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第92章 震惊的对话

    果然有些人无论变成什么样,都让她看上去是一副欠揍的模样。

    明若寒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见冷弥浅脸上尽是敷衍,明若寒撅着嘴眼里全是不满,“真的是三年!”

    “是是是,是三年。”冷弥浅懒得跟眼前的人胡搅蛮缠,她今天已经被明若寒不要命式的嚎啕大哭烦躁了半晌,可不想再遭罪了。

    “你怎么能不信呢?师兄死了后,师父那个啰嗦鬼没有一天不念叨你的,说你多可爱多有趣,长大了一定是个美人儿,我自然也就上了心。”明若寒眨巴着眼,解释的一本正经。

    “啊?”冷弥浅眼里茫然一片,这病秧子说的话怎么越来越让她迷糊了。

    “师傅最喜欢师兄了,说师兄是他遇到过的最聪明的人,当然了,那是因为当时师傅没遇上我.......”

    冷弥浅听的一脸沉默,白眼翻到了头顶。

    KAO!

    “只可惜师兄人虽聪明,但做事却笨的要死,自以为身负伊藤嫡子血脉就不会有事,结果到头来不仅害死了自己,连嫂子也丢了命,更重要的是刚刚才出生三个月的孩子也不得不隐匿了身份没了下落,重点是从那之后,师傅每天都会在我跟前说着往事,我要不是打不过他我早让他闭嘴了.......”明若寒似乎记起了什么不开心的事,精致的五官蹙到了一团儿。

    冷弥浅听的心弦一震,瞪大了眼朝明若寒瞧去,眸间全是震惊。

    “你刚说什么?”冷弥浅突然有点转不过来弯,刚迸出声儿便愣愣的望着明若寒忘了下文。

    明若寒也极为配合的止住了埋怨,赤脚站在地上嘟囔着嘴呆站着,只是眉眼里全是不爽,他刚刚说了那么一大堆,眼前的人居然没听进去?

    “.......你刚说你师兄是谁?”冷弥浅楞了片刻之后,终于扯回了一丝理智,她刚好像是听到了伊藤嫡子?

    “伊藤茗冉。”

    “伊藤茗冉?”慢慢的轻喃着,冷弥浅记忆里像是被翻滚了一样,这个名字不正是.........

    “就是你的爹!”明若寒嫌弃的补充解释着。

    冷弥浅顿时瞪大了眼,“你说我......咳......是你师兄?”

    眼前的人明明跟她是同辈啊,怎么师兄又跑到她父字辈去了?

    “这有什么好稀奇的,我是我师父的关门弟子,年纪虽小但却是最聪明的那个。”明若寒嗤之以鼻。

    冷弥浅这次不乐意了,“聪明?你还真是够不要脸的,聪明还会说认识三年?会算数的人随便一算都知道不止三年!”

    “怎么不是三年,师傅从我五岁起便开始念叨,如今我八岁生辰刚过,怎么不是三年?”

    “...........”冷弥浅听的又是一阵沉默,嘴角终是忍不住抖了抖,颤声儿着拉长了调,“.......啊?”

    “师傅还老说你长大后会很聪明,没成想你连这么简单的算术都不会,估计师傅知道了又要被气的跳脚了.......”

    赤着脚的明若寒似乎终于发觉自己浑身有些发凉了,一边念叨着一边自己爬回了床上,但一双灵动的眸子却始终没有从冷弥浅身上挪开过。

    而这一次,冷弥浅破天荒的没有反驳,也没有借机离开,而是依旧保持着先前震惊的模样僵硬的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只是一双眼不停的在明若寒身上来回打量,神色莫名。

    什么情况?

    为什么她听的越来越糊涂了?

    一刻钟后。

    当阿三看着被冷弥浅打晕过去的主子,眼里的震惊已经彻底让他说不出话来了。

    这姑娘还真是下得去手啊!!

    “问你话呢,说啊?”一旁的冷弥浅耐心实在是没剩多少了,看着明显发呆的阿三,赶忙上前扯了扯阿三的衣服让他回魂。

    “主子他.......”咽了咽口水,阿三觉得自己额头冷汗涔出,“.......主子他没事吧?”

    “他?他能有什么事?活泼乱跳的跟只猴子一样,所有人都死光了他也不见会有事,你赶紧回答我问题啊,他脑子真是有毛病了?”回想着明若寒那些语无伦次毫无逻辑的话,冷弥浅心里的疑问一个接着一个,根本按捺不住。

    “主子他真的是病了,”阿三一脸的认真,“皇上为了将主子置于死地不惜在自己的身上抹了毒药,主子虽然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封了六脉,但仍是慢了一步,落下了心智紊乱的病,但所幸的是保住了性命。”

    “嗯,他确实蛮紊乱的,说话也没什么逻辑,他刚刚......”冷弥浅面上有些凌乱,朝四周看了看突然压低了声音,“......刚刚他说了一大通奇怪的话,什么伊藤嫡子,什么师兄,还说什么早就认识我了.......”

    阿三恍然,瞥头看了看床上睡着的主子,低头冥想了一会儿,随即抬头看向冷弥浅认真无比,“主子跟小浅小姐原本就有婚约一说,自然是早就认识小浅小姐。”

    冷弥浅惊住,心跳声倏地慢了半拍,“什.....什么?”

    刚刚明若寒的话让她依稀觉着他们两人像是早就认识一样,但却没想会是如此亲密的关系!

    “小浅小姐是伊藤嫡女之后,也是主子早已逝去的师兄之女,早在小浅小姐还在涟漪公主腹中的时候,师公他老人家便做了主将小浅小姐许给了主子,涟漪公主也是默许了的。”

    “师公?”冷弥浅眉头几乎皱成了个‘川’字,“师公是哪位?”

    “师公是云玄山老人。是主子的师父,我们属下尊称为师公,师公也是小浅小姐父亲的师父,对涟漪公主曾有过救命之恩。”

    冷弥浅听的瞠目结舌,原本还想寻求答案的脑子没成想变的更加凌乱,摆摆手,冷弥浅又继续问道,“所以明若寒对我好是因为我跟他之间有婚约?他早就知道我真正的身份了?”

    阿三闻言赶忙摇摇头,“当然不是。主子一开始并不知道小浅小姐你的身份,只知道你是诈死的才子冷洛,直到前些日子发现了小浅小姐你的神玉,才知晓小浅小姐你身份的。那个时候主子像是松了一口气,开心的不得了。”

    “开心?开心什么?”

    “主子知晓小浅小姐你的真实身份自然开心,本来主子还一直避讳着,担心若是喜欢上了小浅小姐,以后如何跟伊藤嫡女交代,后来居然发现你们俩原来是一个人,你说能不高兴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