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16章 步步紧逼

    冷弥浅心里一噎,KAO,她来到这个世界除了在这邙城好好赏过景色之外,路途上哪里还有闲情雅致去欣赏那些风花雪月?

    “冷洛大多时日都在海域上度过,恐怕游历过的地方不及寒世子的十分之一。”讪讪的回答,冷弥浅心里只想骂娘。

    “海域?冷先生曾去过海域?”明若寒眼前一亮。

    “冷弟,你居然还去过海域?”李墨突然出声,也是一脸惊诧,就连一旁的李然也瞪大了眼兴趣盎然。

    冷弥浅心里又一噎,“怎么了?”说海域难道不是最好的话题转移方法吗?

    “冷弟,你在海域上呆了多久?”李墨饶有兴趣。

    “我?”冷弥浅愣了愣,想着自己在现代时的任务,沉吟了片刻,“断断续续的大概有半年多吧。”想当初她为了一宗任务直接在海上卧底了半年才彻底找到了那伙目标任务的老巢,现在想想,她也真是够拼命的啊!

    “半年多?”李墨惊呼,激动的从桌旁站了起来,“冷弟,你居然在海域上呆了半年多?”

    冷弥浅怔住,心里突然蹿起一阵不安,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桌边另外两人同样震惊的神情,面色讪讪略有尴尬的抬眼看向李墨,“怎么了?”

    糟糕,她果然是说错了什么吗?她只不过是想将话题转移到她熟悉的领域上去而已啊!就算时空更迭时代不同,这个世界的大陆版块再怎么变化,地名再怎么不一样,海域总还是海域啊,明明是个超级安全的话题啊!!

    欸————

    等等!

    冷弥浅突然满头黑线,心跳慢了一拍,她蓦地想到自己好像在一本札记上看到过这西陇国的西面好像........

    冷弥浅背上冷汗涔出,不会吧,难道.....

    “冷弟,你可知我西陇国西面常常被海贼围攻,边境海战屡屡不止,你居然能在海域呆上半年多,我们自然觉得不可思议。”

    KAO!冷弥浅闻言只差没咬掉自己的舌头想重新NG一次。

    “冷先生能在那样的环境下护己平安,想必是有什么诀窍,不如说出来让我们长长见识?”明若寒眼里的兴趣越来越浓,就连一向稳重的李然也不禁附和着点了点头。

    “其实.........”冷弥浅此时只想打自己两嘴巴,她刚刚怎么就没想到札记上的话呢?!

    这西陇国的西面环海,时常会有海贼入侵抢掠民资,有时甚至还会强掳海域附近的百姓,一旦抢上了海船便会趁着海风消失在复杂的海域中,甚是让当地官府头疼。

    “其实.......”冷弥浅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干哑,脑子里转的飞快,“........我也就是躲着他们而已。”

    “躲?如何躲?”李然捋着并不长的胡须,眼里好奇的神色浓的抹不开。

    “当时我也是居住在一位老人的船上,具体的不太清楚,但每次退潮的时候我能看到离船几百米的附近有不少的珊瑚暗礁,老人说海域上的船最怕的就是这种暗礁了。”

    “噢~”李墨恍然大悟,“对了,对了,我是听说暗礁常常会让海船搁浅住,严重的时候甚至还会将船体戳破,没想到那位老人家居然用海船最怕的暗礁来护着他的一方天地。”

    “不知冷先生为何会去海域?那里一直都不太平,冷先生就不担心被那些海贼掳了去?”明若寒打量冷弥浅的眼里多了几分探究。

    冷弥浅闻言心里暗骂,但面上却仍是云淡清风的浅笑,“冷洛喜欢周游各地,海域的治安虽然有些杂乱,但不得不说海域是天下最迷人的地方,海天湛蓝相接,特别是日出时海平面的那片风景,冷洛现在都还心驰向往啊!”

    “冷先生说的极是,老夫有幸曾一睹海域的风景图,那番美景可真是让人过目不忘。”李然脸上也是一副激动。

    “是啊,海域的美不同内陆之地,相比之下更显得磅礴大气,若不是那里常遭海贼侵犯,冷洛还真是舍不得离开。”说道这里,冷弥浅不禁做出一副流连忘返舍不得的神情。

    “难怪冷先生会做出像‘春江花月夜’那样的诗词来,其中那句‘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更是意境颇深,让本世子记忆犹新。”

    明若寒的一句话再次让刚刚缓和下来的气氛又一次凝固了起来,李然更是挑高了眉惊诧不已,“怎么?那首诗词原来是冷先生写的?!”

    冷弥浅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噎着,果然是现世报啊!这果然就是剽窃他人作品的现世报啊!

    “寒世子,你怎么会知道......?”李墨受惊似的朝明若寒看去,这诗词交易可是搬不上台面的事啊,没想高高在上的寒世子居然也会知道。

    “岂止是这一首?本世子恰巧还知道‘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明若寒缓缓的念着另一首诗词,让冷弥浅和李墨两人同时一惊,心里不约而同的恍然大悟。KAO,绕了半天,原来杨家二公子要讨好的居然就是明若寒啊!!

    温润如玉的声音低低的念着,一旁的李然听的捋须点头神情极为赞赏,瞥向冷弥浅的眼也更是欣赏无比。

    诗词念罢,凉亭中又再次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中。

    至少对冷弥浅来说,那桌边人投来的视线犹如芒刺在背,难受的要命。

    “原来寒世子早就听说了冷弟,看来今日是冲着冷弟来的了。”李墨的话语间说不出是相讽还是冷笑,连神情也突然间变的古怪起来。

    “本世子确实是冲着冷先生而来,”明若寒浅浅低着头嘴角含笑,似乎并不介意李墨倏变的态度,而是一双眼认真的打量着身侧的冷洛,眸间的璀璨认真无比,“........冷先生字里行间的才气着实让本世子钦佩的很,本就想寻个机会与冷先生小酌几句,只可惜冷先生不喜热闹,本世子一直无缘得见。直到前几日大公子的那幅字画让本世子大开了眼界,更得知原来冷先生与大公子是知己好友,所以今日丞相家宴本世子不请自来,除了要探望丞相赏这百花以外,更多的就是来结识冷先生,还望冷先生千万不要介意,是本世子唐突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