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42章 到底在盘算什么

    “我去柴九家附近打听过了,这位弥浅姑娘是前些日子才到柴九家里的,因为腿脚受伤所以一直住在柴九家里。平日里常出主意帮助邻里,所以很受邻里尊敬,但似乎因为脾气不太好,所以大家都不敢亲近,没能让小的问出更多的东西。”

    “脾气不太好?”伊藤原低头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上,轻轻喃着不禁轻笑。

    灰袍一愣,不禁抬眼望去,脸上一片茫然。

    察觉灰袍僵在原地,伊藤原搓了搓了鱼食儿渣子的手,“还有其他消息吗?”

    “没有了,主子。”灰袍一脸恭敬。

    “既然阿三会那样护着那个姑娘,想必也会追查今日园子里发生的事,到时候自然会把注意力落在你的身上,你趁早找个机会消失吧。”

    灰袍身形顿了顿,“是,主子。”

    晚饭间,柴九看着冷弥浅有些心神不宁,一脸抱歉的给冷弥浅碗里夹了好些肉。

    “小浅,今天想必是吓着你了,你别担心,后来管家老爷亲自找了我,说今天的事都是误会,不仅给了我好些银子,还答应我以后捕到的鱼都给世子府专供。”虽说被明若府里的人莫须有的教训了一顿,但在柴九心里却总觉得是自己的错,若非他一时没注意,怎么会将那玉石认错为火石放在自己兜里?!

    “嗯?没事了?”冷弥浅看着碗里堆砌的饭菜,一点食欲也没有。

    “是啊,管家老爷安抚了我好一阵子,说今天的事委屈我了,让我放心以后再有什么事直接找他。”

    “哦。”冷弥浅点点头也不多话。

    “小浅...........?”

    “柴大哥,我突然想家了,我想我该回家了。”冷弥浅突然认真起来。

    柴九一愣,就连一旁替冷弥浅夹菜的柴大妈也愣住了。

    “因为家贫所以爹娘把我卖给了别人做丫鬟,如今我逃出来了,今天看到柴大妈那样护着你,让我突然想起了家里的爹娘,他们其实很疼我的,把我卖给别人无非也是想着我能有口饭吃不被饿死,所以我想.........”冷弥浅蓦地做出一副可怜想家的模样,硬憋出的眼泪让一双灵动的眸微红了起来。

    “小浅姑娘家在何处?”门口突然扬起的声音让饭桌上的三人齐齐望了去。

    呃.........

    冷弥浅蓦地被这意外中的声音给打断,心里无比恼火的朝门口看去,想看清楚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搅了她的好戏。

    柴九赶忙站起了身,“管家老爷?张大夫?”

    “嗯,我带张大夫来给你换药。”管家说话间,随行的张大夫也不耽搁时间,便将柴九引导一旁椅子上开始熟练的更换起药纱布来。

    “对了,柴大妈,这几日府上贵人太多,张大夫难免有些忙不过来,我想着干脆把小浅姑娘接到张大夫住的园子里去,这样张大夫也不用平日里来回跑的这么辛苦了。”

    “是是是,”柴大妈殷勤的给管家倒了杯茶水,急急的点头附和,“张大夫平日里这么忙,老是耽搁着也不是个办法,小浅的腿不方便,住到张大夫的园子里去最适合不过了,柴九的伤在脸上,换药的时候直接去张大夫那里换就行了,不用张大夫每隔两个时辰便跑一趟。”

    “好,柴大妈这么说我便放心了,小浅姑娘想必也是没意见的吧?”

    冷弥浅噎住,看了看在一旁猛点头示意的柴大妈和柴九,眨了眨眼瞅了瞅自己的脚,眸底情绪不明,但再抬眼时却笑的温婉无比,“.........那就谢谢管家老爷和张大夫了。”

    再忍忍吧,冷弥浅思忖着。

    再怎么要走也得把脚养好了才行啊!否则还没出大门估计就被人架回来了。

    见冷弥浅应下声来,柴九也一脸高兴,“管家老爷,不如等我换好了药就背小浅去张大夫的园子吧,顺便我也认认路,以后就不劳烦张大夫专门跑一趟了。”

    “好。”柴九的话似乎让管家老爷极为满意,赶忙招呼着众人吃饭。

    打量着新房间的摆设,躺在床上的冷弥浅望着床顶就这么静静的发着呆,久久不能入眠。

    现在这个是什么情况?

    明若寒不是已经看穿她的身份了吗?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她面前揭穿一切呢?

    难道是她猜错了?

    还是说明若寒之所以现在还没揭穿她,是因为他也不敢十分肯定她就是冷洛?

    那让她搬到张大夫的园子里来又是几个意思?

    帮她治脚?

    呵,开什么玩笑,不被治瘸就谢天谢地了。

    试探她?

    嗯,冷弥浅眸子里不仅肯定了几分,很有可能啊!

    如果明若寒此刻不敢肯定她就是冷洛,那用治脚这个理由来试探她也不是没可能。

    但他怎么就对他起疑了呢?

    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啊!!!

    还有那个伊藤原,他怎么也在明若寒这里?

    不过那天偶遇,伊藤原似乎并没有认出她来。所以她如今是不是只要专心对付明若寒那个病秧子就行了?

    唉,冷弥浅突然觉得有些头疼。

    那明若寒明明是个伪病秧子却瞒骗了这么多年,那背后的心思恐怕根本就不是勾心斗角这四个字能形容的。

    她虽然自诩聪明,但在这种事上面似乎还真是经验少了些,毕竟每次执行任务时,报仇这种事她都是当场就报的,哪里还会隐忍这么久绕着弯子来呢?就算她肯,任务时间也不许她拖啊!!

    欸,也不知道李墨那呆子怎么了,听柴九说但凡这帝都手握权势的官宦氏族都会来这全鱼宴,也不知道李墨在不在其中........

    若是真被邀请了,她到时候一定要去瞅一眼。她诈死在送他回府的路上,想必那呆子或多或少也有些心理阴影吧!

    还有爷爷,冷弥浅心神恍惚了一下,也不知道现在爷爷过的怎么样了....

    还有.....

    清晨。

    天还未完全亮开。

    “砰砰砰——”

    “哐哐哐————”

    冷弥浅是被杂声给吵醒的,一脸无语的从床上坐起,好不容易等脑子缓了缓,冷弥浅几乎是用着吃人的眼光朝屋外看去。

    本想用被子蒙着头继续大睡,却奈何屋外的嘈杂声接连不断,冷弥浅只得忍着心中怒火穿好衣服,一瘸一拐的下了床将窗户打开。

    随着‘吱呀’一声窗户声响,冷弥浅睡眼朦胧的朝屋外看去,正好对上一双温润如玉的眼朝自己望了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