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第56章 果然留了情

    但.…………

    但现在的局面完全不是他能想象的,他也从未想过这个叫小浅的女子居然会如此狠心的要砍掉他一双手!

    他更是没想到堂堂寒世子居然还默许了!!!

    “你这话说的,若不是世子爷看在乐公主的份儿上,怎么可能只砍你一双手?”冷弥浅瞥了瞥眼,眸里冷笑盎然。

    “寒世子,您.…………您认真的?”

    “自然是认真的。”明若寒看也不看地上人儿一眼,低着头便从自己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瓷瓶,顿时一股特别的香郁充斥了整个屋子。

    玄澈蹙着眉嗅了嗅,不敢置信的看着明若寒将瓷瓶里的药涂抹在冷弥浅的手臂上,眼里的惊异好半晌都抹不去。

    那…………是天山雪莲?!

    明若寒居然拿来做烫伤膏了??!

    “七殿下,七殿下,救救奴才,救救奴才!奴才可是乐公主的人啊.…………”看玄澈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地上的人顿时慌了神,赶忙朝玄澈的方向跪爬了去。

    只可惜还未爬到玄澈身前,便只见冷弥浅用另一只手麻利的将一个大圆盘子从高至下的朝地上求饶的人狠狠拍了去。

    一时间,大圆盘子里的汤菜也一并浇到地上奴才的脸上。

    ‘啪’的一声后,地上的人便倒在了地上晕死了过去,脸上被烫的通红一片,额头处也开始涔出血迹来。

    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又给吓的动也不敢动,谁也没想到像冷弥浅那样纤弱的女子,一巴掌居然会有这么大力,直接将人拍晕死了过去。纷纷垂下头死死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一方地,大气也不敢出。

    他们这些做下人的,从来都是见风使舵,性子也是见不同的人变不同的样儿,但如今屋里的这位着实跟他们不是一路的。

    连堂堂乐公主的侍从都敢下狠手的人,而且还是当着两位主子的面下的狠手,这样的人即便是个奴才,那也是个不一般的奴才。

    冷弥浅突如其来的出手让明若寒也是惊了一下,心想着那晚上在马车上,眼前的人儿果然是对他手下留了情。

    另一边的玄澈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的瞪圆了眼,只是不同屋里的奴才,他的眼里明显全是钦佩。

    啧啧啧,刚刚小浅那一巴掌可不是普通姑娘家该有的力度啊!

    “乐公主堂堂皇族公主,恪守礼仪规矩,从不允许奴才们以下犯上,为此乐公主今天早些时候还特地当众训斥了一遍,他这个奴才居然还想把七殿下拉下水,当真是活不耐烦了?”

    明若寒闻言就快笑出声儿来了,眼前的人果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这信手拈来的理由还真是让他这个世子爷一时半会儿都接不上话。

    正了正色,明若寒一副‘你说的太有道理了’的模样,眉眼里笑意盎然的看着冷弥浅,附和着重重的点了点头,“…………这奴才果然是该罚。”

    “嗯,罚就算了,世子爷说话一诺千金,说砍他双手就一定砍他双手,那条命还是让他留着吧,毕竟咱们世子爷心底善良,不做那些要人命的事。”

    明若寒强忍着笑意,静了好半晌才又点了点头,“好,本世子一诺千金,就留下他的狗命吧。”

    “世子爷,你心真好。”冷弥浅不忘拍着眼前人的马屁,明若寒在这件事上跟她站同一战线,不得不说她还是挺感谢明若寒的。

    “嗯,”明若寒又赶忙点了点头,眸里映着眼前人的影儿,嘴角弯弯,“…………本世子心当然好。”

    一旁的玄澈当真看不下去了,他认识明若寒这么久,从没见过明若寒如此不要脸过,赶忙没好气的朝屋里的众人摆摆手,“你们把这奴才拖出去,等会儿张大夫来了,让他直接动手得了,然后你们再把这奴才送回乐公主那里,说这奴才冲撞了本殿下,让她以后挑奴才眼睛放亮点!要是再招惹到本殿下,可不就只是砍手这么简单了!!你们可明白?”

    “奴才们知道了。”众人齐齐俯身,便赶忙将地上的人拖了出去。

    一时间,屋里又只剩下明若寒、冷弥浅、玄澈三人,以及满桌香喷喷的菜肴。

    静静的坐了片刻,玄澈察觉门外无人后,赶忙朝明若寒说道,“…………小浅不懂事胡闹,你也胡闹?我皇姐是什么样的人儿你又不是不知道,如今遭遇这么一出,我看小浅今后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你哪只眼睛见她日子不好过了?你没见她有仇必报一副蝎蛇心肠吗?”明若寒瞥了一眼冷弥浅手臂上的伤,垂下的眸一阵懊恼。

    冷弥浅装作没听到的样子,白了一眼明若寒也不说话,看着自己已经抹上药的手臂,便开始准备端起碗筷吃起来了。

    “你慌什么?你手上的伤不疼了?你要吃什么告诉我不就行了?”明若寒赶忙止住冷弥浅抬手夹菜的动作,先一步将筷子夺了过来。

    玄澈一惊。

    冷弥浅也是一惊。

    “我伤的是左手,跟右手没关系。”冷弥浅愣了愣。

    “你难道不知人左右手的经脉是相通的?你的左手刚抹了药膏,那药膏最忌脉络受阻,现在最需静静休养切不可举动幅度太大,你右手虽然没事,但夹菜始终得需用力,这就自然关系到左手相连的脉络,若是脉络受阻,那药膏反而会让你的手落下烫疤,你说关不关事?”

    玄澈蹙了蹙眉,眼里全是无语。

    冷弥浅听的一愣,她的前世经验让她对外伤极有经验,但这陌生药膏外加经络的事,她就真是听的云里雾里了。

    心里虽然对明若寒的话依旧怀疑,但心里却早已没了要主动夹菜的意思。

    “那我怎么吃东西?”冷弥浅反问。

    “反正本世子也没少伺候你,这喂饭的事儿也就一并了吧。”明若寒瘪瘪嘴,一副极其无奈的模样。

    玄澈无语的抚了抚额。

    冷弥浅眨眨眼,看着满桌的饭菜,肚子里也是饥肠辘辘,再看看手上被烫红的一片,感受着那沁人心脾的膏药在肌肤上的冰爽,一时也不敢不将明若寒的话放在心上,遂也不客气的点了点头,“行吧,那我要喝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