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第107章 催心之术

    “什么但是?”容若接过冷弥浅有些迟疑的话,漂亮的眸子里全是一瞬光亮后的希望期待,细致装扮后的绝美面容上扬起浅浅温暖的笑容,让冷弥浅心里又漾开了似曾相识的熟悉。

    “我.........”冷弥浅心里有些犯难,她虽然不想伤了眼前人的心,但有些事情不能随便承诺啊!!!

    “你每次都用这招,你不嫌腻吗?”明若寒鄙夷的声音突然扬起。

    容若闻言,脸色一变。

    “嗯?”冷弥浅朝明若寒疑惑望去,不太明白明若寒话中的意思。

    “还是说,你不用这一招,就没法子让别人随你的心意,如你的愿?”明若寒嗤笑的声音再次扬起。

    容若眸里阴了阴,正欲发火,却又突然想到了什么,眸间一动也轻笑出了声,“你是在嫉妒我的本事,还是在害怕小浅以后都听我的要跟你形同陌路?”

    果然,明若寒刚还在谑笑的眼里突然聚起一团浓墨,化也化不开。

    “哼,你以为她会听你的话?”明若寒嘴角的讥讽骤起。

    “怎么?你不信?”

    “呵,”明若寒嗤笑出声,“......若不出我所料,你的媚功已经用了六成功力了吧?”

    “那又怎么样?”似乎极不服气明若寒说中,容若不由得双眼瞪去。

    “呵,用了六成功力才这点效果,这要是让师叔知道他的毕生所学在你这里居然成了四处杀人的工具,而且还用成这幅不堪的模样,恐怕会气的从坟里跳出来吧。”

    “他要是能跳出来早就跳了,也省的我闲的发慌。”容若像是想起了什么,嘴角一抹苦笑。但也仅仅只是一瞬,嘴角的苦笑便一晃而过,又恢复了之前谑笑的轻浮。

    “什么意思?”听着两人的对话,冷弥浅虽然依旧茫然一片,但依稀也听出了点儿什么,直接朝明若寒看去,“你刚说什么媚功?什么六成功力?”

    冷弥浅眉头蹙了蹙,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憋闷,她有些意识到两人对话里的意思了,只是还不够太清楚。

    “你说呢?”明若寒抿了抿嘴,挑着眉将问题又抛了回去。

    冷弥浅眸光一冷,“她用在了我身上?”

    “要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你们才刚认识就会想着给她赎身?”

    “我.......”冷弥浅语噎,一时说不出反驳的话。

    愣了愣,冷弥浅轻咬了咬嘴唇,“你的意思是我从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就对我用媚功了?”

    “要不然呢?”明若寒摊开双手。

    冷弥浅朝身前的容若瞧了瞧,若有所思的了一会儿,眼里闪过疑惑,“但她对我用媚功做什么?她喜欢你该对你用啊!”

    “笨女人,他是男的。”像是明白冷弥浅心里疑惑的地方,明若寒的白眼几乎翻上了天。

    这一次,冷弥浅彻底石化。

    再次看着还拥着自己的一脸浅笑的容若,冷弥浅瞪圆了双眼再次打量了去,视线落在平滑的脖颈间,再游离在容若那略有起伏的胸前,眸间的疑虑又反复了起来。

    顿了顿,冷弥浅又朝明若寒瞅去,看着明若寒一脸认真的模样又不似在捉弄,便转了转眸子准备用手朝容若下腹的方向摸去。

    “你做什么?”明若寒惊呼声顿起。

    “你要做什么?”容若也是惊的朝一旁退去。

    “你怕什么,难不成你真是男人?”冷弥浅对视上容若惊诧的眼,蹙了蹙眉。

    “是男人不好吗?”容若脸上敛去惊讶后,嘴角又扬起那魅惑的笑,朝冷弥浅缓缓走去,一副又要拥人入怀的模样,“男人才能在危急的时候好好保护小浅啊~”

    明若寒见状,脸上又寒了几分,想上前拦住却又在瞥过冷弥浅一瞬即过的冷眼后,眨了眨眼又收回了迈出的腿。

    “容若姐姐这么漂亮,居然真的是男人?”冷弥浅不由得再次打量着朝自己拥来的容若,天哪,她若不是亲眼看见,她简直无法相信在这个完全没有科技含量的世界居然会有变性伪装的如此好的人。

    无论是身形,还是面容,男子最容易伪装失败的声音和喉结统统都没有出现,即使.....即使明若寒告诉她容若是男子身份,容若也间接承认了自己男子身份,她仍是心里惊诧的不敢相信。

    见冷弥浅呆呆的望着自己,眼里全是失神后的茫然,容若嘴角的笑意不由得慢慢扩大加深,浅浅抬眼瞥了瞥正阴沉着脸看着自己无动于衷的明若寒,轻撩着手便朝冷弥浅的脸颊抚去,似乎有意要激怒明若寒,更是将另一只手朝冷弥浅腰间圈去,想彻底将眼前失神的人儿拥在自己怀里。

    只可惜————————

    明若寒依旧阴沉着脸无动于衷,只是挑高了眉静静的将视线落在了冷弥浅身上。

    也仅仅是那么一瞬,就在容若正准备拥人入怀的眨眼间,冷弥浅手间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根细细的针头,正夹在攥成拳的双指缝间直直朝容若脖颈处袭去。

    容若瞳孔猛缩,急急朝身后退去,摸着脖颈间长浅的血口,神情惊讶的朝冷弥浅望去,“你没有被催眠?”

    云玄山密不外传的催眠术在外人从未失过手,就连故去的师父也夸他在这方面天赋异禀,有着别人都没有的慧根。从他出山以来,催眠之术被他使的物尽其用、淋漓尽致,言谈笑语间、浅浅耳语甚至是眼神交流,都能让他将催眠之术植到对方的心中,也正是如此,凡对他的过往有所了解的人面对着他都不敢放肆妄为。

    当然,除了那个他讨厌到不行的明若寒。

    “哼,说出去简直丢云玄山的脸。”明若寒的声音很是时候的响了起来,话间的讥讽让容若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不理会明若寒的冷嘲热讽,容若直盯盯的看向冷弥浅,似乎连脖子上的伤也忘了,不敢置信的询问,“你真的没有被我催眠?”

    他......失败了?

    他.....居然会失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