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29章 再次听到那个名字

    马车里。

    冷弥浅旁若无人的便赤着脚爬到软榻上窝在一团继续看起书来。这随意慵懒的举动让直凳上正襟危坐的两人看的更是眼里惊奇,男子脸上极不自然的撇开,女子的视线落在冷弥浅小巧的赤脚,眼里更是惊奇的厉害,仿若看到了极为震惊的事。

    “姑娘要觉得冷,不如坐到软榻上来吧?”不得不说冷弥浅相当喜欢女子的那双眼睛啊,若不是此刻尽是疲惫之色,恐怕会更让她着迷吧。

    女子一愣,似乎没想到冷弥浅看着书都能察觉她的视线,随即尴尬的收回了视线不再言语,眼底有些懊恼。

    倒是武人男子闻言有些迟疑,低声问向女子,“你不能受凉,不如去榻上暖和一下吧?”

    女子摇摇头,不答话,但视线却总是不由自主的朝榻上赤脚的人儿望去,眼底的喜欢晕满了整双眼。

    “你身子已经很虚了,若再有什么不测,我如何跟族长交代?”

    女子沉默,依旧不答话。

    “族长?什么族长?”冷弥浅听的一惊,如今的她最恐惧听到的就是「族长」、「伊藤」这两个词了。要是眼前的这两人是伊藤家族的,那她绝对二话不说丢出马车去。

    冷弥浅的反应让两人惊了一下,武人男子更是没想到自己压低的耳语之声都被女子听了去,惊怔的同时突然警惕的看向软榻上的人,眉宇间的防卫之色顿起。

    “什么族长?”冷弥浅将自己手中的札记放下,眸间泛出疑惑。

    不得不说这两人的运气有些霉,若是往日里撞见她都不会介意,但如今正好是她丝毫没有乔装的模样,如若这两人真是伊藤家的人,一旦泄露了她的样貌,那她两月前在那片林子诈死的消息便不攻自破。

    那伊藤家的人哪里是省油的灯,不说其他,就那个高高在上的老头子便是个祸害!如今她玉佩里的流光体还未聚集,她可不能给自己找不自在!

    冷弥浅的话让武人男子挪过身子挡在女子身前,“姑娘何有此问?”

    武人男子的举动倒是让冷弥浅愣了愣,赶忙笑了笑缓和气氛,“我只是听见两位说什么族长所以有些激动了,你们看————”

    指了指手中刚放下的札记,冷弥浅心情似乎很好,“这本书正好提到这西陇国最大的两个氏族,南方伊藤和北方明若,说是这两大家族均矗立于风水异地,像是南方伊藤特有的暗林,听说那是一片藏有奇珍异兽的森林,但传闻煞气极重,若没有族长亲赐的符文,进去的人绝对会无一生还。在下看的惊奇,所以刚刚听到两位提起族长不免激动了些,两位莫怪。”

    听到冷弥浅的带着柔美浅笑的解释,又看到冷弥浅提及书中内容满是惊奇向往的双眼,那精致的脸上在琉璃灯下泛着的迷人光华,武人男子赶忙收了收神,不动声色的将自己警惕的举动收了收,“姑娘原来喜欢这些奇闻异志,那南方伊藤家的暗林确实是天下一绝,只是半月前遭遇天谴,致使暗林地动崩塌,现在恐怕已经只是一片废墟了。”

    “天谴?”冷弥浅不免有些讶然。武人男子连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天谴’这容易惹祸的二字,让冷弥浅不由得宽了宽心,果然没人看出是人祸啊!

    “自然是天谴。”提及南方伊藤,武人男子脸上不免闪过讥讽之色,“听闻死在那座暗林的人数以千计,其中更以他们伊藤族人居多,对待自己族人都能如此狠毒,姑娘难道不觉得是天谴?”

    冷弥浅不禁怔然,一时之间居然忘了接话。

    静了半晌,冷弥浅低头想了想,“或许是因为族人背叛,行忤逆之事吧,你看,这书上也有提及呢,说这暗林因煞气极重,所以也成为族规以惩戒族中忤逆之人。”

    “这乡野札记上的内容,姑娘不能尽信,听闻伊藤已故的嫡女涟漪乐善好施深的族人拥戴,但只因太过聪慧却被族人诬以乱伦忤逆罪流放暗林,最终为了不牵连其他嫡系之人不得不自杀于人前。只可惜,她即使身死也未能如愿,嫡系之人依旧被视为眼中钉日渐凋零,如今的伊藤早已是庶族的天下。姑娘难道觉得那故去的嫡女涟漪也是该死?”

    嫡女涟漪......……

    冷弥浅又是一静。

    她来这世界已经有两个多月了,但今晚却只是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

    明明很生疏的名字,但为什么她却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触动感。

    十八年之约……

    爷爷的执念……

    那两个人,终究是食言了。

    “被你这么一说,我什么心情都没了。”慢慢的合上手中的札记丢在榻下,冷弥浅小声的嘟囔着,脸上满满都是不开心的愁眉。

    一时间,车里静如死水。

    察觉到车里的不同,冷弥浅疑惑望去,再抬眼时,收入眼底的尽是女子眼里深深的抱歉,武人男子也是一脸的尴尬。

    被女子澈亮的眼和善解人意给闪了一下,冷弥浅眨了眨眼,嘴角莞尔一笑,伸出手便向女子做出邀请,“姑娘过来坐榻上吧,虽说马车里也暖和,但那终究是凉櫈又靠近窗户,确实蛮容易感冒的。反正我这边也宽敞,不如坐过来吧,这样我也更暖和一些。”

    女子愣住,静静的看着冷弥浅伸出的手没有动作,只是闪亮的眸子里隐隐有些纠结。

    “哎,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大家出门在外都是靠朋友,”冷弥浅看着女子的矜持突然心里好笑,脑子里突然就晃过婉妡爱哭的样子,顿时心里又暖了暖,径直赤着脚下了软榻将女子牵住,“..…………指不定这次我帮了你们,换个日子便轮到你们帮我了。”

    牵住女子的手,冷弥浅被女子泛着凉气的手惊了一下,顿时一个冷颤传到身上,“哇,你的手怎么这么冰?快去榻上快去榻上。”

    不得不说女子的手真是冰的刚从雪里出来的一样,明明这春日的天气凉爽宜人,虽说夜晚和早晨露水极重确实有些凉人,但也不曾像女子这般冰的不像人一样。

    听到冷弥浅惊呼,武人男子也惊了起来,看向被冷弥浅硬拽到榻上的女子,赶忙急急追问,“你可还好?”

    女子不答话,只是看向武人男子的眼微微闭了闭,轻轻颔首算是答了话。

    紧接着侧脸看向把自己裹的跟粽子一样的冷弥浅,不禁有些抱歉的笑了笑,缩了缩被冷弥浅握住的手,似乎有些介意冰到了对方。

    【话外】今天跨年啦!跨年啦!!!小乌祝大家元旦快乐!也祝“两小只”开开心心2016年的每时每刻!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鼓励,只言片语文字虽轻,但带给小乌的意义却不尽相同,小乌很谢谢萌萌哒的你们。对文字的执着,小乌从未放弃,也希望即使未来遇到挫折的你们也始终坚信“努力即幸运”的含义。我们,2016年,一起加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