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第67章 最毒帝王心

    “皇上不必多虑,那些花旬月前就赏给了寒世子,一直以来都由张御医负责给寒世子的食水里下着解药,只是这几日才慢慢断了解药,就算寒世子察觉身子有异,一时片刻也不会联想到那些花,更不会联想到皇上您身上。”

    规矩的站在御阶下,太监总管玄四恭恭敬敬的接着话。他服侍老皇上近五十年,从皇子出身开始便随左右,可谓是尽心尽责以命相护,终因忠心为主被赐了皇族“玄”字为名,一跃成为太监总管贴身服侍皇帝。

    御座上明黄色的人儿静默不语。

    “....……而且,寒世子身子本来就虚弱,这几日又在忙着全鱼宴的事,自然操累更多。身子有不适也是情理之中,皇上实在无需忧虑。”

    御座上的人儿动了动,“不是朕多虑,只是这寒世子太机敏过人,朕想置他于死地那么多次都没有一次得逞,这一次似乎太容易了些。”

    “皇上忘了上一次用毒差点就成功了?只是到现在奴才都不明白,那次明明用的是天下至毒的毒药,寒世子也已经毒发了无药可解,但偏偏却安然无恙的回了宫。”

    “正是上一次那么精密的布置都失败了,所以朕才特别担心这一次。”御座上的老人慢慢的踱着步走下了阶梯,“…………明若族如今以明若寒为首上下一心,不像伊藤族嫡庶内斗已消耗了不少实力,无暇顾及我们皇族,若朕此时再不动手,待伊藤庶系势力壮大也虎视眈眈我皇族的时候,朕可就错失良机了!”

    “父皇,父皇!”偌大的殿外突然传来着急的唤声,一个身穿浅紫色的男子疾步走进了殿内。

    “朔儿?”老人被疾步走来的皇儿给惊到,“怎么了?何事这么着急?”

    进殿的人是他最疼爱的嫡出大皇子玄朔,也是他最看好的继承人。

    如果...........没有那个叫明若寒的人的话。

    “听说明若寒病了?”看到老人被自己惊吓到,玄朔眼里闪过懊恼,赶忙上前搀扶去。

    “你也听说了?”

    “那是当然,后日的全鱼宴儿臣已经让七弟准备动手了,没想到明若寒居然在这个时候病了,连前去请安的宾客都不见,这反倒让儿臣心里有些发慌。”

    “玄澈?”老人眉头蹙了蹙,“你让他动手?”

    “父皇不是让儿臣一直要懂得隐忍不发吗?所以这一次儿臣依旧只是幕后谋划。”

    “嗯,”老人点了点头,“明若寒是个厉害的角色,你切不可大意。玄澈那边你好好盯着,必要情况下可以弃卒。”

    “儿臣明白。”顿了顿,玄朔看了看身旁搀扶的老人,“........父皇,明若寒身边突然多了一个叫弥浅的贴身婢女,可是父皇安插的人?”

    老人闻言摇了摇头,“朕倒是听张太医提过此人,据说深得明若寒的喜爱,朕还以为是皇儿你安插进去的。”

    “什么?不是父皇安插的人?”玄朔惊讶。

    “怎么了?”

    “那女子出现的蹊跷,又在极短的时间内得明若寒宠爱,自然不是普通女子。若不是我们安插的人,那会是什么人?”玄朔低着头沉吟了好半晌,突然抬头一脸惊讶,“难道是伊藤族的人?”

    “伊藤?”老皇帝喃喃自道,静默了一会儿后点了点头,“这也难说,伊藤跟明若这两大家族本来就关系复杂。如今伊藤因为长年嫡庶内乱实力大减,自然不敌上下一心的明若,安插眼线盯着明若府的动静也在情理之中。”

    玄朔在一旁点头附和。

    老人看着身边的人沉默不语,用手轻轻拍着搀扶着自己的手,眼里浮现疼惜,“皇儿,这些年来真是辛苦你了,父皇处处都让那明若寒出尽了风头,反倒让你受委屈了。”

    “父皇哪里的话,儿臣知道父皇这么做无非是想让明若寒恃宠而骄进而麻痹大意,儿臣真的明白!”

    老人点点头,长叹了一口气,“怪只怪朕当年没有赶尽杀绝,心想那孱弱无比的襁褓幼子,没了父母又得了一身的极寒之症,即使朕不动手也活不了多久,便一生善念饶过了他。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当初最不让朕放在眼里的幼子居然成了朕最大的眼中钉。”

    “儿臣如今更担心的是全鱼宴那日,伊藤族人也在其中,万一出手相帮.............”

    “相帮?”老人突然笑了起来,“恐怕他没那个机会相帮了。”

    “怎么?父皇难道还安插了人在全鱼宴那天对伊藤原下手?”玄朔极喜。

    “父皇自然是安插了人,但却并没有吩咐全鱼宴那日行动。”

    玄朔一脸茫然,“父皇什么意思?”

    “朕早就说过,伊藤嫡庶两派的内乱迟早有一天会派的上用场。”老人微眯着眼冷笑不止。

    玄朔一愣,静默半晌突然一惊,“父皇是说伊藤克明.............”

    “那个老东西若不是势力不敌伊藤原,恐怕早就将伊藤庶系的势力一洗而空了,他忍耐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碰上全鱼宴这等好时机,他怎么可能没有动静?”

    闲步在去厨房的路上,抬头瞥了瞥煦日,冷弥浅微眯着眼舒服的晒着阳光,浑身自在放松。

    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假面,冷弥浅心情极好,阿六的手艺不得不说让她惊讶了一番,虽说在她脸上捣鼓的时间长了些,但总的来说伪装效果深得她意。

    为了验证真正的效果,冷弥浅决定去厨房走一趟看看柴九他们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刚到厨房院门,冷弥浅便看到柴九急忙忙的端着一盘糕点从院子里小跑出来。

    “柴大哥。”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可以检测假面效果的人,冷弥浅怎么可能放过,一个箭步便朝前堵住了柴九的路。

    “小浅?!”乍得一个人挡住自己的路,柴九给惊了一下,待看清眼前的人儿后顿时脸上笑开了花,“小浅,你病好了?”

    “啊?”冷弥浅微微一怔,心想着她窝在屋里这几日都没出园子,想必是明若寒吩咐了什么。

    想到这里冷弥浅赶忙点点头,“是啊,这几天人有些不舒服,你看,这病刚好我就来找你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