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第89章 静观其变

    什么?

    蔷薇明显一愣,瞪大的眼里朝床榻边的两人望去,来回的打量个不停。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最尊敬的主子,自己眼里不容尘世玷污像玉人儿一般的主子,居然会喜欢被那个叫小浅的女子欺负?

    冷弥浅也是一愣,这阿三尽说些什么胡话?她娘的什么时候欺负过明若寒了?

    屋里的人似乎全都诡异的安静了下来,除了抱着冷弥浅的明若寒在不停的点头,脸上的附和让冷弥浅瞥眼瞧去恨不得一刀戳死!

    看到屋里的人全都静默了下来,阿三也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神情也有些尴尬。不等屋里的人再出声,阿三赶忙拉着在一旁回不过神来的蔷薇,大步朝房门外走去,“还愣着做什么?快跟我出去!”

    皇庭,安和宫。

    “父皇?父皇,你身子今天可好些了?”搀扶着从床榻上走下来的人儿,大殿下玄朔脸色忧心至极。

    “咳咳咳.......父皇这身子看来是不行了,咳咳咳...........”老人用雪白的锦帕捂住嘴猛咳,却在放下的时候全是赫赫的血迹,让人瞧了触目惊心。

    “父皇别说那样的话,父皇身为一国之君,自然是要长命百岁的。”玄朔垂下的眼里看不清情绪,但清冽的声音里却有了一丝嘶哑。

    “朔儿,”老人摇了摇头,“.....父皇对不住你,父皇这一辈子都在跟明若、伊藤两族暗斗,因为父皇知道,若是父皇任由他们这样下去,这西陇国的天下迟早会变成他们两家的天下,那朕的朔儿该怎么办?朕的朔儿会成为他们的傀儡,会成为他们的阶下囚,惶惶不可终日..........”

    “父皇............”嘶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苦楚。

    “朔儿,伊藤家远在南方,就算他们拥兵自重,一时片刻也不敢侵犯皇城!但明若族就不一样了,他们一直依傍着我们皇城,宫里的许多大臣都曾受过他们恩惠,就连驻守宫城的许多将士都出自他们门下,若是硬碰硬以势力相抗,我们只会是输家。这也正是为什么这么些年来,我对明若寒如此宠爱有加,就是为了安抚他们,让他们认为朕对他们信任有加,借机来培植属于我们自己的势力。”

    说了一大段话,老人的体力明显有些吃不消,又开始佝偻着身子猛烈的咳嗽了起来,被玄朔扶在一旁的软椅上足足歇了半盏茶的时间才终于缓过气来。

    “.......只是.....朕没料到的是,朕赐给他的那些花草对他居然没有效用,他不仅没有按照朕吩咐的那样做,反而还在全鱼宴上将你推了出来,说你让玄澈拥兵在府周围随时等待诛杀众臣,更可恨的是,伊藤语静居然也亲自出来承认是你主使的她想杀掉伊藤原!最后还不惜自刎谢罪!......朕不明白,朕不明白!!朕计划了如此之久,为什么还会横生出如此多的枝节!”

    “伊藤语静反咬儿臣也是儿臣始料未及的,儿臣从未跟她有过接触,怎么会为了置儿臣以死地居然以命相博?”提到伊藤语静,玄朔脸上一片寒意。

    伊藤语静虽然是伊藤族的庶系血脉,但如今在那个庶系势力渐渐壮大的家族里,俨然是一个能呼风唤雨的尊贵公主,怎么会为了将他扯下水连那样的谎话都说得出?

    要知道那样的罪一旦落定,她那个尊贵的公主恐怕连命都保不住!

    更重要的是,伊藤语静居然为了让众人相信他是幕后主使,居然不惜夺剑自刎!虽说命终是捡了回来,但那脖颈间深深的伤口根本不似作伪!

    那个疯女子根本就是下定了决心要害他!!

    “除非..........”老人的眼里阴鸷一片。

    “除非他们两家携手了。”玄朔蹙紧了眉下着结论。

    “哼,两家联手又怎样?!”说道这里,老人气急败坏的冷哼着,“.......明若寒就算是再聪明,也料不到朕会用自己的身子来做毒药引子,至于伊藤原,他也好不到哪儿去!被伊藤语静刺中胸口,虽无性命之虞,但足够让他们乱上好一阵了!只是.......现在最关键的是你被牵连扯了进来,如今全天下的人都等着看朕如何处置你,这让朕如何是好?”

    “朔儿今日前来也正是为了此事,朔儿是想........”玄朔顿了顿,脸上郑重其事,“......父皇不如就将朔儿交出去。”

    “胡闹!!”老人厉声一喝。

    “父皇,如今的形势..........”

    “朕的这个位子只能是你来继承,就算天塌下来也由父皇给你撑着!谁敢动朕的朔儿,朕定要叫他生不如死!咳咳咳...........”老人情绪激动,又猛烈的咳了起来。

    “父皇...........”

    老人抬抬手示意自己没事,看着搀扶着自己双眼微红的玄朔,脸上也不免有些动容,“朔儿,父皇陪不了你多久了,但父皇临走之前,必定会将这些危害到你皇位的人连根拔起,父皇誓要给你一个安稳的江山!”

    “父皇今日怎么尽说些胡话,父皇的身子只是这几日虚弱一些,等让御医们再调养些时日自然就恢复了。”

    “朕的身子朕比谁都清楚,朔儿你也不用瞒着我了,这几日御医们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朕知道,朕的大限已经不久矣。”

    “父皇.......”玄朔的声音不禁有些着急。

    “朔儿,父皇交与你的铁骑兵,你操练的如何了?”

    “儿臣不敢有半分松懈,如今铁骑兵已经全部听命与我,父皇尽管放心。”

    “那就好,那就好~”老人脸上显露一丝宽慰,顿了顿,突然心思一转,“.....那朝中这几日的风向呢?”

    “全鱼宴那日过后,朝中风平浪静。”

    “哼,”老人不禁冷笑了笑,“那些都是群老狐狸,如今全都观望着,自然风平浪静。”

    “儿臣已经让那些站在儿臣这边的大臣们不要轻举妄动了。现在朝局混乱,伊藤族和明若族都等着看父皇如何处置儿臣,儿臣也..............”

    “下去吧,朕有些乏了,”摆摆手,老人一脸倦容的打断玄朔的话,“朔儿,这几天,你就暂且现在宫里呆着,以防不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