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第131章 看我掐不死你

    “颜色变的更深了?”床榻上的人儿好奇无比。

    “是啊,可是没道理啊,之前我用手指上的血喂,神玉的颜色可是变通透了许多,怎么感觉喂了额头上的血以后,反而又变回去了?”低头摸索着手中的神玉,冷弥浅眉头深锁。

    床上的人儿突然变的很安静,只是谁也看不见帷帐里的那个人嘴角向上弯了弯。

    察觉床上的人儿没动静,冷弥浅抬眼望去,却因为视线模糊双眼还未完全恢复视力,只能叹一口气,便踉跄着脚步借助着周遭的家具,几乎是边走边爬到了床榻边。

    “喂,你有没有听见我说,”浑身都酸痛的冷弥浅用手戳了戳床上的人,“......这玉的颜色怎么.....”

    冷弥浅的声音突然没了声儿,因为凑到床边的她因为身体向前倾的惯性,突然瞟到了明若寒的额头上才结痂不久的弯月形。

    欸?这家伙的额头上怎么也有道伤口?

    感觉跟她额头上的伤口很是相像呢。

    想到这里,冷弥浅皱着眉头也抬手朝自己额头上摸了摸。

    “你额头上怎么会受伤?”冷弥浅心里有些犯嘀咕,她额头有伤是因为要喂神玉,明若寒额头上也有个差不多的伤口,那又是为什么?

    “和你一样。”

    “和我一样?”冷弥浅有那么一刻的凝滞,“.....什么意思?”

    她是喂了血.......

    什么叫跟她一样?!

    冷弥浅心里顿时起了波澜。

    “就是你现在心里想的那个意思。”明若寒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在床榻上慢慢坐了起来,只是不同于冷弥浅的踉跄,虽然同是浑身乏力,但整个人看起来依旧那么的悠然不落凡尘。那额头上如同弯月的结痂在那白净的容颜衬托下显得格外柔和特别,就像是有着什么诱惑吸引着人不由自主的看去。

    冷弥浅脑子一片空白,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瞠目结舌的看向床榻上正仰着头看着自己的人,“......啊?”

    “怎么?是我没说明白?还是你不愿意相信?”看着冷弥浅一脸呆茫的样子,明若寒又忍不住浅笑了笑。这丫头明明眼睛都看不见了怎么还是这么一副聪明的模样,真是让他想要多得意一会儿也不行。

    冷弥浅不敢置信的用手抚了抚额,似乎是被噎的一时说不出话来了,直到愣了好几秒钟后才低头看了看脖颈间的神玉,接着一个箭步便跳到床榻里掐着明若寒的脖子大力的摇晃起来!

    “喂.......咳咳........你个疯子干......干嘛..........”

    “老娘不掐死你这二十年就算白活了!!你TM的平时欺负我就算了,老娘看在你顶个世子爷的古董身份上不跟你计较!现在你TM居然还动我玉佩!!还居然敢给我滴血进去!!!你要是嫌皇庭里的人杀不死你,老娘现在就代劳好了!!掐死你把你的尸体带去领赏指不定还能在回去之前大捞一把!”

    将明若寒压在身下,冷弥浅此时已经气的不能控制自己了,她总算是知道了为什么自己的神玉颜色又变回去了!

    妈的!

    那是不是就说明她之前的功夫全给浪费了?

    说不定明若寒那些什么灵盖之血的话也是唬她的!!!

    天哪,现在回过头想想,她似乎一点都没有怀疑过这个病秧子啊!!!

    那莫名的信任倒是怎么来的?!!

    “你......你再掐......我死了.....你就.....就真别.....想....回....去.....了.....”明若寒被掐的满脸通红,哪里还有先前那副悠然自若的模样。

    “你要不死我才是回不去!!”

    “别......没我.....你真的....回.....不.......去.........真的........”明若寒也不反抗,一双眸子睁得大大的,流光斐然。

    “看我掐不死你.......”

    “我的血.......神玉........没我......你回不去.......”

    冷弥浅手下顿然一松,居高临下看着满脸掐的通红的明若寒,“.......什么意思?”

    “咳咳咳........”冷弥浅一松手,明若寒赶忙大喘着粗气,用手护着自己的脖子赶忙解释着,“.......那神玉如今有我的血,现在得我们共同去喂才行.......”

    “妈的!!!!”冷弥浅怒火蹭的一下又冒上了心头。

    “所以现在如果没有我的血,你就别指望这神玉会再有流光......”看到冷弥浅又要朝自己下手了,明若寒赶忙脱口而出。

    果然,冷弥浅正准备抬手的动作一滞。

    “神玉为什么会认你的血?难不成你是伊藤族的私生子,从小被明若族给抱去了?”冷弥浅心里忿忿到极点,妈的,要是这病秧子敢说‘是’,她再不掐死他就真白活了!!!

    “什么?”明若寒短暂的一愣后,被冷弥浅的话逗乐了,这丫头怎么什么话都敢说,那脑袋里到底是什么构造?!!

    正想笑出声来,明若寒一看压着自己的人微眯着眼又准备朝自己下手了,赶忙摆了摆手,一本正经的解释,“当然不是了!昨天我将我们额头上的血混在了一起喂食神玉,你的血算是为我做了引荐,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也算是神玉的半个主人了。”

    “什么?!!”冷弥浅的声音几乎是咆哮而出。

    “所以你现在要是掐死我,可就没有血喂它了。”

    “我凭什么要信你?”

    “你可以不信,”明若寒指了指冷弥浅脖子上悬着的神玉,“.....神玉最喜龙凤血,若要神玉里的流光复现,龙凤血是最好的引子,每次间隔三个时辰,若过了时辰神玉便会恢复最初的颜色。如今神玉变了色就是最好的说明。”

    冷弥浅闻言赶忙低头再次朝自己胸前的神玉打量去,毋庸置疑,她的玉色的确是变回最初的颜色去了。

    “阿三~”趁着冷弥浅没空搭理自己,明若寒唤了屋外的人。

    话音刚落,阿三跟阿六便一人端着热汤出现在了门口。

    “什么时辰了?”

    “主子和小浅姑娘已经睡了四个时辰了。”

    “什么睡?我们那顶多叫做同榻而眠!你说的这么随便,要是传了出去,别人还指不定以为我跟他做了什么呢!”冷弥浅本就怒火中烧,对着明若寒一肚子的怒气没地儿出,只能说阿三太倒霉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