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8.第998章 人生必定是美好的,无疑

    刘嫂看着胖球被木婉清殴打,一方面,觉得万分心痛,另一方面,又觉得不可思议——木婉清不是向来最疼爱孙子的吗?

    这一日,刘嫂原本想带着胖球去医院找郝萌,却遭到了木婉清的阻止。

    木婉清下令禁止她外出,也不得把孩子带出去。

    不仅如此,木婉清虐待胖球的举动,也是越来越过分。

    刘嫂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偷偷打电话告诉郝萌,家中发生的一切,以及木婉清虐打胖球的反常举动。

    郝萌得知胖球被虐打,难过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决定亲自回家看一趟。

    郝萌告诉陆之谦,自己要回陆家取点东西时,陆之谦还叮嘱她不要去太久。

    郝萌满口答应,“取了东西就立刻回来。”

    与陆之谦告别后,郝萌便回到了陆家。

    站在陆家门口时,郝萌竟有了一点警惕心里。

    不知为何,她下意识的觉得,木婉清应该是知道了些什么。

    为了安全起见,她在进入陆宅的大门之前,发了条短信给了陆之月。

    一分钟后,收到了陆之月的肯定回复后,她便拨通了陆之月的电话。接通后,直接将手机,放回了背包里。

    郝萌进了陆宅后,先是上楼看了胖球,在见到胖球满脸淤青时,眼泪毫无预兆的落下来。

    刘嫂断断续续与她说起,这些日子以来,木婉清对胖球的虐打——

    “夫人也不知是怎么了,有时候明明是好好的,可是胖球一对她笑,她就伸手打他的脸,一直打到孩子哇哇大哭,还不肯让我把孩子抱回来……”

    郝萌震惊的听着刘嫂的话。

    她曾经想过,若是木婉清有朝一日,知道胖球不是她的亲孙子,一定会对胖球深恶痛绝。

    却是从没有想过,木婉清竟会狠心到,对一个小孩下手。

    郝萌来不及多想其他,抱起胖球,护在怀里,打开婴儿房的门,就想离开。

    刚一打开婴儿房的门,便见木婉清带领一大班人,堵在了门口。

    郝萌下意识的后退两步,眼眸幽幽转动,看着眼前的一大班人——

    这群人,基本都是家里的佣人,还有就是守门的几个保安。

    郝萌在心中冷笑——木婉清该不会以为这样,就可以困住她和孩子吧?

    木婉清嫌恶的盯着郝萌的脸,半晌后,沉下嗓音,怒喝道:“死贱人!你还有脸回家!”

    郝萌抱着胖球的手,微微握紧,片刻后,她故意扬高了声线,惶恐道:“妈,我只是想带我儿子去看病,你现在带着这么多人来,这是要做什么?”

    木婉清听出了郝萌声音里的不安与紧张,有些嘲讽的笑了笑,玩着自己的手,漫不经心的说道:“小贱人,你现在也知道害怕了?带着个不知从哪里弄来的野种,在我们家骗吃骗喝,也就是我儿子,才会被你骗得团团转而已!”

    郝萌抱着胖球,又往后退了两步,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那我今天就和你说清楚!”

    说着,木婉清怒气冲冲的将两张DNA检测单,劈头盖脸的往郝萌脸上砸下。

    郝萌躲闪不及,尖利的纸张在她脸颊上,拖出一条长长的血痕。

    刘嫂赶紧上前查看郝萌的伤势,却被木婉清一把用力推开。

    刘嫂当即一屁股跌坐到了地板上。

    郝萌怀里的胖球,听着大人们的争吵,早已是哭啼不已。

    郝萌一边哄着怀里的胖球,一边想把刘嫂从地上扶起来,丝毫没有想到,木婉清一巴掌就打落到她的脸上,发出“啪!”一声巨响。

    这一巴掌,木婉清下手极重,郝萌的脸,直接被木婉清打偏过去,再抬头时,她嘴角处已经有了鲜红的血迹。

    郝萌微微眯眸,眼底迸发出狠戾的光芒,盯着木婉清,咬着牙,一字一字的开口:“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我要你离开我儿子!”木婉清恶狠狠的说。

    郝萌闭上眼睛,说道:“这个要求,请你自己去和你儿子说。“

    闻言,木婉清愈发气不打一处来,再想抬手打郝萌的脸时,却被郝萌一只手握紧,动弹不得。

    木婉清没想到郝萌小小的身板,力气竟然如此大,有些吃惊,却更多的是恼怒。

    她朝身后的那群佣人使了个眼色。

    佣人们立即会意,正想朝郝萌扑过来时,郝萌却冷静的说:“你们敢动我一下,陆之谦绝不会放过你们,这个家里谁才是主人,你们应该很清楚!”

    佣人们听到这里,脚步纷纷停了下来。

    他们自然知道,这个家里,陆之谦才是主人;而陆之谦最疼爱的人,就是眼前的这位少夫人。

    想到这里,原本想对郝萌动手的那班老佣人们,都纷纷的住了手。

    木婉清见这群老不死的,竟然不听她的指挥,恨得咬牙切齿,大声的嘶吼——

    “你们还不赶紧动手,再不动手,老娘待会就把你们都给炒了!”

    这个时候,有个在陆家干了二十几年的老佣人,上前一步,想要劝说夫人不要太冲动,却被木婉清一只脚踹到了好几米远,疼得当场哭天抢地。

    木婉清恼羞成怒,开始寻着法子,打算对胖球下手。

    她趁着郝萌不注意的时候,寻到了机会,便伸手,想一把将胖球抢回来。

    胖球哇哇大哭,木婉清便胡乱的伸手,抽打他的脸颊。

    郝萌心疼不已,一心想把胖球藏起来,却被木婉清拎着桌旁的闹钟,追着打。

    一时之间,现场乱作一团。

    就在这个时候,外头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只听守门的保安大声说道——

    “夫人,表小姐带着一群人闯进来了——!表小姐带着一群人闯进来了--!”

    木婉清一听,便知陆之月一定是郝萌叫来的。

    她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用力将抱着孩子的郝萌推倒在地。

    郝萌倒地后,扔将胖球护在怀里,紧张的看孩子有没有受伤。

    木婉清却寻了这个空当,抓着手里的铜质闹钟,就往郝萌额头处砸。

    一下又一下的砸,发出“砰!砰!砰!”的声响。

    一时之间,佣人的惊呼声,孩子的啼哭声,郝萌的呼救声,木婉清丧心病狂的发泄声,混杂在一起……

    ==

    (⊙o⊙),亲们阅读愉快喔,虽然这文写到了一些人类的阴暗面,但人生必定是美好的,无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