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66章 还是吃饭吧

    “怎么?你没听清?”明若寒抬眼朝冷弥浅望去,嘴角轻掀笑意。

    冷弥浅瞪大了眼,在凳子上又坐了回去,用手挠了挠额头神情讶然,“.……..我只是不敢相信。”

    当初在猎林她见过那位白发苍苍的老皇帝,看着那个老皇帝不顾周围人的眼光,言语投足间全是对明若寒的宠爱,她当时心里便有那么一丝狐疑,但看着明若寒一脸的无所谓她便没有多想。

    “这些饭食里都有着解那花毒的药,所以才会如同常人一般无碍。”说话间,明若寒给两人盛了一碗汤。

    “老皇帝是想控制你?”喝着明若寒盛来的汤,冷弥浅心安定了几分。原来明若寒做饭是这个原因。

    明若寒顿了顿,随后摇了摇头,“自然不是。”

    “哦。”冷弥浅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既然不是想控制,那自然就是想杀眼前的人了。

    “现在还觉得本世子闲吗?”桌子那边幽幽的传来轻挑好笑的声音。

    冷弥浅赶忙摇摇头,“不闲不闲,你很忙,你很忙。”

    “既然知道本世子很忙,那你这个做奴婢的是不是也应该帮帮忙了?”

    “我不会做饭。”冷弥浅头也不抬。

    她在21世纪绝对是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标榜人物,但换做这个时代..…….

    咳,没有煤气灶没有打火机,单单就是生火那关就有够她呛了,更何况这个时代佐料严重缺乏,她就算做得出来,眼前的人也不见得能吃的下去。

    “就算你会做,本世子也不见得敢吃。”果然,明若寒瘪了瘪嘴。

    冷弥浅闻言白了一眼桌对面的人,终于放下了手里的汤碗,“那我能帮什么?”

    “三日后便是全鱼宴,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本世子身边有一个脾气不好的婢女,所以到时候你一定要出现。”

    冷弥浅闻言,脸上顿时变得奇怪。

    什么叫做一定要出现?她现在就在这里,就算明若寒不说她也会出现的啊!

    收到冷弥浅疑惑的眼神,明若寒无奈的补了一句,“我是说无论你脸上疹子好没好,你都得出现。”

    KAO!冷弥浅心有点塞,说话别这么大喘气行不?

    害得她还以为自己要跑路的心思被看穿了。

    “三日后?我身上的红疹能好么?”

    明若寒看了看冷弥浅脸上还略有些泛红的疹印,点了点头,“……按时服药应该没问题,但毕竟刚刚痊愈,为了不会再出疹子,三日后我让阿六用特制的药水给你化妆。”

    冷弥浅蹙了蹙眉,“你确定阿六能给我化的跟以前一样?”

    “虽然时间保持的不及你的长,但一天的时间怎么也有了,至于妆容的效果你不用担心,阿六的易容水平放眼当今天下,本世子还未见过第二人能及的。”

    “真的?”冷弥浅微眯了眯眼,眼底迸出光来。

    “自然是真的。”

    “那天我能装哑巴不说话吗?”

    “为什么?”

    “人太多,我懒得一个一个的问安。”那天她伴在明若寒身边,势必会碰上伊藤原给对方请安,她之前可是跟伊藤原说过话的,难保声音不会出卖了她。

    明若寒怔了怔,“但你之前又不哑?”

    “你可以说我得了风寒伤了嗓子嘛,再要么说我被你毒哑了也行啊~”

    明若寒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还有,全鱼宴那天别误伤我了啊,我可不想这么早死。”她可是还要回家跟爷爷团聚的人,怎么能死在这里?

    “这是自然。”

    “那天会死人吗?”这无疑是冷弥浅最关心的问题。

    明若寒愣住,认真想了想,“会。”

    “李墨会死吗?”冷弥浅瞥眼望去。

    “不会。”那个人怎么可能会死?

    “那就好。”冷弥浅放下心来,又啜了几口热汤。

    明若寒坐在桌子静了一会儿,眉眼间抹上了一层生气,“好歹本世子也是你主子,你这个当丫鬟的就不问问我会不会有事?”

    “你怎么可能会有事啊?”冷弥浅从汤碗里抬了抬眼,耷了耷眼皮。

    眼前人的城府恐怕比她认识的所有人加起来的还要深,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死光了,眼前人也会安然无恙的。

    “你就这么放心我?”明若寒挑高了眉。

    “当然了。”冷弥浅一脸的认真,那皇帝老头子想要杀人,想必明若寒早就知晓,一个阳奉阴违故作高调,一个扮猪吃虎甘愿成为众矢之的,明明两人都各怀心思,却偏偏要在众人面前扮作父慈子爱。

    啧啧啧,冷弥浅不禁摇了摇头,亏她执行了那么多的任务,偏偏这种工于心计的阴暗心思,她总也得不到精髓。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虽然对明若寒有着说不出的戒备,但心底却极为佩服这种诡计多端的人,毕竟有这种阴诡心思的人智商情商都不会低太多啊!

    不像她,若是真惹毛逼急了她,她自己又无力反抗的话,她才懒得管许多直接扔一颗微型炸弹炸死所有人得了,省的她看谁都碍眼。

    “我就这么厉害?”

    “对啊,虽然比我还差那么一点,但也很不错了。”冷弥浅点了点头,说的极为中肯。

    明若寒听的沉默,好半晌才迸出一句话,“还是吃饭吧。”

    高高的御座上。

    一身明黄色的老者慢慢抚着自己雪白的胡须,苍老的声音在偌大的殿堂里引起回声涟漪,“听说寒世子生病了?”

    “听张御医传来的消息,说寒世子这两日忙全鱼宴的事害的精神有些萎靡不振,四肢无力经脉有些堵塞,所以这两日连府里的贵客都未能亲自接待。”

    御座上的老人不语。

    “看来是皇上赏赐的那些花起作用了。”

    “那些花赏了多久了?”

    御座下的人想了片刻,“也是有旬月了。”

    “寒世子那般聪明,身体突然有次变故,朕是有些担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