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第163章 当傻子来对待

    “我?你离开跟我离开有什么关系?我可是双月之.........”冷弥浅的声音突然生硬的止住,看了看明若寒投来疑惑的眼,随即舔了舔嘴边的糕点渣滓,“......我好歹也是这里的嫡女,睡醒了吃,吃累了睡,日子过的悠哉无比,你等着我做什么?你还嫌你在这里不够危险?”

    明若寒蹙了蹙眉,没有说话,只是看向冷弥浅的眼里多了一分疑惑。

    见明若寒没有说话,冷弥浅赶忙出声继续,“....你好歹也是明若族的世子爷,如今这天下即将三分,要是让这里的人知道了你的真身份,你这不是自动送上门让别人给杀嘛?”

    KAO,冷弥浅按下心里的狂跳,她刚刚居然差点说漏了嘴!!她怎么就忘了明若寒如今还不知道神玉双月之期的事儿呢!!!他们两人从皇城突然出现在了伊藤境内,虽然明若寒怀疑是神玉所为,但却并不知道双月之期的事啊!!

    “嗯。”明若寒点点头看着自己脚下的小石子儿也不反驳。

    冷弥浅见状一喜,“......所以照我说,这两天寻个机会把你送走得了,正好现在容若也来了,你有他这个帮手离开这里,我也放心一些。”

    “双月什么?”明若寒突然抬眼直直朝冷弥浅看来。

    冷弥浅毫无预兆的怔住,静静回望了过去,好半晌,眨眨眼,“什么双月?”

    “你刚说了双月。”明若寒的视线直直朝冷弥浅盯去,眸间的氤氲墨色阴晴不定。

    “是吗?我刚刚提了双月?”冷弥浅心里一惊,但面色仍旧装作若无其事,垂着眼又从盘子里拣了一块糕点吃起来。

    惨了惨了,她刚刚确实是说漏嘴了,虽然她马上住了嘴将话转了其他,但凭着明若寒一点就透的聪明,恐怕已经猜出她想要说出的话了。

    “嗯,你刚提了。”明若寒脸上的认真加重了几分,眼里的神色开始凝重。

    “有吗?我怎么.......”

    “你的神玉只有在双月之期才有效,是吗?”明若寒的面色倏地变得阴暗恐怖,那突然冰冷下来的气息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平日里温柔相待的眼眸再也不见,就这么死死晦涩的盯着眼前的冷弥浅,一字一顿,“.........我们离开皇城那日正好就是双月之夜,本世子还记得当时你特别注意双月什么时候会出现,紧接着我们遇到伏击便突然到了这南境之地。冷弥浅,你从未真正相信过我,哪怕我将心双手奉上,哪怕我真心待你,你也从未相信过我是不是?!!”

    冷弥浅惊住,她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明若寒便将所有事都串联了起来。她更没想到从来对她都温柔相待的明若寒,此时就像是变成了另一个人一般,眼里迸出的寒意陌生的让她心里蹿出了慌乱。

    更重要的是.......

    冷弥浅突然发现,相比心里蹿出的慌乱,她居然更在意明若寒的心情了。

    良久,冷弥浅被这个认知给吓到了,整个人就像木头一样杵在原地,动也不动,就这么直直的对上明若寒看过来的眉眼,不漏过明若寒眸间的失望、无奈、嘲笑。

    她原本以为自己对明若寒的感情只是浅尝即止而已,但现在........

    “默认了?”看到冷弥浅眼里一闪而过的慌乱,和那有些局促收回去站直的双脚,明若寒眼里又黯了黯,失望透顶的眸色一览无遗。

    他从未像对待冷弥浅这般真诚毫无杂念的对待其他人,从未像对待冷弥浅这般毫无保留的付出对待其他人,他去云玄山找过师父,他也从师父嘴中得知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事,他知道眼前的人在顾虑着什么,所以他从未催过冷弥浅一定要回报什么,他甚至愿意帮冷弥浅找到帮神玉增长流光的方法,只是想利用在寻找方法的过程中让冷弥浅心里渐渐有他,给他一个可能出现奇迹的机会。

    这几日,冷弥浅对他的维护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开心,他发现自己当初那毫无胜算的莽撞居然开始有了那么一丝可能实现的机会,这让他感到心里跃跃蓬勃的激动。所以即使他知道自己呆在伊藤族面临着生命危险,他也甘之如饴。

    只要是跟她在一起,只要有那么一丝机会能让她心里的天秤向他倾斜一些,他明若寒还有什么不敢试的?!!

    他连跟阿三吩咐的时间都不敢宽裕,就怕他离开她身边的时间太长会横生意外,毕竟在这伊藤族里想要对她下黑手的人比比皆是啊!她每夜酣睡的那么香甜,总有人得在一旁守着是不是?

    但现在呢?

    眼前的人居然一直都将他当傻子来对待,若不是一时没了警惕说漏了嘴,恐怕他这个傻子还蒙在鼓里呢。这几日对他好有什么意思?他刚刚才尝到甜头乐的跟吃了蜜一样,那一头的她早就想好了什么时候一走了之了。

    若不是今夜明了真相,恐怕直到眼前人临走的那一瞬,他才会知道吧?

    呵————

    那个时候的他,一定会像个白痴一样回不过神吧。

    “没有,我没有不相信你。”冷弥浅被明若寒眼里的痛给惊的回过了神,赶忙向前一步,“.....你明明早就有离开这里的机会,但你还是选择留了下来,我怎么可能还不信你?”

    若换做是以前,无论明若寒做什么,冷弥浅确实都会认真思考一番,但现在,他们共同经历了生死,在很多重要关头,明若寒都不止一次有着全身而退的机会,但却从来没有真正丢下过她。她又怎么会不信对方是真心待她好?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双月之期的事?还是说你从一开始便将我当做了冤大头?”明若寒的眼里此刻尽是嘲弄涩笑,嘴角上扬的弧度也是讥讽十足,让冷弥浅看的眉眼刺痛。

    “我........”

    “不过也是,像我这样自动送上门来的冤大头,怎么可能不被利用呢?”明若寒脸上有些不可抑制的嘲笑,像是突然明白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连身子都不由得无力向后退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