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第111章 那个呆子啊!

    不同于明若寒的嚎啕大哭,容慧此刻完全就是压低了声音哭的喘不过气来,红通通的双眼肿成一片似乎已经哭了许久,让冷弥浅看的一惊。

    “小姐,容慧要是做错了什么,你就告诉容慧,骂也可以,打也可以,只要小姐高兴,只要小姐不要离开容慧,容慧做什么都愿意的!!”紧紧的拽着冷弥浅的衣袖,容慧几乎哭成了一个泪人儿,径直跪在了冷弥浅身前苦苦哀求着。

    冷弥浅着实是被惊到了,她没想到容慧居然这么舍不得她,“其实......给你自由身不是更好吗?”

    明若寒曾经告诉过她容慧会武功的事,这让冷弥浅心里多少有些芥蒂,有没有武功是其次,但明明有却不跟她说明,还非说自己是爬墙进的明若府,这反而有些此地无银的嫌疑,不得不让冷弥浅在心里打了折扣。

    更重要的是李墨那呆子跟她说的容慧是从妓院里赎出来的,如若不赎身便会被老鸨拉出去接客,但如果容慧本就会轻功,难道从一个妓院里逃出去的本事都没有吗?

    唉,想到这里,冷弥浅不由得心里哀叹,那呆子啊,八成又被人骗了。

    “为什么要自由身?”容慧红通着眼,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突然反问。

    “嗯?”冷弥浅反倒被问的一愣,为什么要自由身?这个问题虽然白痴的就跟‘你为什么要吃饭’一样,但冷弥浅一时半会儿还真是有些语噎。

    “容慧除了服侍人什么都不会,根本就没有立身之地......”

    “你确定?”冷弥浅俯下身蹲在容慧面前,用手撑着脑袋打量着眼前人儿,“.......你不是会武功吗?凭你的本事,当个小偷做个女贼什么的完全没问题啊~”

    容慧闻言身形一震,不敢置信的朝冷弥浅望去,眼里全是惊诧,就这么发愣的望着冷弥浅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跟着我又能做什么?做丫鬟?天天做饭洗衣服?相反,如果你想要自由,我可以给你一大笔银子足够你生活一辈子,怎么样?”反正她有的是银子,如果能用一丢丢银子将容慧这个来历不明的人送走,她何乐而不为?

    容慧怔住,一双红通通的眼瞪大了看着冷弥浅,眼眨也不眨。

    “还是说........”冷弥浅嘴角扬了扬,若有所思,“.......容慧姑娘受什么人之托,想借下人的身份监视我?”

    容慧的眼瞳蓦地增大,湿润的双眸里极快的逝过一丝慌乱。

    “是......是李墨少爷。”容慧眼里有些懊恼,跪着的身子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没了精神。

    “谁?”冷弥浅有些意外,她想过容慧是伊藤原的人,但怎么也没想到会是李墨那呆子吩咐的。

    “容慧从小在丞相府里长大,本是守护丞相府的暗卫,但因为武艺不精被重伤武功被废,只能在丞相府里做一名小小的丫鬟受着冷眼度日,墨少爷可怜容慧便将容慧送来了小姐你身边,吩咐无论发生什么一定要护小姐周全。”说道这里,容慧顿了顿,声音因为哭泣后显得颤微,“容慧.....容慧已经失败过一次了,如果.....如果连小姐也不要容慧,容慧在丞相府就真的再无立身之地了。求小姐留下容慧吧!!”

    说罢,容慧便带着哭腔重重的朝地上磕去,“小姐如果不愿意见到容慧,容慧远远的跟着便是,绝不打扰小姐半分!只求小姐留下容慧!!”

    “叩——”

    “叩——”

    “叩——”

    一声接一声的磕头声让容慧的额头不一会儿便破了血口,但冷弥浅不出声,容慧也没有停缓半刻,就连磕头的力度也丝毫没有减弱。

    “叩——”

    “叩——”

    一只手挡住准备叩向地面的脑袋,无奈的声音顿起,“行了,既然是那呆子吩咐的,留下来便是。”

    哎!只怪李墨那呆子没有从一开始便告诉她真相,要是早告诉她容慧的身份,她何苦闹这么一出?害她还以为容慧把他们两人都给骗了。

    容慧闻言睁大了眼,脸上一片动容,眼泪跟地上的泥灰混杂的脏黑却依旧挡不住眼里的那抹激动,“真的......?真的留下来??”

    “废话,当然是真的。”瞥着容慧额头上的殷虹,冷弥浅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家伙果真是不觉得疼吗?

    “不过呆子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你的身份?直接告诉我你的身份不是很好吗?”

    “墨少爷说,如果小姐知道我是丞相府上的人,就一定会问起关于他的事,但墨少爷说他受的委屈若是被小姐你知道了,肯定会想尽了办法为他打抱不平,到时候深陷其中反而会让他不安。所以才会特地吩咐容慧骗小姐说是从妓院里赎身出来的。”

    “............”冷弥浅听的沉默,心里五味杂瓶复杂的要命。

    唉,那个呆子啊.......

    即使在他被别人欺负的时候也在考虑着她的处境吗?

    “呆子......他什么时候回来?”冷弥浅回想着李墨只告诉过她会离开几天,却没说什么时候回小苑。

    “容慧也不知道。”摇摇头,容慧想了想,“.....但墨少爷说了他办完事就会回来了。”

    “嗯,”冷弥浅点点头,视线随即落在书架上,眸光动了动,“容慧,你知道心神之法吗?”

    “心神之法?小姐说的是云玄山的心神之法吗?”容慧擦去脸上的混杂着灰尘的泪渍,赶忙点了点头。

    “云玄山的?”冷弥浅脸色变了变,心神之法原来还分山头的吗?而且正好又是云玄山的,那病秧子不会是故意这么说的吧?

    “嗯,心神之法从上古便开始流传于世了,但以云玄山的最为正统。小姐是想问什么?”看到自己能帮上忙,容慧赶忙直了直身子。

    啊?居然是真的?

    冷弥浅讶然,“.......听说对应不同的事,心神之法的内容也不一样?”

    “嗯,心神之法颂词众多,每一种对应着不同的祭祀,若是皇庭中的重大祭祀,心神之法的颂词绝不可以出错,甚至是念诵之人都极为考究,丝毫亵渎不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