才会上课,现在这老头子天刚亮便急急的来唤她,想必是真的出事了。

    伊藤克明点点头,看到冷弥浅斜靠在一旁毫无女子德行,正想训斥却又想到了眼前人儿的火爆脾气,晃了晃脑袋也懒得训斥了,径直将自己手中的折子递给了一旁的随侍,挥着手让其递给站在远处的人,“.......公主三个月后即将大婚,新皇送来请函,宾客名单上你是第一位。”

    “公主大婚关我P.......”冷弥浅翻着白眼一脸的不在状态内,话说了一半才反应过来刚刚听到了什么,赶忙站直了几乎是向前将随侍手中的折子抢来,“.......你说什么?公主大婚?哪个公主?妡媛吗?”

    不等老头子回答,冷弥浅便急急的将折子打开,一目十行的将折子里的内容看了又看,随即大笑出声,困意发红的眸里全是真真的笑意,“........呆子真的要大婚了?太好了,太好了,欸?你刚说什么?新皇要请我?”

    冷弥浅有些怔忡的看向慢慢走近自己的老头子,心里直泛着嘀咕,全鱼宴后,天下局势危机四伏,皇庭、伊藤、明若三家虽表面上君臣相待依旧如故,但各家心里都明白分裂独立是大势所趋,每一家都在暗暗的养精蓄锐,她还未离开皇城时便已经察觉呆子为了帮新皇登基忙的不可开交了,回到这伊藤族,虽然她还未掌家,但这几日来看着对账务钱财进出的去向,她也大约能猜出如今伊藤族正在大兴军力。

    至于那明若族........

    唉,冷弥浅眼底蓦地又黯了黯,老皇帝死后,皇庭和伊藤族都在抓紧每分每秒巩固势力,唯独那个家伙抛下整个氏族办成仆从跟在她身边形影不离,最后还被她.......

    甩了甩脑袋,冷弥浅竭力的想驱散走脑海里的阴霾。总之,如今这个局势三方都各怀鬼胎,在这个时候新皇让身为伊藤嫡女的她远赴皇庭庆贺公主大婚,要说没有半点其他的意思,鬼都不信!

    冷弥浅抬眼朝伊藤克明看去,“........这是圈套?”

    “哼,看来你还不傻!”伊藤克明冷哼一声,捋了捋胡须道,“......如今天下局势稳中藏乱,在这个时候点名要你去,还将你的名字写在宾客第一位,明着是将你捧上天,实则确实捧杀!哼,若不是李氏父子扶持,那小子又怎么会坐上那个位子?!哼,居然还这样试探我伊藤族,莫不是当我伊藤族的人都蠢钝如猪?”

    冷弥浅闻言神情变的奇怪,“......那你干嘛还想我去?”

    伊藤克明一怔,眼里赞赏的光亮一闪而过,“.......何处此言?”

    “这不是明摆着吗?你明知道这是陷阱还找我过来,不就是想要我去?”

    “万一是本族主找不到理由推脱呢?”

    “找不到理由推脱?”冷弥浅差点就笑出声来了,“.......老头子,你说这话也不嫌累的慌,那妡媛公主三个月后大婚,难道我就不是?”

    “哼!”伊藤克明被说个正着,脸上全是被戳中事实后的尴尬,“......就你聪明,那你还呆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收拾?”

    “收拾?收拾什么?你让我去我就去,那我这个嫡女岂不是当的很没面子?”冷弥浅白了一眼伊藤克明,便坐躺在一旁的软椅上翘高了二郎腿,一脸的悠然自在。

    “你这死丫头........”看着冷弥浅像软泥似的坐躺在软椅上,伊藤克明气不打一处来,但又不敢动眼前人半分。那丫头的暴脾气他可是见识过的,要是真惹火了,恐怕还真是会头也不回的离开伊藤族。

    想到这里,伊藤克明若有似无的朝冷弥浅脖颈处的神玉瞥去,眼里神色不明。

    “说吧,怎么样你才会去?”伊藤克明叹了一口气,放眼整个族内,恐怕也只有他这个嫡孙女才敢在他面前如此嚣张。

    “老头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你让我去皇庭恐怕也不是为了示胆表忠心这么简单。既然如此,咱们也别猜什么哑谜了,你直接说目的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