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3.第993章 你这么倒霉,去拜拜佛祖

    郝萌被砍的地方,是手臂,虽然伤口很深,但是因为角度的关系,并没有伤到筋骨。

    陆之谦的伤势比郝萌要严重许多,伤到了肋骨,除了流血不止之外,陆之谦已经无法站稳了。

    等待120急救车来的时候,陆之谦一直牵着郝萌的手,声音却已经开始无力——

    “萌萌,你没事吧?”

    郝萌的眼泪掉下来,摇头,“阿谦,我没事……”

    陆之谦感觉有泪水掉在自己脸上,强撑着最后的力气,嘴角上扬,说道:“别哭,别哭,你没事就好了。”

    救护车很快就赶来,陆之谦被及时送到了医院。

    被推上救护车的时候,郝萌早已泣不成声,陆之谦只能安慰她,“我不会有事的。等我。”

    可是说完这句话后,他却彻底陷入了昏迷。

    医生说,他这是因为失血过多,才造成的昏迷。

    易向北上前,拍拍郝萌的肩,安慰:“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

    郝萌咬住唇,点点头,心想:

    是啊,陆之谦一定不会有事的,算命的老头子都说了,他命硬得很,只有他克得了别人,别人怎能克死他?

    *

    翌日,在医院病房的电视上,郝萌看到电视台最新的报道——

    “本台讯,9月20日晚上,著名酒吧一条街上,一名蒙面男子持刀,见人就砍,总共有一人死亡,十五人受伤,重伤三人,受伤人员正在医院被全力抢救。犯罪嫌疑人已经被当场逮捕,拒有关部门透露,该男子之所以持刀伤人,是因为对社会不满。有关案情详细进展请关注本台报道。”

    易向北走上前来,帮她关掉了电视,说,“别老看电视了,医生说你需要休息。”

    郝萌眼底划过一丝担忧,看着他,问:“阿谦呢?”

    “已经脱离危险期,不过还在隔离中。你自己伤得也不轻,要好好调养,否则很可能留下后遗症,那样……你可就不能用瑞士刀来砍我了。”

    郝萌有些自嘲的说:“瑞士刀有什么用?还不是照样受伤。”

    易向北还想说些什么,郝萌却下了逐客令——

    “你走吧,我想休息了。”

    易向北点点头,又在她床边站了一小会,终究还是走开了。

    易向北刚一走出病房,郝萌便打电话给李冰儿,让她马上过来。

    李冰儿是这起事件的全程目击者,案发后,便被带到了警局录口供,刚一走出警察局,便被郝萌一个电话叫到了医院。

    李冰儿走进郝萌的病房,就开始大呼——

    “表姐,你也不去看看,陆之谦的病房外面围了一大群人,一圈一圈的,这人不是还没死嘛,就搞得这么大阵仗。”

    郝萌轻咳了两声,李冰儿才悻悻闭上了嘴,转而说道:“表姐,刚刚真是吓死我了!我以为我以后都见不着你了。还好你没事,只是缝了几针。”

    郝萌叹了口气,说,“警察有没有查到那个歹徒的信息?”

    “听说就是这附近一带的小混混,最近好像是工作受了伤,去社会保障局里,想报销医疗费,却因为凭证不足,而被拒绝。所以就想以此发泄,来得到社会的关注……”

    李冰儿叹息着,想起刚才血腥的一幕,她只觉得浑身都在打冷颤。

    郝萌眼眸幽幽转动着,又问,“你刚才在陆之谦病房外面都瞧见谁了?”

    “挺多人的,有木婉清,陆老爷子,还有他的一些朋友,胖子哥,许邵廷……”

    郝萌蹙眉,“没有见到陆轻鸿吗?”

    “陆轻鸿?”李冰儿细细思量着,半晌后,说道,“表姐,你不说我还忘了。刚才还真的没瞧见陆轻鸿……”

    郝萌蹙起的眉头,又深了几分。

    ——难道,这件事情真的和陆轻鸿有关?

    *

    陆宅——

    陆轻鸿气势冲冲推开潘雨诗的房门,劈头盖脸就给了她狠狠的一个巴掌。

    潘雨诗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打,捂着脸,却是不敢做任何反抗,只是用哀怨的语气问:“叔叔,你这是做什么?”

    “我做什么?”陆轻鸿冷笑,“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我儿子现在被砍到重伤住院,你还好意思问我在做什么?”

    “我……我没有……”

    “我早就和你说了,你的计划不能做,你偏要做,而且事先也不和我商量一下,就去动手砍人,我看你他-妈-的是活腻了是不是?要是我儿子有三长两短,你也别想继续活了。”

    潘雨诗完全听不明白陆轻鸿在说些什么,捂着脸,跪在地上求饶——

    “叔叔,陆少爷受伤的消息,我也在电视上看了,但是请您相信我,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指使的,我的计划只是针对郝萌,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陆少爷啊!”

    陆轻鸿听着潘雨诗的解释,依旧很是气恼。

    原本抬起要落下的手,却是缓缓的收了回来。

    他踉跄的后退了几步,撞到了柜台上,这才发觉头疼欲裂。

    走出潘雨诗房间的时候,陆轻鸿还在喃喃自语——

    “不是你,又会是谁?又会是谁?莫非我儿子真的只是一时倒霉,遇见了个想发泄的疯子?”

    翌日

    陆之月特意赶来医院看望郝萌。

    “还好你没事,电视上播放的新闻实在太恐怖了。不过,我说你用不用找个机会,去拜拜佛祖啊?这样百年一遇的事情,都能被你撞到?话说回来,那个男人也是很奇怪,路上那么多人,为什么就偏偏要砍你呢?莫非你长得让人很有砍的冲动?”

    郝萌只能无奈的撇撇嘴,苦笑说,“这个问题,我也很想去问那个男人。”

    “呵,你不用问了,这会儿已经在牢狱里面坐着了。”

    郝萌蹙眉,“之月,你觉不觉得这件事情很是蹊跷?我总觉得有些像是别人故意安排的。”

    陆之月微微眯眸,“可是犯罪人的确有犯罪理由。你也知道,最近全国发生了很多起砍人事件,也许你们真的只是不走运……”

    “话虽如此,可是……”郝萌想了想,说,“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

    (⊙o⊙),亲们阅读愉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