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第115章 如何放心的下?(修正)

    看到冷弥浅不说话,李墨又慢慢压低了声音,“如今天下局势不明,全鱼宴上暗杀伊藤郡王,伊藤语静又指明是被玄澈指使,寒世子又恰好中了毒,这一切的一切都将矛头指向了玄澈。现在先帝突然归天,皇庭之危一触即发,我父亲这一派势力成了重中之重,我又是他最宠爱的儿子,现在即便是皇子遇见我也要礼让三分。”

    冷弥浅眸里恍然大悟,“那你这意思是,你现在可以在这皇庭里横着走了?”

    李墨脸上微红,“可以。”如今的他岂止是可以横着走?

    “那........这天下就要三分了?”冷弥浅也压低了声音,只够两人听见。

    李墨惊住,猛的侧脸看向望着天一脸悠闲的冷弥浅,心里警铃大作,顿了好一会儿才听到自己的声音,“何以见得?”

    “嗯?你刚不就是这意思?出了全鱼宴的事儿,正好给了那两家各自为王的旗号,反正是皇庭先对他们动手的,他们顺着杆儿爬不是正好分家么?呆子,这皇庭里太危险了,你如今连府里的人都没摆平,还是早点闪吧,现在离开这里还能走的干净。”

    冷弥浅实在是不看好皇庭的局势,倒不是对皇庭没信心,而是相较于她接触过的伊藤原和明若寒,她着实觉得皇庭胜算不大,如果李墨继续呆在这里,她真怕李墨会有惨死的下场。

    李墨安静了片刻,压低了清润的声音,“我也想走,但父亲年事已高,又一生忠诚于皇庭,如今新皇继位还有很多地方需要父亲操持,父亲已经决意留下,我又怎可为了保命弃他而去?”

    冷弥浅闻言点点头,接着便不再说话,只是长长的睫毛下又莫名的增添了几分沉重。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大约一刻钟,终于到了一座宫殿前停下。

    “墨少爷,藏珍阁到了。”一直在前面带路的小太监终于又出了声。

    “谢谢公公。”李墨也浅浅躬腰谢礼。

    “大殿下得知墨少爷进宫,想请墨少爷进殿一叙。”小太监自始至终都没敢抬眼直视李墨,相反,神情恭敬的模样犹如身前站着的是位高权重的人上人一般。

    “哦,让.......”李墨刚出声便突然怔了怔,眼角扫过身后的人,随即眼里神色变了变,温和着声音恭敬的朝小太监回话,“.......那还请公公您先回禀大殿下,墨某处理完手上的事后自会前去。”

    小太监身形微微一震,抬眼惊诧的朝李墨望了一眼,但也只是一瞬,小太监瞥到了李墨身后的女子便心有所悟的垂眼点了点头,“.....那小的先告退了。”

    说罢,小太监便恭敬的退后好几步,急急的转身离开。

    “玄澈怎么会找你?”看到小太监的身形越走越远,冷弥浅一脸疑惑。

    李墨眸光一闪,随即瘪瘪嘴一脸无奈,“还不是想拉拢父亲大人~”

    冷弥浅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随即眨眨眼问道,“玄澈是大殿下,应该算是在诸位皇子里最有势力的哦?”

    “嗯,”李墨点了点头,“大殿下是所有皇子中最得先帝喜爱的,虽然未封太子,但在众人眼里始终跟其他几位殿下不同。全鱼宴上的事几乎将所有矛头都指向了玄澈,但先帝硬是压了下来,就足以见他对玄澈的喜爱了。如今先皇归天,又未立下任何遗诏,大殿下自然是最有希望登基为皇的人选。”

    “但是玄澈始终有很大的嫌疑啊?他怎么还会有机会登上那个位子?”

    李墨深深的看了一眼冷弥浅,“小浅恐怕不知道,先帝临死前虽没留下遗照,但却留下了一封血书。”

    冷弥浅瞪大了眼,“血书?”

    李墨点点头,“......一封告罪的血书。”

    “什么情况?”

    “血书上说,全鱼宴之事皆由他策划,与玄澈无关。让玄澈无辜替父受累皆是他过。总之那封血书写的详尽无比,将全鱼宴上的事全都从玄澈身上撇了开。”

    冷弥浅听的震惊,连话都忘了说。那老皇帝居然为了儿子能做到这种地步?先不说那背后的主谋是不是老皇帝,即使是,也大可以丢卒保车将儿子推出去做替罪羊,没想这老皇帝居然全给自己揽了下来。

    “那大殿下为人怎么样?”冷弥浅不禁有些八卦,她在猎场的树林里曾经见过老皇帝身旁的诸位殿下,但论起真正有印象的似乎只有那个叫玄澈的人儿。

    “呃,”李墨认真想了想,“......大殿下对人极好。”

    “废话,他的身份若是对人不好怎么收服人心?我问的是不好的地方。”

    “不好的地方.......若真是要说不好,那应该就是性格善疑吧。”

    “啊?”冷弥浅有些怔住,自古以来帝王者多是善疑,因为善疑才能独善其身登上那个高冷的位子,但也因为善疑也常常让身边的大臣落得个枉死的下场,真可谓是一把双刃剑。

    “........怎么了?”李墨闻言瞥去。

    冷弥浅摇了摇头,耸了耸肩,“没什么,就是觉得.....可以利用而已。”

    李墨愣愣的朝冷弥浅看去,一时没了声音。

    “看着我做什么?”冷弥浅被看的有些不自在,“你以为我胡乱说的?”

    李墨脸上的神情莫名,也不出声作答,就这么直盯盯的看着冷弥浅楞的跟块石头一样。

    “真是个呆子.....”冷弥浅不由得低声骂道,瞅了瞅无人的四周一把抓过李墨凑近耳边,“我说你就不能放聪明点?你既然都知道大殿下性格善疑了,那你大可以好好利用啊!”

    “利用?”看着凑近自己的冷弥浅,李墨脸上倏地变的奇怪,“利用什么?”

    “利用他来上位啊!”冷弥浅心里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这个呆子傻成这样还非要呆在这龙潭虎穴里,这让她如何放心的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