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第159章 你在这里做什么

    ————————————————媚儿乌的时间地点穿越线

    回到自己的园子,冷弥浅屏退下所有人在外守着,一双美目瞪圆了盯着跟在自己身后一直沉默不语的明若寒。

    “说吧,怎么解释这个?”摊开自己手里如同珍珠的微型炸弹,冷弥浅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她明明将剩下的几颗微型炸弹丢进了湖里,为什么还会出现在明若寒身上。

    “阿三给我的。”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冷弥浅这副怒气冲冲的模样,明若寒心里就忍不住多喜爱几分。不过这一次,他得好好想想该怎么回答,毕竟眼前的人河东狮吼的模样可不是他能招架的住的。

    “阿三?”冷弥浅扬了扬眉,一副想要打死对方却找不到合理理由的怒意神情。

    “自然是他,否则本世子怎么会有那东西?”明若寒眸间纯净的亮人,让冷弥浅心里更是没来由的一噎,连到嘴边准备教训的话也给堵了回去。

    一时间,冷弥浅只能紧抿着嘴唇,无语的动着自己的手指在明若寒眼前晃了好一会儿,竟是再也吐不出半个字来。

    这个家伙居然将事情全赖在了阿三身上,妈的,先不说阿三不在这里她根本无法对证,就算阿三在这里,她恐怕也问不出半个字来!那个阿三心里只有明若寒这个主子,只要是明若寒吩咐授意的,哪怕面前是条火海也会毫无顾忌的跳下去,那丫的根本就是个万年背锅专业户!

    冷弥浅正想说些什么,突然鼻间嗅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淡香,顿时惊的朝身后望去。

    “嫡小姐回来了?小的已经备好沐浴用水,嫡小姐请用。”琴由从冷弥浅身后走来,眼角轻瞥来的秋波让冷弥浅不由得瞪圆了眼。

    “你在这里做什么?”冷弥浅惊的差点叫了出来。

    琴由一愣,随即轻轻躬着身子做了一个福揖,“嫡小姐不是命小的留在竹园服侍吗?那小的自然应该在这里。”

    “放什么狗屁,老娘没问琴由,我是问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冷弥浅看着眼前的人一脸的戒备,不动声色的朝身后退了一步。

    琴由身形一震,眼里伪装的柔美妖冶渐渐化作惊诧,不敢置信的朝冷弥浅看去,“这样你都能发现?”

    懒得搭理靠近自己的人,冷弥浅转头朝身后的明若寒抬头望去,脸上有些微怒,“.....你叫他来的?!”

    “怎么可能?我从来都不待见他的。”明若寒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一般看向屋外,似乎也极为讨厌屋里莫名出现的人。

    “喂,病秧子,本少爷大老远的来这里可不是来看你,本少爷是来看小浅丫头的。你不待见本少爷,合着本少爷好像待见你似的!”听到明若寒的话,容若一改琴由可怜的模样,双目怒瞪看去。

    只是再看向冷弥浅时,容若不由得恢复了本色,一双极具魅惑的眼里充盈着平日里的戏谑,吊儿郎当的神情也随之浮现了出来,拉长了魅惑的声音,“小浅丫头,我.........”

    “我也不待见你,你从哪儿来的就赶紧从哪儿滚回去。”不等容若说话,冷弥浅便一脸嫌弃的看去,她这里已经是一团糟了,明若寒这尊菩萨她还愁着怎么在双月之期前送走,怎么还能容得下容若那只妖孽呢?

    “小浅丫头,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为了来找你,这路上骑死了多少匹快马你知道吗?”见冷弥浅对自己冷眼旁观,容若不愿意了,赶忙一个箭步准备朝冷弥浅撒娇。但可惜,容若还没到冷弥浅跟前便被一个硬塞进来的素白身影给挡了下来。

    “病秧子,我跟小浅丫头说话你挡着我做什么?”容若老大的不愿意,若不是他如今身处在伊藤族,他早就将眼前的人给暴揍一顿了。

    “说话就说话,你凑那么近做什么?”明若寒斜睨望去,眼里全是隐隐的警告。

    被明若寒一眼瞥过来的寒意给惊到,容若眨了眨眼骨碌了一圈,也不跟明若寒计较,便又折返了身子坐到了椅子上,大大咧咧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仰头喝个精光,“小浅丫头,你怎么看出来是我的?”

    他可是人称千变美狐,无论伪装成何种人从来都是相貌神态分毫不差,但没想他刚刚一出现便被冷弥浅给戳穿了,着实让他意外的很啊!

    “你身上的香味。”冷弥浅也不卖关子,看到容若规矩的坐在一边,便择了一个最远的位子坐下。

    “嗯?”容若闻言赶忙朝自己身上嗅去,“.....什么香味?”

    “你自己闻不出来?”冷弥浅抬眼鄙夷望去,但又不得不承认若不是嗅到了容若身上特殊的香味,恐怕她也不见得能那么快识破眼前人的身份。

    容若一愣,似乎嗅了半天也没嗅出个结果来,不免有些颓然的朝明若寒望去。

    “看我做什么?现在有香味的人又不是我?”明若寒不由得白了一眼容若,有些疑惑的朝冷弥浅看了看,容若身上有香味?为什么他除了清幽的檀香外什么也没嗅到?

    容若闻言狠狠的白了一眼回去,瘪了瘪嘴又咧开嘴讨好的朝冷弥浅看去,“.......小浅丫头,到底是什么香啊?”

    冷弥浅蹙了蹙眉,看了看容若,又抬眼朝明若寒望了望,脸上茫然一阵后眼里突然一瞬恍然,难道那种香味只有她闻的到?

    “你真的一点都闻不到?”冷弥浅认真的朝容若看去。容若身上的香味极为像她在现代实验室里提炼的催眠香,虽然味道极为淡薄,但有着长久淫浸药物的经验过往,冷弥浅仍是第一时间敏感的觉察了出来。

    容若难得老实的摇了摇头。

    冷弥浅朝明若寒仰头看去,只见明若寒靠近容若仔细的嗅了嗅,也是摇了摇头。

    “催眠香,”冷弥浅想了想还是决定说出来,“......一种很像我以前接触过的催眠香。”

    回想着第一次见到容若,她也隐隐嗅到过这样的香味,只是那个时候她被容若那带有现代魅惑大方的笑容给吸引住了,反而忽略了那盖在香粉之下的淡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