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第46章 总会派的上用场

    “啪!”冷弥浅突然将手上的鸡骨头PIA在桌上,伸着满是油的手为自己盛了一碗汤。

    阿三一惊不敢再多话,只是瞪大了眼视线落在自家主子身上等着指示。

    “..............还是将东西放在外屋吧。”明若寒若有似无的叹了一声,今天已经逼的很紧了,可不能再进一步了,若是真惹恼了眼前的丫头,到最后心里不舒服的还不是他自己?

    放外屋?

    阿三闻言不免嘴角抽搐,他家主子居然睡外屋?这要是传了出去恐怕又要惹出一番动静来。

    “这................”阿三有些怔忡,瞪大了眼看着桌边毫无反应的冷弥浅,再瞅向淡淡扫过来的自家主子,顿时回过神来,“............是,主子。那属下稍后就让人将给小浅姑娘买的东西放进里屋了。”

    唔?

    冷弥浅闻言抬眼望去,什么东西?什么给她买的东西?

    “怎么说你现在也是本世子的贴身丫鬟,穿戴饰物自然也要精细一些,难不成你还准备穿着现在这身衣裳跟在我后面让人看笑话去?”明若寒的声音适宜的扬起,视线落在冷弥浅身上柔光一片。

    冷弥浅语噎,诚然,她不得不说她如今这身打扮连她自己都看不去,若不是想着要配合柴九他们的装扮,她早就想脱掉这破旧的衣服了!

    只是................

    冷弥浅嘴角又不禁抽抽,她明明是才答应病秧子做丫鬟的事啊!

    为什么阿三却说什么「给她买的东西」?

    难不成那病秧子早就知道她会走这一步,所以早就让阿三去准备了?!

    “主子您要的药,张大夫那边也开了方子,现在正在厨房里熬着,待会儿就可以给小浅姑娘服用了。”阿三继续说道。

    冷弥浅眼里浮现疑惑,“什么药?”

    “自然是治你脸上斑点的药,如今你好歹也是本世子的贴身丫鬟,走哪儿都得带着,可不能丢了本世子的脸。”

    “可这是天生的。”指了指脸上的斑点,冷弥浅没好脸色的瞥了明若寒一眼。妈的,居然敢嫌她丑?!她就偏要这么丑!!

    “所以这苦药你得一直喝下去了,直到你恢复了为止。”明若寒嘴角微微上扬,似乎早就料到了冷弥浅会这么回答。

    什么?!

    冷弥浅闻言双眼微眯,眼前的人是在变相让她自动恢复容貌吗?!

    “不喝!我对现在的样子很满意。”冷弥浅狠狠白了明若寒一眼。

    “嗯,其实我也很满意,”明若寒点点头,“............但这药你还是喝着的好,要不然你指定后悔。”

    冷弥浅瞥眼望去,眸里疑惑顿起。

    “这药除了治你脸上的红疹,也是治嗓子的。”明若寒慢条斯理的朝冷弥浅瞥去,虽说眼前人儿的声音恢复了女子声音,但跟他初次相遇时听到的声音仍显的有些沙哑。

    冷弥浅听的眉头一蹙,看了看明若寒,再看了看屋外的方向,好半天才憋出一口气来,“.......我喝!”

    这段时间来,她的声音确实是因为长期用药变的有些沙哑,即使这段日子来她没有用药,也不见的恢复如初。想着那天喝着明若寒给的茶水,那喉咙里莫名的舒服,她便忍不住再喝上一口,只是没成想那原来是汤药。

    灯火通明的宅院一隅。

    屋里清凉一片。

    女子乖巧无比的端坐在小桌前,华丽的服饰头钗,精致的妆容,犹如是从画里出来的仙人儿,让屋里的众女侍黯然失色。

    “那个丫鬟叫什么?”为自己斟酒满杯,伊藤原头也不抬。

    “只听寒世子叫她小浅。”伊藤语静轻扬着声音,看着对坐男子的眉眼里尽是柔意。

    “小浅?”伊藤原垂眸的眼动了动,心思突然转向了某个清冷的人儿。

    “那位姑娘能得寒世子那样的重视,想必不是普通人。只是语静眼拙,怎么看也看不出那姑娘出自哪位大臣家。”

    呵——

    伊藤原闻言,嘴角突然扯了扯,心想那姑娘不是别人,正是整个伊藤庶族杀之后快的伊藤弥浅,若是眼前人知晓了,恐怕如今恬静的一面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吧?

    “看的出来寒世子对那位姑娘极为用心,居然让语静做了见证人变着法子让那姑娘签了契约。”

    伊藤原闻言,端着酒杯的手蓦地颤了颤,立时抬眼朝伊藤语静看了去,“什么契约?”

    “应该是卖身入府的契约吧,语静也不太清楚。不过原哥哥你不知道,寒世子为了让那姑娘签下契约,不惜咬破自己的手指让那姑娘沾着血迹按了手印,当时语静都看懵了,那姑娘也似乎懵了,好半天也没反应呢。”

    伊藤原沉默,看着杯中的清酒一时无话。

    许久,待看着面前空无一人的小桌,伊藤原望向窗外,这才回过神来已入了深夜。

    “主子,语静公主见你在想事情,不敢打扰所以便悄悄走了。”站在角落里的鸣岚突然出了声。

    伊藤原点点头,似乎并不在意,“鸣岚,我记得前些日子明若寒似乎结交了一个叫冷洛的才子?”

    鸣岚一愣,随即点点头,“是有这么回事,听说那个叫冷洛的才子原本是李相大公子的挚友,后来被寒世子赏识,并有意让其当侍读,只可惜那冷洛福薄,没等寒世子请旨降恩便失足落崖了。”

    “失足落崖?尸体可找到了?”伊藤原突然冷笑。

    “听说是李相大公子回府的时候,冷洛随其身旁护送,路过断桥时因断桥年久失修突然断裂,冷洛没能躲过一劫,听说当时掉下去的还有其他人,寒世子和李相在崖下搜寻多日也只是找到其他人的尸首,惟独没有找到冷洛的,想必是掉入海里给浪冲走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